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的非法监禁也无法改变真修者的坚定信念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我讲述的是家乡一位同修坚修大法、坚信师父,经历了两年零九个月的牢狱生活,绝食抗议两个月后终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的故事,在近三年的邪恶迫害中,这位同修没有向邪恶低过一次头,没有说过一个“不”字,没有写过一个字的“保证”,他用自己巨大的付出和承受兑现了他史前的誓言。我为有这样好的同修而感到自豪。

第一次见到这位同修是在1999年3月一个上千人的法会上,他的修炼体会“师父救了我,坚修报师恩”感动了在场所有的人。在修大法前他是当地的一霸,曾因打架斗殴,甚至殴打警察被三次刑事拘留。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他看到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刚刚看完第一讲他就跟他妻子说:我要学法轮功做好人了,这是大佛来世度人了。从此他弃恶从善,一心修炼大法,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也都修炼大法,一个濒临离散的家庭从此和睦幸福。

然而,1999年,大法遭到无端的诽谤,师父被恶人攻击,7.20以后,他转让了全家赖以生存且生意红火的瓷器店,带着妻子和儿子到北京去护法。临出门时,他把家里的钥匙留下了,他说:“法不正过来我不回家。”由于当地的公安局通缉他们三口,北京的各个旅社都有他们的照片,他们只好住在北京附近的山上。1999年10月28日他们因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

在当地的拘留所里,他因为绝食被关小号,并被上“大板”(手脚被铐在床上)30多天,在小号里他大声背诵师父的经文“论语”,隔壁监室的同修们听到后也跟着背。50多天后他被非法劳教。

刚进劳教所,因为他不写保证管教罚他每天干20个小时的活,这一招不好使,管教又唆使犯人打他,一个犯人用木板将他的屁股都打肿了,他跟我说:“当时挨打的时候心里忍得不是很平静,因为长这么大,都是我打别人,我从小就练武术,10几个人对付不了我一个人,现在一个瘦小子打我,我却不能还手,心里确实是委屈而忍。”由于他处处用大法要求自己,坚定大法,不屈服邪恶,不久犯人们都心里佩服他,那位打他的犯人直向他道歉:大哥,别怪我,我也是受人指使。

在一次节日联欢会上队长叫他唱歌,他站在台上唱完歌后,自然而舒缓地做法轮功第三套功法,他说:“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我是正法弟子,我要维护大法。”因为他没有怕心,也就没有去这颗心的因素存在了。

后来有人由于执著和怕心写了保证,而他依然心如磐石,警察为了不让他和其他大法学员接触,所以他常常是被与大法弟子们分开的,在那样的环境里,看不到师父的法,有时候心里会出现波动,他就反复背诵经文《论语》、《真修》、《博大》和《洪吟》等,及时调整心态,有时候师父会在梦中点化他,比如:因为长期不能和他妻子见面,他很担心妻子会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放弃修炼,在梦中他看见他和妻子各自驾驶一辆吉普车在跑,而且妻子跑得比他还快,醒来后他悟到,师父在告诉他,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一次,管教让他念叛徒写的材料,他说:“我不念这种肮脏的东西”,管教威胁他,他说:“你们别逼人太甚”,管教拿他没办法,只好不了了之。

一天几个叛徒给他洗脑,她们七嘴八舌乱说一通,最后终于给他说话的机会了,他说:“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在考验面前承受不住就背叛大法的人,才使得邪恶更加疯狂,迫害越来越重,我宁可为坚定大法而死,也不愿跳出来做破坏大法而形神全灭的魔鬼。”

后来他被送到了高阳劳教所,在劳教所的劳务点毛毯厂每天要干至少12至15个小时的活,经常吃不饱饭。为了强迫他屈服,管教曾两次把他铐在地环上,第一次10多天,第二次1个多月,白天苍蝇在身上爬,晚上蚊虫叮咬,还要承受电棒的电击。无论怎样的酷刑,都不曾动摇他坚定大法的心。

一次他因为给同修传送经文被管教发现,管教问他:你知不知道这里不允许传经文?他说:“我是大法弟子,经文没传给别人,给的是我的同修。大法弟子看师父的经文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错?”由于他心正,此事又不了了之。

有些写了保证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撤回了保证,许多人见到他都暗暗地为他翘大拇指。

他一次次写信揭露劳教所的邪恶,可惜的是我们只收到了一封。他在给亲人的信中这样写道:“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在大法中受益,当我所修炼的大法遭到污蔑时,我的师父被人辱骂时,我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何罪之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师父,就象自己的父亲一样,当我的父亲被人侮辱时,我能为了个人的安逸而跟着一起揭批他吗?这样的人不是被人骂成是势利小人吗?天下的父母哪个不愿自己的孩子是个敢于坚持真理、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为了坚持真理,我却要为此坐三年牢,在劳教所,我挨打、挨骂、挨饿、被电棒电,一天干12至20小时的活,受尽了煎熬,尽管如此,我也决不出卖良心,背叛师父,作伪君子。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不是我自私不顾家,而是当权者太残酷无道。”

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他开始绝食,开始管教一天给他灌食一次,后来一天两次,两个月后,邪恶势力看他实在太虚弱了,不能再灌了,只好送他回家。

出狱后,他在亲朋好友中,在公共汽车上给人们讲述他在劳教所经历的一切。

我为师父有这样的好弟子而感到高兴,我为有这样好的同修而感到自豪,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象这位同修一样,放下生死,坚定大法,历经魔难,矢志不移,那么法正人间的时刻还会远吗?当我听到还有很多坚定的同修仍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承受着非人的折磨时,当我看到还有许多学员还不能走出人来,履行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时,我感到自己肩负的责任更重、更大。这位同修坚强的意志和对大法、对师父坚不可摧的正信深深地感动了我,也激励我更加精进。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6/2452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