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评论:香港回归五周年的不和谐音符


【明慧网2002年7月2日】香港移交给中国已有五周年了,虽说中国当年承诺 “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时间才过去了十分之一,香港早已离开了“一国两制”的轨道而快速走向一国一制。

近一个月来,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林培瑞在香港海关被盘问达45分钟之久始得入境,更有甚者是法轮功学员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6月17日,包括四名瑞士籍学员在内的16名法轮功学员被香港特区政府起诉的案件在西区裁判法院开审。今年3月14日,这16名法轮功学员在中联办外和平请愿,抗议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屠杀令,被警方指控为“阻街”,“阻差办公”和“袭警”。

6月22日,68岁的美国公民、法轮功学员但碧汉女士被香港入境事务处拒绝入境,并被入境处十余名男女青壮官员强行塞进布袋,驱逐出境。

截至6月29日,共有三十多名来自台湾,澳洲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被香港海关拒绝入境。6月30日凌晨十五分, 香港当局强行将滞留国际机场的三十余名台湾法轮功学员遣返台湾。近百名警察凌晨采取行动,动用盾牌等防暴工具,强行把这批学员送上准备飞返台湾的专机。

人们习惯地把台湾海峡两边加上香港叫做两岸三地。两岸三地对待法轮功的态度大不一样。99年以前的大陆和香港,法轮功是合法的,修炼者甚众;而台湾只有少数人修炼,法轮功尚不为大多数人所知。99年江泽民出于一己私利,违背中国宪法和法律,对法轮功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残酷镇压。与此同时,表面上维持“一国两制”的香港行政当局也亦步亦趋,处处限制打压法轮功的活动,以便和中央保持一致,其行为已越来越向大陆靠拢。再看看台湾,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民主已日趋成熟。江氏的镇压使法轮功广泛的为人知晓,法轮功神奇的健身强体功效和真善忍强大的道德感召力使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台湾政要也不断对法轮功表示支持。同是中国人治理,同是和大陆不同的社会制度,为什么港台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和未被镇压前一样,和被世界各国广泛接受的今天一样,法轮功还是法轮功,变得更独裁更反民主自由的是香港当局。

有人说香港当局在施政上的很多错误做法并非是中共的直接干预,而是为讨好北京当局,揣摩北京意图而为之。如果说早期和多数情况是这样的话,法轮功问题就是一个例外。中国副总理钱其琛日前在接受香港TVB采访时说,如果香港的法轮功继续和海外组织保持联系,在“反颠覆法”制定以后就应该取缔。与此同时,钱又说香港民众没有任何理由惊慌因为该法案是针对反政府破坏统一人士的。钱其琛没有说是因为这是法轮功就要取缔,还是因为和海外组织有联系就要取缔。如果是因为法轮功就要取缔,香港就没有了信仰自由;如果是因为和海外组织有联系就要取缔,那应该被取缔的就不仅仅是香港的所有民间团体和政府部门,也包括大陆现有的大部分民间团体,所有政府部门和大学等教育机构。如果大陆的一个副总理或一个什么主席可以随便告诉香港当局谁应该划入“反颠覆法”的适应范围,那香港民众就有一万个理由担心这个“反颠覆法”对他们基本人权的威胁。

当年“一国两制”是中方主动作出的承诺,英国、香港和国际社会没有任何手段来监督或保证中方履行该承诺。一切取决于中方觉得履行这个诺言的必要性。台湾曾经是中方履行该承诺的重要因素。但是,江泽民集团显然把法轮功的“真善忍”对其“假恶暴”政权的威胁看得比台湾问题更紧迫更重要。因此,等不及港府表忠心就赤裸裸地跳上前台直接指挥了。江氏集团本性如此,只是在法轮功问题则面前他们撕下最后一块遮羞布而将其丑提前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钱讲话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表明江集团已开始越过港府对香港的立法执法进行直接干预。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由江氏集团一手操纵的针对法轮功的德国事件、冰岛事件和现在的香港事件。这使我们清醒地看到在面对暴政时民主社会是多么的缺乏准备,也让我们看到独裁者的手可以伸的多长。阻止这个反社会反人类反民主自由的暴力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不仅是为受迫害的法轮功,也是为我们每个人自己和我们的子孙后代,为我们所珍视的民主自由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