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苦难无法动摇我对大法的坚信

我受迫害的经历简述


【明慧网2002年7月16日】一、1999年7月21日进京后,每天都能亲眼目睹到有众多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长安街的东单、西单、府右街、北海和我租住的房屋所在地被公安、便衣特务绑架上车抓走。

二、9月24日在租住的房屋内同另外十余名同修其中包括我的妻子被北京通州区三间房派出所非法闯入并抓捕,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十余人受到武警联防队及恶警侮辱和殴打,并于当晚半夜送入北京朝阳看守所,遗忘在兜内的100元钱也被看守所恶警搜走,在号内受到号头打手的凌辱和殴打。

三、10月1日被当地公安接回,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警察在分局开了个行政拘留15天的票子,关入看守所,15天后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继续对我进行非法关押。

四、11月3日因我无放弃大法修炼之意,当局以所谓的公审之名对我与其他16名同修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非法公审,并非法判处劳教二至三年,于当日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五、进劳教所不久便身染疥疮,几近生活不能自理,却依然和不出工人员关在一起,被迫坐在地上长达十小时左右,而疥疮在我受折磨半年多后才基本痊愈。

六、2000年10月19日佳木斯劳教所男洗脑队成立,11月3日傍晚11名大法弟子闯出劳教所时,一个被抓回,遭折磨后加期一年,于2001年10月3日在医院被释放,11月末被当地(鹤北林业局)公安迫害致死,他就是贾永发。

七、12月7日我被单独隔离在一间曾是库房的又冷又潮的监舍内1个多月,后转到其它房间一个月直至2001年春节的除夕,其间叛徒多次来骚扰我,解除隔离后又阴险地让我转到一间有七个叛徒的房间,妄想以此摧毁我的正念正信。

八、2001年四月初,因我的坚定和强硬,我被流放到中队至9月3日劳教期满而又不放。我强烈抗议,于10月30日被无条件释放,方重获自由又见天日。

九、从2000年的10月19日--2001年的10月3日我完全被禁止接见通信,大多时间都在阴暗的监舍内度过,被隔离期间更难出监舍一步。人权是什么?对着墙去说吧!

后记:因为我坚强不屈,出劳教所的同时也上了公安的黑名单。有线电视插播后,我成了恶警重中之重的抓捕对象,因恶警抓不到我,把妻子抓进了劳教所。

写出来只是想用我的亲身经历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喉舌的丑恶和虚伪;见证其无赖、恶霸嘴脸。而酷刑是这些专政机关打手们发泄私愤、娱乐游戏的消遣。

我只是普普通通的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中的一员,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惨烈经历,只有对我们伟大师尊的坚信,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坚定,这是任何内在的、外在的邪恶因素都动摇不了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7/2451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