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日记:路上闲谈大话题

【明慧网2002年7月23日】2002年 6月25日 星期二 天气(晴)

今天,在接儿子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和渐渐的妈妈走在了一起。渐渐家和我家是邻居,闲谈中不知不觉提到几天前的一个傍晚,我带儿子在附近的公园玩儿的时候,碰到了一群寻衅惹事的孩子。(在我们住的这一地区,十几岁的孩子的恶作剧很多,小到骚扰路人,大到偷车放火,使这一带有治安状况不好的名声。)

渐渐的妈妈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急切地想知道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以及我是如何处理的。因为几个月前的一天傍晚,当她带渐渐和我的儿子去那个公园玩儿的时候,也是受到一群淘气孩子的骚扰,他们对这两个中国的乖小孩儿没有礼貌地又摸又逗,使他们受惊而哭了起来,渐渐妈妈刚来不长时间,英语不好,对这些不礼貌的孩子用有限的几个单词告诉他们停止却不起作用之余,也受惊不小……到如今还记忆犹新。(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这种淘气得过头的孩子也只是当地孩子中的一小部分,绝大多数的孩子都很友好和有礼貌)。

我告诉了她经过:

当坐到我对面的那两个男孩子中的一个从脚下捡起一个被扭得奇形怪状的空塑料瓶子,放到我们中间的木头桌子上,说要用它和我换放在桌子上的一瓶水时,我才意识到:遇到所谓的坏孩子了。不过,意识到这一点也并没有使我多想什么,我只是友好地把水推到他面前“你可以喝我的。”我只是把他看成一个渴了的孩子。然而他们显然不习惯我的反应,又把类似的事情做了几次,反复观察我的反应,禁不住使我觉得可笑。在终于放弃了围绕这瓶水的表演后,他们换了话题,说:“你有汽车吗?我们喜欢偷车!”

我说:“我没有汽车,我也不喜欢‘偷’这个词,那不是好行为,你们不是好孩子吗?”

他们要求骑一下我儿子的小自行车,我允许他们可以骑一分钟,因为我们马上要走了,于是他们每人都试了一下,就把车还了回来。

当我们离开时,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从从容容地来,心平气和地走。
渐渐的妈妈说:“你处理得比我好,我当时是挺生气,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告诉她,我觉得那些孩子的所作所为就是想激怒别人以取乐,然而我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他们的把戏根本不起作用,我只是把他们看成需要良好教育和善意对待的孩子而已。

渐渐的妈妈说:“你还让他们骑你儿子的小自行车,不怕他们骑走。”我不觉一愣,在我的脑子里,根本没有一点他们会把车骑走的想法。其实修炼人的纯净正念会抑制许多坏事的发生。这使我又想起了另外的两件事。

一,在去商店区的路上经常会遇到一群孩子主动用中文跟我们打招呼:“你好!”这很可爱,我也会用中文向他们问好,有时我们还会多说几句,一次,其中的一个孩子在饶有兴趣地问了几个常用的词用中文怎么说之后, 问我用中文骂人怎么骂,我告诉他:“骂人不好,我不会告诉你的。”我的语气是严肃和爱护的,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虽然是很简短的一句话,但其中包涵的正念却穿透了那些不良风气的浸染,直接碰触到了他善良单纯的心灵。同时又使我感到社会的不良风气,对一个纯真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有害,现在很多人已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了。

二,有一次走夜路,遇到三个十五、六岁的男孩突然从后面把我的背包抢走了,我也摔在地上,当想到背包里有一本《转法轮》时,我非常后悔没有去追他们。这时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三个人一看我的包里没有钱,又追了上来,我想要是别人,很可能被吓坏了,一个表面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年轻女子在深更半夜遭遇拦路抢劫之徒!但我不怕,看了很多遍师父的书,使我懂得了很多这个世界中真正的道理,我不认为几个拦路抢劫的小毛贼有什么可怕的。因想要回我的书,当回头看到他们后,立即转身朝着他们疾步跑了过去,他们显然被我的反应惊呆了,停住脚步,愣在了那里,在他们面前两步远的地方,我停了下来,厉声问:“刚才那三个是不是你们?”当他们看到我这么义正词严,根本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全然没有了精神支柱,做坏事的想法也吓没了,本能的反应竟是要否认,看到他们畏缩的样子,我确定了刚才的三个人就是他们,于是厉声说:“把包还给我,把书还给我!”其中的两人被我的正气震慑得说不出话来,脚底抹油就要向后转,另一个还没忘了初衷,涨着胆子说了一个字:“钱。”我说:“没钱,还给我书,还给我包儿。”于是这一个也向后转,三个人象惊弓之鸟分成三条路线,一溜烟儿地跑了,跑了一百来米的样子才汇合在一处。

听完这第二个故事后,渐渐的妈妈说我真行,胆子真大,如果是她就吓坏了。我说这不是个胆子大不大的问题,是邪不压正的问题,是谁在做坏事?当然是拦路抢劫的人,我又没做错什么,我害怕什么?你看我根本不怕他们,他们就怕了,其实他们哪一个都比我高,比我壮,表面看来,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我的正念正气竟然转眼把他们吓跑了,这个宇宙中是有特性有规律的。现在人们的很多观念都败坏了,看到这种事情都自己怕得要命,就助长了这种邪气,社会风气越来越不好。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对这些事情都看得越来越清楚,正念也越来越强。其实对一个修炼人来说我做得算不上好,我没有追回师父的书,对待他们的方式中也加上了常人的厉害,其实有很多别的修炼人遇到这类事,处理得比我好很多。

渐渐妈妈很感兴趣地听我讲完这些,也似乎很受启发。看到我在为没找回师父的书自责和后悔,她说:“也许就是这种因缘呢,会被一个有缘人得到……”她真的是悟性不错的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