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大法弟子在法庭的正义之声令邪恶胆寒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2002年7月19日上午8时30分,法轮大法弟子朱广珍、余美秀、王健被非法带到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法院开庭审理,3位大法弟子坚强不屈,怀着慈悲、祥和的心态抓住每个机会讲真相

70多岁的朱广珍面对邪恶,首先平静地说:“我已是绝食抗议一个月了,今天来的目的,是向你们讲清真象,是我们伟大师父的慈悲啊!叫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你们。我也要慈悲的救度你们啊,否则,我没做好,不向你们讲清真象,是对不起你们啊!”当审判长要求她们要在法庭上讲实话时,她说:“我是修宇宙大法的!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当邪恶之徒开始宣读余美秀的起诉书中有不符合事实的地方,如说她参加法轮功“组织”、诽谤法轮功并诬陷师父时,朱广珍和余美秀当即指出:不许这样讲,否则你们会入无生之门的。余美秀说:“法正人间在即了,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当邪恶之徒讲到法轮功不好时,朱广珍看制止不住它们,当即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当时邪恶都被震住了,整个法庭回荡着“法轮大法好!”的呼声。邪恶的审判长从这以后收敛了不少,并且当邪恶之徒话没说清楚或读什么东西声音小一点时,朱广珍就说:“你再说一遍,声音大一点,我没听见。”邪恶之徒只得提高音量慢慢的讲,大法弟子的正气大大地消减了邪恶的气焰。朱广珍、余美秀放下自我的得失,向人们讲清真象。由于当时她的正念很强,再加上合肥市的大法弟子的集体发正念、清除这里的邪恶,公诉人在念起诉书时,显得有点结巴。在邪恶之徒念所谓的“证据”时,在造假之中说她在某个时间在做真象,余美秀忍不住对着后面笑了起来,说,“那时候我正被你们关在看守所呢,你们造假也不能这样吧!”话刚说完,整个法庭哄堂大笑,邪恶之徒的表情显得很难堪,然后审判长立即为那些人搪塞说时间念错了。这时,朱广珍语重心长地说,我这么大年纪的人一个月没吃饭了,到你们这儿来听你们演戏来了,不要再演戏了,赶快结束吧!

于是在后来的对朱广珍、王健的所谓“审判”中,邪恶之徒干脆省去了宣读起诉书这个程序,审判长说,起诉书你们都看了,你们对此还有什么看法?这时,朱广珍面带微笑,带着平和的心情说道,你们六、七个人把我从家里抬出来,撕烂我的皮夹克,皮夹克结实吧,被撕烂了。我一直被你们非法扣留,也没时间去缝补。那个尼龙袜结实吧,也被弄烂了。老太太祥和的神态及几个自然的手势和毫无责骂的语言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法庭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朴实无华的语言打进了站在邪恶一边的每一个人,令他们也在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而深深地思索着。在非法审判朱广珍的最后,审判长对她说,朱广珍,你下去吧,休息休息。朱广珍说,怎么还要休息呀?其中的一个公诉人随口说,你还是去炼你的法轮功吧!

原本稍胖的王健,现在显得很消瘦。当邪恶之徒指控他从他家抄出一盒法轮功磁带时,王健立即指出,那盘是空带子,即便是法轮功磁带也都是对社会和人民都有益的内容,不信的话请当场放给大家听。邪恶之徒一直回避不敢放。当时从王健家抄出的材料和磁带,当审判长问材料是否是他的。王健说不是。但审判长恐吓他说你自己都签字了。在王健的再三要求下,审判长才把那份所谓的扣压清单给他看,结果材料上面有三个人的签字,笔迹却是出自一个人的。这分明不是王健的笔迹,邪恶之徒又无话可说。

在最后的每个人的辩护中,三位大法弟子都要求无罪释放,她们真的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到了师父所说的“坦荡正法路”。

这次荒唐的审判草草收场。

在最后邪恶将她们三人带出法庭时,旁观的有大法弟子提醒她们,12时了!发正念了!她们说,知道了。

正义之声在法庭上空回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