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弟子正法行(三)──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

【明慧网2002年7月23日】前言:曾经在几个月之前与一同修交流,他跟我讲述了他以前进京正法归来的体悟: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修炼人都知道师父时刻保护着我们,可是在魔难当中,我们真正做到“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吗?

2000年末,我进京和平上访,目的只有一个: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上了火车一看,这一个车厢里坐了不少同修,他们看到我或点头或微笑,神态都非常祥和。四下走了走,又看到不少同修。当时有一种很神圣的感觉,仿佛那隆隆的车轮声也为我们将去兑现那亿万年的誓约而放声歌唱。

一路上平安无事。下了车往天安门走,快到的时候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这次进京我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我想我不是为受邪恶的迫害而来,而是表现出我最好的状态来做这件无比神圣的正法之事。

到了天安门,广场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派戒备森严的样子。我和同修们转了几圈都没喊出来。我觉得邪恶的压力很大,便向纪念碑走去,我决心喊出来。这时另一个同修也跟我走了过来,我们相对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位同修快速从包中拿出横幅,高高举在头上,我们几乎同时喊出:法轮大法好!周围的同修也马上大喊:法轮大法好!有横幅的同修也相继打出横幅。那一刻,我的脑子是空的,似乎只有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在我的周围轰鸣着。

大批警察和地痞向我们冲来,我被打倒在地,随后被拖上了警车。

到了前门派出所,我们被拽下车。但拽到我的时候,有一个警察看着我的衣服问我:你是法轮功吗?我告诉他:作为一个修炼者我有责任为大法受到不白之冤而说句公道话。

接下来,警察们开始逼问姓名。我不说,恶警对我拳打脚踢。最后看我还不说,就把我用手铐挂在铁栏杆上,我的脚根本就够不着地。

过了几个小时,我的手疼痛难忍,有点支持不住了。脑海里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

过了一会儿,浑身都难受得要命。就在我快要说出姓名的时候,我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师父一定在我身边看着我!我非常羞愧,怎么就想不起来师父时刻在我身边!我默默跟师父说:这种邪恶迫害弟子不想承受,请师父加持保护弟子。刚说完,就觉得一股热量遍布全身,疼痛顿时消失。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知道,师父就看我这颗心。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被放了下来。我们这些不报姓名的都被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开始绝食,刚开始就我们几个,后来几乎全都绝食了。

看守所有规定,如果大法弟子绝食全号犯人都不准吃饭。说白了就是利用犯人来折磨我们。牢头摩拳擦掌,威胁我如果不吃饭就要揍我,我说:为了让我吃饭而不让你们吃饭,警察是在利用你们,出了事往你们身上一推,你们傻不傻?牢头一听有理,就不再凶巴巴了。

就这样绝食到了第四天,牢头怕我出事,向警察汇报。原来他头几天都没向警察汇报我绝食的事,害怕吃不到饭。这回反倒让警察打了一顿,叫知情不举。

到了第五天,几个警察到了号里。为首的冲我乱喊了一气,跟我说:如果你不吃饭,就强行灌食。我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灌食出现的一切后果由他负责。他好像从我眼中看出点什么,摇了摇头,也没给我灌食就走了。

第六天,有两个象头头的人来看我,其中一个人拉着官腔说:肯定不放你,一会儿就给你灌食,如果吃了饭,一切都好商量。我看出了它们的虚伪,我非常严肃告诉他们:我必将绝食抗争到底!他们说:不信你就等着。说完就都走了。我心里明白: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只要我心正没有过不去的关。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警察又来了,他看我笑了,说:恭喜你可以回家了。他把我的钱和皮包还给我,领着我往外走。

在这一刻我感觉到了: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