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单位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7月24日】我于1998年得法,99年7.20之际,因为我是党员,单位专门给我开会,要求放弃信仰、交书。当时护法的心不很明确,但“大法好”在我心中已扎下根。因为我是经过仔细斟酌才学法的,当初由于“党员”的称呼差点将我隔在大法门外,现在“党员”的称呼已经障碍不了我了,我学大法比党员做得更好,要求更高,所以我也没回避,向他们洪法,最后支部形成一个“退出集体炼功”的意见。要求交书,我义正辞严地告诉书记:“我一本书也不交,交后我上哪去买?我还学什么?”就这样以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状态过了这个关。当时也没想什么是正念,但我心中最明确的是法轮大法就是好,我的选择没有错。

2000年6月我进京上访,被拘留19天,后被单位开除党籍,开除厂籍留用察看二年处分,我在处分意见上都签了不同意。班照常上,工作照常干,但工资每月只给350元,其它补贴都不给。

2000年9月,单位搞技效考评,尾数离岗学习,可是法轮功学员不经考核就被勒令直接离岗学习。正常离岗人员每月工资500元,各种补贴都不影响,而法轮功学员工资只拿350元,各种补贴都没有。

2000年10月下旬,单位又裁员,按文件规定,有处分的员工必须有偿解除劳动合同,而且填表时还得写自愿买断,否则无偿解除劳动合同。单位领导要求我买断,否则人财两空。我明确告诉他们:对我的处分是错误的,即使分文不取回家也决不买断,因为那等于接受了你们的错误。结果其他被处分的同修被迫买断回家了(还有直接开除的和没有处分的同修被逼买断),而单位给我签了一年的劳动合同,工资仍然每月350元,无其它补贴。

2001年10月,一年合同期满,按文件规定仍不给签,因为处分没解除,单位又要求:你工作各方面都很好,但必须写个对法轮功的认识,假的也行,才能续签合同。我又义正辞严地告诉领导:我不会写的,我宁愿放弃工作也不放弃信仰。我明确自己的修炼状态,由于我的名利心较重,一年工作时间里已放淡了很多,也许该我回家专心学法、做大法的事了,我无所求,我的路由师父安排。结果又给我续签了合同(同正常职工一样),但工资仍每月350元,无其它补贴。

今年6月以来,二年处分到期,面临解除处分问题,单位又开始一轮迫害,各级领导开始轮番压制。我向他们洪法,他们表面基本不反对大法,也一致肯定我的工作及各方面表现,但不管别的怎样,必须写出对法轮功的认识或保证,假的也行,否则直接开除。对于工作能否存留的问题在我修炼中已不是问题,拿工作来要挟我放弃信仰或给自己的修炼填上些污点是办不到的。我明确告诉他们:“认识、保证都不写。要写也行,那就是‘法轮大法好!我以后法越学越好,功越炼越好!’我宁愿放弃工作,也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最后经各层领导审批,解除了我的处分,恢复工职。

针对这件事,我也找了自己,为什么三番两次拿工作要挟我?我很明确而且一点也不动摇地相信自己不会因为工作、自己利益的得失(粗略估计,光工资、资金两年少得三万元左右)出卖自己的信仰,那么肯定有别的原因,因为修炼中的关难都不是偶然的,没有那个心也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我一方面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另一方面深挖自己的执著心。第一想到了“情”,失去工作可能会面临各方面亲情的干扰。我生长在农村,兄弟姐妹很多,就我一人考上大学,父母年迈没有能力供我上学,几年的学习生活靠哥哥姐姐的支持和自己的奖学金完成,毕业得到一个较好的工作。如果因为做好人而失去工作,他们很难接受,由此可能对大法产生误解。我很有信心,这些情动摇不了我,而且我确信:我修炼的路师父掌握着,我不会因为邪恶的迫害失去这份工作,而使亲属对我修炼大法不理解。因为通过讲真相,他们并不反对大法,所以这不是原因所在。另外想到了邪恶的干扰破坏,那时正值邪恶之首出访期间,大法弟子高密度发正念,由此事牵动使自己发正念时静不下心,于是努力排除干扰,坚持发正念。继续深挖自己,我明确感到了慈悲心不足,谈起邪恶的迫害,就产生恨心,而且有较强的争斗心。因为在大法被迫害的三年里,一直是我给领导做工作(洪法),表现上都是我把他们说得无言以对,可实际上并不一定真正改变他们。而我却由此产生了一些自傲的心,瞧不起他们的心,而真正觉得这些生命很危险了,去救度他们的心却较弱(主要是争理了)。既然找到就改正,当我面对每一个涉及审批我的处分的人,我发自内心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不光是教我们做好人(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弟子是好人),做好人有很多标准,我们为什么学法轮大法?因为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的,你可能不完全理解,但我真心地告诉你,你宁可信其好,对你肯定没坏处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体会到他的好。而且我告诉他们:如果我被开除回家了,我会到各个办公室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这个事件牵涉的人很多,上至公司书记、纪检书记、纪检委,下至本单位主管领导、相关科室及支部领导,直至单位全体职工,我觉得这也是在法正人间之际对他们的定位,由此我也感到了讲清真相的迫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修炼的几年时间里,比较重视对丈夫的洪法,也许他的缘份未到,始终没有走进大法的门。但在我进京上访被拘及以后被处分的两年期间里,他不畏强权经常到有关单位找领导,虽然主要为了维护我的安全及家庭的利益,但他从不拿大法做交换条件,而且告诉有关的人,我学大法就是好,不要拿法轮功的问题要挟我。他的举动对邪恶起到很大震慑作用。在修炼中我以法为师,但能坚定、安心地修炼至今,他的支持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