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人社区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今年五月,在我们所在城市华人社区最大的一次活动中,中、美游人超过十万,在展出大厅,「真善忍」三字立于正中,一目了然,旁边美丽别致的插花展位立着由花拼成的英文「FALUN GONG」(法轮功),绿底黄花,引人注目。此次证实大法的活动成功,蕴涵了外地赶来的学员的用心准备和付出,以及当地学员的整体共同努力。借此,我们与华人社区也开始了更深层面的友好交往。

这里,就有关和华人社区接触的经验和不足,讲出来和大家交流,共同提高。

一、持续的和中文媒体、社区讲清真相

早在一九九九年底,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到了一家中文报社做排版编辑,从那时起开始了深入华人社区的经历。

媒体是社区的窗口,了解社区可以从媒体报导中了解到华人团体和重要侨领。报社对大法的认识,报社负责人在其中的作用是重要的,报社报导反映着社区大多数人的态度,但报社负责人个人了解大法真相后对我们的理解和好感也确实会影响到社区。新闻报导往往能让更多人明白真相,同时报社人员本身的态度,会让接触他们的社区人改变。

所以,三年来我们在常人报社刊发的真相版面一直没有断。资金确实困难时,我们减为半版或隔周一次,这样总和他们保持着联系。每当大事发生,如日内瓦人权会议、长春有线电视成功播放大法真相,他们都在报社新闻版登出这些新闻,我们送版面时还谈谈新闻之外学员纯净心灵的故事。

后来才感到送版只是表面现象,有这样一个合适的机会一次次的面对面接触,把真相讲给他们才是根本。由于江氏邪恶集团不断的造谣,我们需要不断了解人们的思想变化,清除邪恶造成的影响,并给予正面的信息,持续的和媒体保持联系是很必要的。在长春电视成功播放大法真相时,我送版时谈到了,一位编辑笑着说:「看报导了,法轮功HACK(劫持)了电视节目。」我立刻解释说:「大陆学员冒着生命威胁,这样做是为了让人们知道真相。他们付出那么多,心里装的是老百姓呀。」听这样一说,编辑就用新的口吻说:「你们的技术能插播四十多分钟电视,挺了不起的。」

纯净心态,不以地位区分人

我自己就是做编辑的,深知编辑愿意帮忙时所帮的事不亚于社长,因为他们就是具体做事的。对报社所有人员,我都讲清真相,把他们当作朋友,从外地回来,不忘带一点小礼物给他们。一次送《回归的旅程》小册子,问她们想看简体字还是正体字?编辑说:「你多拿点简体字吧,我们这儿大陆代表团来的多。」说着把小册子摆到了他们报社的陈列桌上。我很高兴,再三致谢。

我因采访遇到过不少社区人士,当时我对他们不分职业,对谁都是以诚相待,对采访尽心尽力,后来他们见我都是致谢,我都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真善忍」改变的我,于今想起,所有遇到的人都不是偶然的。虽然人们的信仰、所属团体看起来复杂,但我们只看人心的善念,谁都会感受到我们大法学员的纯正。

一点经验

对报社中人,可以多考虑面对面讲给他们听,即使我们送去了不少文字资料。因为报业的人天天就是接触文字,职业习惯看东西都是草草看,出完一次报后,根本不想再看太多文字,但耳朵里听到的反而印象深。我有几次了解到,他们讲给别人时,有时是直接重复我们告诉过他们的话。

二、给华人讲真相 海内外不可分割

海外华人对大法的正面理解对大陆华人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一次国内一代表团来访问,我恰好去采访。在招待餐会中,我一个一个的找他们,先说明我接下来的谈话内容不会报导,只是在难得遇到他们的机会反映一下国内很难听到的真相。我谈出了法轮功的真相和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都说有些情况确实不清楚,回去好好调查调查。可等我最后与代表团领队谈时,他马上把造谣媒体的话重复出来。他说到什么,我澄清什么,可到后来他已经有点不愿接受和承认了。就在这时,我们当地负责联系招待他们的社团负责人走过来,对他说:「法轮功这件事啊,我们外面人看的很清楚,是江××在违反宪法……」此言一出,该领队一副惊讶的表情,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出来。这位社团负责人从「四•二五」大上访时总理的明智处理被否定,联系到文革,等等。该领队一直认真的听着,看的出来,他在从新思考。海外华人社区负责人的话,使他感受到了法轮功被正面认同的力量。

三、和华人讲真相重在言行和用心

师父说:「因为我想不管什么原因走入大法的,总是他(她)们的一个难得的机会。」(《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每个和我们接触的人也是他们难得的了解大法真相的机缘,长期打动人心的除了讲真相,更重要的还要注意言行。

当时我们还没有条件在家排每周的法轮功真相版时,就在报社排。社长要按小时付给我钱时我从没有要,我说:「按职员来说,我该收,但作为法轮功学员,让人知道法轮功真相和洪扬大法,是不能为自己得好处的。两种做法都对,但我愿意按法轮功学员的标准做。」有几次看到我一月下来,她付给我的薪水抵不上我所付给她的法轮功版广告费时,她很过意不去。

在工作中,我听到了她们闲聊时很多人的是是非非,我都在认真排版,从不道人长短。也许充份的信任就是这样建立的。慢慢我和别的一些社区人士交往时,就先听到反馈说:「学法轮功的人人品非常好。」

一次快下班时,我猛然发现大陆新闻版有诋毁大法的新闻,标题赫然,我马上说:「这是在骗人,我得删掉这条消息。」就开始动手删改版。开始社长想算了、早回家,但看我非常认真的神情,她就帮我,找替代的广告。后来我才意识到社长对我那时的擅自动作没有任何责怪。也许是我那时维护大法的正念,也许是看到一向任劳任怨、谦虚忍让的我少有的如此认真坚持,她帮助了我。此后,这份报纸再没有登过诬蔑大法的文字。

虽然和这家报社关系很好,我们一直寻找机会和另一家报社联系,后来另一家报社也开始登出我们的真相版面和新闻。「同行是冤家」,开始我这家的社长不高兴,认为我们对她的报纸不信任,我认真的同她讲:「我和另一报社联系是因为我认为华人社区和新闻界,对法轮功应该有共识。」她理解的点点头。以后,当地新闻界的共识共同抵挡了邪恶压力,使邪恶言论无处容身。

中文学校是家长最关心和肯为孩子花时间的地方,中文学校也是华人集中的场所。三年间,我们在两所学校举办了讲清真相的讲座,播放真相片,回答人们的问题。活动前,我们寄请帖,给社团、社区重要人士寄去真相小册子;活动后,带点甜点致谢,又可以讲讲真相。总之,我们寻找机会,创造机会,利用每一次接触让他们了解大法的真相,

那时在报导新闻时,我们没有点出具体参加的侨界知名人士,而只是报导有几十人参加,并针对普遍提出的疑问,如「是不是参与政治」、「国内迫害真有那么厉害吗」、「到底能不能吃药」等等,写出了学员的回答。我们知道更多没来的人非常关注这次活动,会看媒体报导。没来是有多种顾虑,而解答他们的因谣言造成的误解和心头疑问是最重要的。随着媒体的报导正面发展,后来来参加我们活动的人就多了。

我们地区学员整体上对华人讲真相都很尽心。一所客流量大的商店和一位学员私交好,店里摆放了真相材料架子,一直摆放着各种洪法资料。中文小册子一到,在中国商店门口,有两位学员在骄阳下发了几个周末。别的学员给同事小册子时,得到回答:「已经有了,周末你们两个和蔼的阿姨已经发给我们了。」一位美国学员也去发中文小册子,中国人认真的接过资料。我们听了都很感动。

五月,几位学员参与「中华日」社区活动中书法和插花两个展位的服务,书法展位摆出师父的《论语》、〈修内而安外〉等经文,还有常人的好诗词。每个人过来后,写书法的学员为游客写姓名,每人走时,我们会送上免费的真相材料。插花展位的学员献身说法,自己以前烧伤后得大法而痊愈,后来因坚修法轮功被关押在大陆的看守所,最后是逃出来的。自然的讲出了真相、揭露了邪恶,由于学员谦虚、默默付出、心态祥和,两位大会负责人有空就来这里坐坐,很是和谐。大会负责人说:「两天来和你们几位学员相处,感到你们比一般人更有热心,更容易相处。我们还会有以后的合作。」在活动结束后,他写给我们的特别感谢信中说:「对于法轮功,你们就坚持你们和平的讲清真相,总有一天,人们会认同你们的。」

四、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两年前,一次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去中文学校讲真相时,几个人围着我,说着误解的话,其中一位中年女士表现的尤其厉害。我叫着「大姐」,一点点解释着,等我从她们中走出来,再发给别人资料时,别人都接了。回家后只觉的身心疲惫。此时,另一同修告诉我她做的一个梦,梦中我们在前线抢救伤员,开始是轻伤,自己能走的,再后来是重伤员,断胳膊少腿的,伤口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露出难看的物质,开始她都不愿看,但他们在眼巴巴的望着我们,她分明感到:他们的生命就在我们的一念间。听了她的梦,我知道师父在告诉我,看着人们对大法的态度,不要看表面,表面不好的东西越多,误解越深,只是说明他在另一面伤的越重。从此后,不管人什么态度,我都一次次提醒自己正念善待他们,耐心去掉他们的障碍,多明白一个是一个。值得一提的是,两年多前误解极深的那位「大姐」,此次在「中华日」活动中被我们插花之美所吸引,久久不愿离去,这次,她不但接受了我们的小册子,临别时还和我拥抱了一下。当时我就想,一切都在变,人也会变,可别因自己一时的偏见与不宽容而落下了、推远了任何一个有希望得救的人。

不知为什么,我对华人感觉很亲近。我常常想到他们辗转亿万年,而在大法洪传之时却被谎言蒙蔽,看到他们在杯盘交错中浑然不觉时,我暗暗落泪,言谈中他们的喜乐忧愁我都能分明的感受到。平时在中国城,看到中国人,我会主动对他们笑笑,在合适时打打招呼,以后留心给他们真相资料。在看到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后,才深知挽救华人的重大意义。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放淡了对华人讲真相的用心,要参加自己并不擅长的向美国人洪法。深究自己,深处不是真正为救度众生,而是想证明自己人中的能力,执著自己、执著表面,却不知失去的是更深远的责任。后来,我真正安下了心做对华人讲真相的事。

一位学者看完了「法轮大法的和平之路」录像后说:「在对法轮功打压结束后,法轮功将成为全球信仰。」国内一位武警说:「谢谢你的电话,这个电话,我终生感谢。」国内一位律师在通话两小时后,说:「如果人类真有未来向好的方向的转变、人类有大范围的精神觉醒,你们是付出者,我们是得益者。」

太多的生命在等真相,希望以后自己能更多的做、做好。

(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