我通向「真善忍」世界的历程(图)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二日】

乌克兰某艺术学院的女大学生设计的“在真善忍世界的旅行”

我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三年了,现在就读于乌克兰某艺术学院。不久前我萌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通过人们熟悉的能理解的艺术形式,如美术图片和舞台设计等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我非常想告诉人们修炼大法给我的艺术带来的巨大影响,我想通过绘画来表达我的感受和我对法轮大法的理解,展现大法的美好。

在投入系列画的工作过程中,我逐渐的从最开始这个想法给我带来的云雾飘渺的愉快感受中走出来,我得到了更加真实的感受,我意识到修炼是重要的,是最最美好的,比我人生中任何一个追求都更有意义。我想到了大法和同修们传播给人们的善,想到了师尊所给予我们的一切和我的无限感激。我把这些都体现在这个设计中。那段日子里,我总是守不住心性,看到自己有那么多的缺点,感到和那些美好相差好远。我觉的师父看着我一定会很伤心,我感到羞愧和痛苦。这一切使我更加勇猛精進。

意识到了这些,我便更着重学法和学习新经文。我非常清楚这对我和人们都更有好处,无论作多少幅画都是无法与其相比的。我的师父首先是希望我们修炼好,而后才是更好的完成大法的工作。师尊在华盛顿讲法时说:「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那时候我感觉非常的轻松,每个小时都整点发正念。

当我决定制作题为「在『真善忍』世界的旅行」的剧院舞台设计作为我这学期的学业项目时,我非常高兴,因为我能够用所学的专业给很多人,包括学院的学生、教授和院士们,一个了解大法美好在世间展现的好机会。

我自信的开始了设计制作。我的意见得到了学院老师的赞同。可我惊奇的发现,我逐渐的出现了疑惑。这个干扰形式很狡猾,认清这些疑惑的实质不是很容易,因为它们好象也很「在理」。我记起了大法著作里有关「思想业」的那一段,我便加强主意识来排斥它。过了一段时间干扰自行消失了,我甚至都忘记了这回事,继续做我的设计。

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时候,我以十二幅画办了个小画展。看到这些画对人们的影响很大,我深受启发。人们非常正面的评价了我的画。听着我的讲解,他们都能正确的认同和接受大法。我感觉到,他们好象看到了我借助大法给予我的智慧表现在纸上的大法的美丽和纯净。

我告诉人们,通过学炼大法,我画的作品变的更美,因为是大法帮助我找到了我自己的艺术风格,是大法让我明白了艺术应该富有的意义和价值。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是那样的震撼心灵,这是多么美好的字句啊,以这原则为题,可以做出多少个漂亮的、闪着光芒的、纯净的画面啊,这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快乐,使他们敞开向善的心扉。人们都赞同着并真诚的祝我取得成功。

我的艺术设计是在两周后展出,我非常愉快的做准备,而且我深信,我的设计一定会博得所有人的喜欢,因为她是内在和外在美的结合。但我在展出前还是遇到了一些考验。当我设计的主要部份已经装饰在舞台上,一个我同班的男同学,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非常尖锐的说出他对我的设计的意见。他是一个现代派艺术的崇拜者,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他象是要我明白我所做的设计一点用都没有,还说简直看不下去。这些话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

我很震惊,也很难受,并不是因为我的设计技术,而是因为他那样不正确的理解大法。我想到,今天的人类对美和艺术的变异概念太强了,我也发现自己的犹豫不决及怕自己出丑的执著心。我想,我的同学是现代派艺术爱好者,基本上非现代派的东西他都不喜欢,我便努力向他讲解我设计的内在意义。我想,大法弟子最主要的是带着善心去对待迷失的人,应该从善的角度出发,用智慧和慈悲引导人走正路。大法弟子的任务复杂而艰巨——帮助人明白大法,使人从心底里接受大法。最近一段时间里我努力向我的同学解释我艺术设计的意义,告诉他为什么设计要取这个名字和我想通过创作所表达的内涵。有意思的是,当我和另外一个女同学(也是同修)讨论为什么出现这个情况的时候,还没过一分钟,那个男同学走了進来并对他不好的行为向我道了歉。

在这之后我同那位男同学还有其他人交谈的时候,我向他们讲了为什么我们的正确的行为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的错误也在对周围的人们起着不好的作用。我会努力减少和纠正我的错误和不好的行为。结果很多有名气的艺术家和雕塑家,还有学院里的教师们都有机会知道了大法的原则「真善忍」,知道了法轮修炼大法。对于我的设计构思和艺术创作他们感到震惊。一名颇有名气的雕塑家对于我的创作给了很高的评价,他说:加入学院评委会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设计。

我祝愿所有的同修勇猛精進。谢谢阅读此文,如果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