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7099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和警方的胁迫下毁过大法书,并曾为亲人抄过“保证书”,现声明作废。

一个普通公民 李增进 2002年7月


严正声明

我是一在校学生,于2001年3月2日在学校被迫“签字”,现在声明“签字”作废。

张晓 2002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因洪法被邪恶迫害,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就在被释放的当天中午(2002年四月十二日)又被恶警骗说“到派出所领取被扣押物品”而将我强行押到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后来我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迫害,处于昏迷之中,家里妹夫与婆母共同签字作保将我办“拘保候审”,婆母说保证“看住我”。2002年五月八日我被带回家,回家一个月后恶人看我恢复健康能走出散步,又上我家强行将我带走一个下午,这一个下午我又被迫害得不省人事,晚上又送回来,第二天上午又上我家要强行带我去劳动教养2年,恶警看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未敢带走。之后第二天说让我写“保证”,我拒绝了。后来婆母写了份申请说是办监外执行。

现在我严正声明:妹夫与婆母所签的字,“保证”等作废。我坚修大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直至圆满随师还。我就在常人社会中堂堂正正地修炼,教养所绝不是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高尚的人呆的地方,而应是违法的恶警所应呆之处。

大法弟子 杨春华 2002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11月份,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学法不深,对法认识不足,没有时刻用正念对待,主意识不强,被怕心和求安逸之心所带动,写了“悔过书、决裂书”之类的东西,给大法抹黑、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回想起来痛悔莫及,十分痛恨自己。我在邪恶的迫害下没有做好,真是最大的耻辱。在历史上,一个修炼人如果做了大错事就毁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在救度走过弯路的修炼者,用自己的承受给我们又一次弥补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段时间。

特严正声明:自己在邪恶压力下所写所说的“保证”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洗刷掉自己的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宋桂美 2002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于94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后,我对邪恶宣传置之不理,对母亲坚持外出集体炼功学法表示支持,后来与母亲商议一同进京上访,不知电话被窃听,11月11日后与另一功友一道被抓。在压力下,我说了不该说的话,给大法带来了损失。

而后在功友们的帮助下,又走进大法修炼中,一起去证实大法。后来儿子急病而逝,母亲接受洗脑回家,我没真正做到“以法为师”,被求安逸之心带动而被动接受了邪悟。

然而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仍然多次点化我,提醒我。如今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明白了自己的罪错,特此声明以前我所写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作废。坚决洗刷自己身上的污点,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韦娜 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2002年4月10日,我被北京恶警非法抓进洗脑班,我一直没有配合邪恶,在恶警与叛徒的毒打、刑讯逼供、强制洗脑、不让睡觉等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中,我坚持绝食抗议。被折磨了一个月零六天后,被送进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恶警们妄想继续迫害我,我仍然坚持绝食,不配合邪恶。十六天后又被转送进北京公安医院进行摧残,恶警说就是死也不会放我。在医院里我多次拔掉鼻管和针头及尿管,七天后终于闯出了魔窟。但在当晚释放我时由于动了人心,想马上离开邪恶黑窝,就在取保候审书上签了字并按了手印。现特此声明签字及手印一律作废!现重温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但是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称号。”我内心十分懊悔,对不起师父与大法,没有做到完全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让邪恶钻了空子,我今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张连英 2002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结识法轮大法的。通过修炼,身心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心灵得到了净化,懂得了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好人。逐渐同化宇宙特性,身体改观也很大,使疾病消失,精力允沛,全身心地投入工作。然而祸从天降,江泽民一伙邪恶集团利用一切宣传工具疯狂诋毁、迫害法轮功,使我一度处在茫然不知所措的痛苦之中。由于学法不深、理解不透、意志不坚,面对邪恶的高压下,违心地写了“三书”,写过后,我特别后悔,经常自责自己,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一个让人向善,能够救度世人的大法在洪传之时,自己没能珍惜,没能助师世间行。

在今后的时间里,定要奋起直追,在法上认识法,随时发正念破除观念障碍,清除邪恶因素,发挥大法粒子作用,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声明“三书”作废。

吴定库 2002年7月7日


声明

由于我对法认识不足,在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的魔难中不能用正念对待,还有没放下的执著,在一群骗子,小丑,人渣,乱法小鬼的邪恶谎言的欺骗,蒙哄,诱导下一时迷惑不清,在“悔过书”上签了字,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深感愧疚,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

现在我特此声明:在劳教所邪恶势力的黑窝里被邪恶的谎言欺骗迫害下所说、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并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学员 王冬萍 2002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以后,在高压下所写的什么“悔过”及签字之类的(包括别人代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东西全部作废。坚定修炼,维护大法,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桂兰 薛玉珍 潘会芳 李秀梅 刘淑玲 2002年7月3日


声明

我在修炼的路上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的事。我没有守住心性,护好法,我在害怕时就把师父的书和照片交给了邪恶的人手里。我心里很难受,我没有按照大法去做,我做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要加倍弥补。我要努力精进,把法学好。

大法弟子 辜振芬 2002年7月18日


声明

我曾多次无故被公安部门非法拘留关押,并强行令我写“材料”。由于我当时学法不深,人的观念较多,故曾几次错误地写下“保证”,对不起慈悲恩师的教导,对不起大法。今特声明:原来向公安机关所写的任何有损大法的“保证”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陈玉梅 2002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过去无论在拘留所、强制洗脑班还是其他场合,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包括所谓“悔过反思”、“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一律作废。我由于正念不足,安逸心等执著心带动下而造成的邪悟,从而给法带来了损失,我深深痛悔。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清除邪恶因素,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潘继军 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后身心有了很大改变,真是受益无穷。99年7.20以后,由于邪恶的迫害,被无辜关进看守所。由于有执著,写了“悔过书、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使我痛恨不已。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正法使命。

声明人:陈亚平 2002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2000年11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2001年12月被释放。劳教期间,曾在邪恶的诱逼下写了一些“检查”,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在看守所、劳教所写的“检查”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一定紧跟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胡桂生 2002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6月29日,被邪恶的派出所诱骗到市洗脑班,在邪恶的高压下,写了“保证书”,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不能做的事。我很痛悔,我现在郑重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每天学习大法,发正念,向众生讲清真相,精进不止,真正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做的事。

声明人:李淑珍 2002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在正法的路上,由于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将我非法抓进劳教所里。由于学法不深,我被犹大们的邪悟所惑,在“三书”上签了字,给大法抹了黑,给个人修炼留下了污点,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还在给我机会,我现在严正声明,在“三书”上签的字和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修炼,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程国学 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我做了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给大法造成损失。在师父洪大慈悲救度中,我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我所说所做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以法为师,跟上正法进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声明人:袁焕运 2002年6月25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我由于学法不深,加上怕心,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走向了反面。这是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尊重。现在我声明以前自己所说、所做、所写的“保证书”都作废。我要勇猛精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程友玉 2002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进京上访被抓,在高压下家里人写了“保证”。虽然不是我自己所写,但也是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我严正声明这“保证”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紧跟师父,揭露邪恶,回到正法进程中去,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景秀芳 2002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本人因学法不好,执著于情,怕心重,没做到坚定的证实法,让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三书”。每当回想此事,就非常惭愧。现在特做如下声明,所写“三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做一个正法时期的真修弟子。坚修到底。

梁立君 2002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学法不深,被魔利用走向邪悟,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通过现阶段学法,我终于醒悟过来,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悟期间所做、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决回到正法修炼队伍中来,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杨凤英 2002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观念,在邪恶的洗脑班留下了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愧对师尊,愧对众生。今特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言行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 范纯华 陈焱生 2002年 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我在邪恶洗脑班中,孩子为我按过三个“手印”,我严正声明“手印”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翠英 2002年6月30日


声明

在洗脑班里,由于高压的迫害和非人的折磨,使我在神志不清时在“悔过书”上被迫签了字。我特此声明:“悔过书”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修炼。

大法学员 闵润香 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悟时所写的“材料”及所说的有损大法的话等一切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安亚光 2002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那时由于自己法学的不深,在高压下写了“保证”,并且不敢说自己是炼功人,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冯桂英 2002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在过关中有放不下的执著,不能用正念对待,在看守所走向邪悟,写了“保证书”,现在我们特此声明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过失。

大法弟子:徐艳丽 李平 2002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洗脑班上写过的“悔过书”及说的对大法不好的一切作废。从新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清除邪恶因素、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徐青兰 张桂珍 2002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自己在洗脑班所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由于自己的错误行为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洗净自己的污点。

大法弟子 刘桂朴 任素贞 2002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政策下,所有写的“保证书、认识”、签字之类的东西和所说的、所做的对师父不尊敬、违背大法的话和事,都不是发自我的内心,是被逼迫所为,特此严正声明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决不动摇。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卫东 2002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的迫害下和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事情和言论,在此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苏翠娥 2002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压力下写了“保证”、“决裂”等有损于大法的文字。现在醒悟过来,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作废。我要回到正法中来,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石伟 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己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作废。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由于自己的错误行为给大法、给自己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小耐 郝桂兰 钱小凤 2002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因受邪恶的迫害和蒙蔽,在劳教所被洗脑,现声明在劳教所所写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废。今后,坚决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凤琴 2002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及各种场合、在高压下写过的、说过的、做过的所有诋毁大法的言论与行为作废。洗刷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桂平 2002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强逼、高压及诱惑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俊禄 2002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保证”全部作废。继续投入正法洪流,助师正法,坚修大法,加倍弥补,兑现千万年的誓约。

大法弟子:孙桂兰 2002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2年6月因做大法真相材料时被抓,在强权高压下,被迫违心地写下“保证书”,在此,我郑重声明“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何玉芝 2002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在过去的两年中,本人在各种场合,高压下写过、做过诋毁大法的言论与行为一律作废。用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实际行动洗刷污点。

李春增 2002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9月24日,我在派出所警察的逼迫下违心地签了字,现在声明作废。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精进不止,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黄凤玲 2002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20以来,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正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学好法,讲清真象,多发正念。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丙银 2002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由于学法不深,附和了旧势力的安排,在此我严正声明,当时的“签名”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于恬 2002年5月23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至今在各种场合所写、所说违背大法的话一律作废。洗刷污点,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荣 2002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说过妥协的话,在此声明所说的全部作废。今后无论修炼的路上多难,我都会一走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玉霞 2002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有损大法的东西现声明一切作废。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闫海波 2002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被迫所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完全作废。坚决修炼法轮大法,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邹玉才 2002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以前对邪恶所说所写的“保证”声明一律作废。珍惜修炼机缘,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建厂 2002年7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