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弟子正法行(之二)-劳教所里的三次生死关

【明慧网2002年7月16日】注:该同修在劳教所里数次绝食,被关小号三个多月,坐死人椅一个多月,背铐二十八天,被施以抻刑二十多天,身上伤痕无数,最终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

我于2000年7月徒步去北京和平上访,为了向政府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被三次拘留,后被关押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因炼功遭到恶警毒打,但我仍继续跟他们讲真相,并坚持炼功,最后连警察也默许了。10月末我被非法劳教一年。

刚进劳教所,一帮叛徒便来骚扰我,说一些洗脑的胡话来迷惑我。他们一个个脸色发黑,老态龙钟的。看他们变成这样,我心里也挺难过,跟他们讲清真相,希望他们能明白过来。但在长期邪恶的洗脑和摧残下,有些人在这个邪恶环境里很难明白过来。

每天晚上我都炼功,没过几天就被人告密,管理科几个恶警号称四大打手的把我毒打了一顿之后,见我没有屈服,就把我关进小号里。过了几天,劳教所召开全所大会,叫奖惩大会。顾名思义就是有奖励的,有惩罚的。主要就是对付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的。警察把我也押到现场,安排了两个叛徒坐在我的身旁。主席台上那个迫害大法弟子最卖力的政委正在诬陷大法,它说:xxx(指我的名字)顽固不化,延期半年处理。当时我感觉周围环境非常邪恶,给我的压力很大。我的心里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我别无选择,只有站起来维护大法,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试图站起来,没有成功。我的心跳加速,嘴也发干。耳朵里不时传来那政委诬陷大法的声音,我的身体好像都僵硬了,当那个邪恶政委提到师父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闪出一念:放下生死!我终于站起来了!

当我刚一站起来,坐在我身旁的一个叛徒就给了我一拳,把我打倒了。紧接着警察们也扑了过来,全场大乱。我拚尽全身力量大声喊:真善忍!它们忙用衣服把我的头死死地摁住,几乎令我窒息。刚才那政委还讲对我们大法弟子是怎样“春风化雨”的,不到几秒钟就赤裸裸地撕下它们虚伪的面纱,当着全院几百名劳教人员和干警的面,对我进行一场腥风血雨的殴打。七八个警察拚命地殴打我,它们用脚使劲地踢我的肋骨和头部,见我仍没有停止呐喊,竟恶毒地踢我的小便,想置我于死地。当我被拖出会场时,我大声喊:你们就这样对待一个好人吗?全场数百人默默围观了所有发生的一切。

恶警们把我拖到小号里往死里打我,直到他们打累了为止。最后看我一声未吭,就把我双手背铐关在小号里。就这样背铐了二十八天,手铐已经完全铐进手腕的肉里去了,我的双手全变黑了。看小号的犯人害怕了,向上汇报,才把我放出来。一出来就有人跟我讲:你真行!我算是看到什么是真了!劳教所那一套全是假的,这回我可相信法轮功说的全是真的。原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都是背地里干,对外总是说对我们怎么怎么好。那天一下就穿帮了,那几个邪恶头头敷衍了几句,就草草地收了场。所以对我恨得咬牙切齿,把我视为头号打击对象。

过了几个月,到了春节,天安门自焚伪案出场,被假象蒙蔽的人不少,劳教所的邪恶势力又来劲了,天天大会批,小会斗。它们把我弄到一个屋子里,派了一些警察领着叛徒天天围攻我,并且二十四小时不离人,这些人分成三班倒,大有不成功誓不罢休的架式。期间使出各种花招来骗我,警察甚至和那些叛徒还在一起演戏,企图达到蒙蔽我的目的。我觉得真可笑。这回它们又失败了。

又过了几个月,由于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坚持炼功,都被集中在严管队,恶警们又对我们进行新一轮的酷刑迫害。我被双手双脚用手铐抻起来,这种酷刑十分恶毒,我被抻得筋骨好像和肉体都要分离了,这样还不够,我的大小便的权利都被剥夺了。那个号称暴徒的副院长来了,我依然和它讲清真相,它恼羞成怒,亲自动手用一万八千伏的电棍来折磨我,那电棍喷出一尺多长的火苗,在我的嘴上扫来扫去,当时我的心态比较平静,在那火苗中我叹了口气,说了一句:人呐,都应该有良心啊!它马上就住手了,双目瞪视着我,我坦然而对,四目相对十几秒钟之后,它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

到了第五天,我的身体承受已快到极限了,恶警们也看出来了,它们用三根一万八千伏的电棍同时电击我,我的心态非常不好,但是我在最难受的时候喊出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声音非常大,它们吓得马上就停手了,就好像呆住了一样,四周陷入一片沉默之中。过了好一会儿,它们开始对我软语相劝,在这关键时刻,我没能坚定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妥协了。留下了深深的污点!

没过几天,我就严正声明: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借放风的机会,我和另一同修冲破严密的看守,准备越出劳教所的围墙。当时我觉得身体非常轻快,十几天的身体折磨并没有妨碍,我健步如飞。警察们被甩得远远的,当我冲到围墙下的时候,有些犹豫,失去了直接越出围墙的机会,我沿着围墙向右跑,这时警察们已经追了过来,我和同修被抓了回去。恶警们和犯人们不停地打我们,它们又把我们抻起来,有几个犯人打我们特别卖力气,从它们的谈话中得知,有一个犯人在追我的时候,掉进了臭水沟,摔得满脸是血,另一个去追同修,在抓同修的时候把自己的手弄骨折了。犯人们打着打着就不行了,它们头痛得受不了。恶警们接着打,又用上了几根一万八千伏的电棍,同时拳脚相加。

这次我正念很强,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做好人无罪!它们越打我越喊,最后它们打累了,我还在喊。它们没有办法,就一直抻着我。我心里跟师父说:弟子这次一定要过好,哪怕是脱了这张人皮也要维护大法!

就这样,恶警们一共折磨了我十五天。在这十五天的日日夜夜里,我的全身丝毫动弹不得,在极度的痛苦之中,我不断地坚定正念,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到了第十五天,我终于闯过了难关!恶警们解开了我双手双脚的手铐,这时我的一条腿已毫无知觉了。

在小号里我又被关了一个多月,才重新见到了外面的阳光。

在大队里,我仍坚持炼功。恶警们想出了一个新招,用沙发做了一个死人椅,把我固定在上面,足足绑了我一个多月。最后它们又失败了,将我放了下来。随后春节便来临了。

在这过年的几天,我在法上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消极承受了。我已经被超期劫持四个多月,在这一年多来,我除了坚持炼功之外,没有任何的学法环境,极少有机会接触师父的新经文,在法理上很难跟上正法进程。面临我的唯一道路就是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在外面的正法环境里多学法,重新溶入正法进程。当我在法理上清楚了,我的头脑里也清净了不少(后来我才知道外面的同修已将我受迫害的事实发到明慧网予以曝光,不少同修发正念帮助我)。

春节刚过,我就开始绝食。恶警们开始嘀嘀咕咕。我知道它们在阴谋迫害我。不一会儿,几个犯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个手铐,一边晃一边说:对不起了,跟我们走吧。我没言语,但我心里明白:我必须放下生死,“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我一定要走出劳教所。我很平静,跟着它们走了出去。

当走进那个屋子里的时候,恶警们围住了我,我使尽全身的力量冲出它们的包围圈,由于用力过猛,我的头碰到了暖气片上,一下子晕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它们正手忙脚乱把我往楼下抬。犯人们对我破口大骂,说我自杀给它们找麻烦。我告诉它们:我绝不会自杀,但我不会消极承受,即使出现生命危险也是你们迫害的。

我告诉警察们:必须无罪释放我,否则出现一切的迫害后果将由劳教所负责!

过了几天,警察告诉我:明天放你。我知道这次肯定放我,因为我明显地感觉到师父无比巨大的慈悲始终笼罩着我,是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

第二天,我的母亲来接我,那个迫害大法弟子最卖力的恶警皮笑肉不笑对她说:我们对你儿子多好,他还要死要活的。我双目直视着它,一字一句地告诉它:谎言终归是谎言,真善忍宇宙真理永远不变!它不以为然,我又告诉它:要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它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再言语。

当走到劳教所的大门口,我回头看了看,有些犯人在窗口冲我喊: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好样的——!

我转过头,看着那广阔无垠的天空,我的心在呐喊:我终于又回到正法洪流中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