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晏子使楚》想到的──写给精神封锁下的人们


【明慧网2002年7月23日】《晏子使楚》的故事,很多中国人都知道。说齐国使臣晏子来到楚国,楚王故意假造个盗贼扮成齐人,看着晏子说:“齐人本来就善于偷盗?”晏子回答:“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莫非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楚王理屈词穷,尴尬地苦笑着说:“圣人是不可以戏弄的,我反而自讨没趣。”其实,齐和楚本无盗,楚王为抬高自己侮辱别人,假造了盗贼。如今,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国都被尊重,而在中国大陆独被诬蔑为XX。是中国大陆水土善生邪吗?非也,只因江氏为显示个人权威,强行假造出个大帽子。反右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曾有多少好人被打成坏人,在江的专制独裁下,人整人的闹剧继续重演。然而,正邪善恶将会大白于天下的。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开传于中国,迅速传遍全球。李洪志师父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被翻译成三十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出版发行。法轮大法在互联网上有一百多个网站、上亿的读者,建立了大法电视制作中心和大法广播电台。人们还把每年的5月13日,定为世界法轮大法日。在美国,很多州、市都宣布了法轮大法或以李洪志师父的名字命名的日、周、月活动;美国和英国30位议员与教授联合提名李洪志师父为诺贝尔奖候选人。为什么同是一个法轮大法,在国外就受到各国政府和人民的欢迎呢?在中国大陆,江泽民疯狂镇压法轮大法,从诽谤法轮功开始,江等就公然侵害了公民的人权,等于将自己宣判为世界人民的敌人。2001年11月20日,来自12个国家36名西人大法修炼者到天安门请愿,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对一种信仰的正与邪,人民自能辨别,不是哪个强权高压出来的。读了《转法轮》的人们,都觉得是正法、正道,谁修炼谁受益,因而广泛流传于世界五大洲五十多个国家、地区。无论在富士山麓,还是在尼亚加拉河畔;无论在埃菲尔铁塔下,还是在联合国大厦前;无论在北欧,还是在南非,都有人修炼法轮大法,这已成为一种令人瞩目的身心修炼方法。信仰是不分种族和国界的,不是哪一个独裁专制者能够阻止、能够改变得了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一些国外人士修炼了法轮大法,都觉得好,当去中国说明法轮功真相时,没想到却被关押起来。中土历朝历代,都允许上奏冤情、忠义谏言,礼仪之邦嘛。而当今在江的专制下,上访、请愿就是闹事,就是犯罪!国家的信访办成了抓捕人的场所。可悲呀,堂堂中华,竟有冤不许申。在国内,人们有话不让说。于是在国外,中国驻外各使、领馆门前,请愿的法轮功修炼者不断。两年多来,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每天每日都有请愿者;堪培拉的中国大使馆,每逢双休日,全澳的修炼者,都会乘不同交通工具赶去请愿;一意孤行、双手蘸满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江泽民一旦出现在国外某个地方,就会涌来很多修炼者前来抗议,江心虚害怕,每出访必要求对方戒备森严。江在纽约参加千年首脑会议,2000多名修炼者游行抗议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震撼了全世界。

信仰是人的最基本权利。江泽民的专制横行,违反了自己国家的宪法,又违背了国际法和中国最近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当其他国家纷纷谴责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践踏民主和人权时,而江的发言人还是老一套的辩解:干涉中国内政。这又是多么刁蛮不讲道理,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现在港、澳、台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很多,台湾已由几百人发展到十多万人,在世纪之交的新年前台北召开的法会上,有4000多人参加。香港18名立法会成员联合声明:呼吁大陆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江等在招数用绝了的情况下,搞出个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一个精神病杀人案也要大作特作文章。请问:为什么镇压开始后国内就老出现自杀、杀人的?为什么同样是中国人,同样是法轮功,在台湾就受欢迎和支持?外面世界的这些情况,在中国大陆是不允许老百姓知道真相的。所有大陆新闻媒体,都必须违心地和江一个声调,有敢越雷池半步者,便会被降职罢官;有些利欲熏心的人,违背新闻道德,昧着天理良心,大肆造谣、诬陷,以欺骗世人。江泽民集团对正面报道法轮功的国外的新闻消息,怕得要命而掩盖视听,采取封锁的政策:对海外广播电台施放干扰,互联网设立网络警察、封闭代理服务器,私人电话也搞监听。现在中国江泽民政府对人民搞精神封锁,然而闭关锁国封不住,正义之声总要传遍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