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允许邪恶势力夺走我们宝贵的人身


【明慧网2002年7月27日】记得在很久以前,一位同修慷慨激昂地讲:“我们要放下生死,我们要走出人来,我们要上天安门证实法!”我为之感动。而另一位同修很平静平淡的一句:“哪里有生死呀!”我却为之一震。

我知道有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为证实法受尽肉体的摧残而矢志不移;还有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而被邪恶势力夺去生命。我觉得他们真伟大。有的同修说:“大不了,这一百多斤扔给它们,脱了这个身体,死也不背离法!”我觉得大法弟子真伟大,但这句话中却可能包含了常人之心——常人勇士之心。为什么要准备随时丢弃肉身呢?大法弟子要是都离开这个空间了,谁最高兴?魔和旧势力最高兴吧。有了这样的认识,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用坚定的正念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绝不允许邪恶势力夺走我们宝贵的人身。

五一前后我三次上天安门证实大法,临行前也在想着在邪恶势力的迫害酷刑之下要宁死不屈。想着想着,我就不这样想了。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宇宙中的生命都在重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当我们身神合一溶于法中时,就构成了金刚之体,不是我们贪生怕死,而是邪恶不配迫害我们;而且,即便我们还有执著和常人心在,他们也不配考验我们,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师父在管着。我再一次明白了《道法》的内涵。本性在觉醒:它们动不了我。我觉得它们动我一根汗毛都是针对大法的一种侵犯和亵渎,都是它们的罪,它们要偿还的,而不让它们动我是对它们生命的一种慈悲和挽救。有师在,有法在,它们动不了我。

临行时,我对自己也对旧势力说:“我不怕死,虽然我这个身体不足百斤,长得也并非漂亮,但旧势力想要,不给!我还要留着这个身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清除邪恶的旧势力呢!”同时请求我们伟大的师父加持我。

于是我就这么去了北京,也就这么回来了。

由于这个身体被赋予了同化大法的内涵、救度众生的责任、助师正法的使命,它显得如此的美丽、高贵而神圣。我们应该珍惜、珍惜它,并好好地利用它,邪恶势力没有权力夺去它。因为我觉得这个身体呀,它不仅仅属于我们个人,它还属于大法,属于我那个体系的整个宇宙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