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法弟子:我被香港政府无理拒绝入境的经过


【明慧网2002年7月3日】我是28日乘坐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航班于晚间10:30抵达香港,到我办理入境手续时,入境处的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护照按着电脑看着,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他低了一下头无奈地对他旁边的工作人员说:又一个!那声音象在喉头里发出的,我是隐隐约约听到的。我一直祥和地看着他,可他却没有勇气面对我,也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而是无奈地两次回头看了看他身后边大约4、5米外的一群机场警察,大约十几二十名,在我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候,因为我压根都没有想过我不能入境,马上3名警察走过来问我:“你们多少人一起来的”,“你的朋友呢?”我不加思索地回答:“我的朋友过去了”。然后他们要求我跟他们走,我拒绝,并问:“为什么?”他们不回答,而是说:“你跟我们走啦。”我说:“为什么要跟你们走,出口在那头呢!”他们回答说:“我们领导要找你说话。”

就这样我被带到一间大屋子里,时间是23:25分,进去才知道这里已经扣留了我们十几名大法弟子,其中台湾11人、澳洲2人还有我们日本另一名大法弟子。很显然他们事先备有一份名单,我们几人交流了一下,决定尽快把我们的消息向外界公布,于是我向移民局提出我要给朋友打电话。他们让我等一等。这时他们把我们15名学员分成两组,我和9名台湾学员被带到另一个房间去了,我们日本另一名学员和澳洲2名、台湾2名学员留在原处。十分钟过去了,我再次提出要求说:“你们什么理由也没说就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我朋友还不知道,还在等着我呢!”警察说打电话可以,但要把电话号码交给他们,我回答说:“给朋友打电话是我的自由,我为什么要给你电话号码”,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警察没有坚持,只是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我告诉警察:“没有任何理由就把我们15个人带到这,是你们不对!”看我堂堂正正说得他们也回答不了,就这样我打电话把我们的情况告诉香港大法学会简先生,简先生问我他们以什么理由扣留你们,我看着身边的十几位警察和几位入境处的工作人员,回答说:“到现在为止,他们全部几十人,包括二十几名警察和十几名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扣留我们的理由,其中被扣押者包括一名一个月半的婴儿和一名9岁的小弟子。”警察和入境处人员听了,无可奈何,谁都不说话。

通过电话后,我们正面洪法,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教我们从善,教我们做好人,全世界现在50多个国家的人民都在学法轮大法,法轮大法讲真善忍,每到一处都受到欢迎,生命需要真善忍,没有象香港这样对待我们的,江xx迫害法轮功是受到世界各国的谴责的,我们不希望看到一国两制的香港成为第二个中国,你们自己也不希望这样。警察和入境处人员都静静地听着,但都不搭话。

这时已是夜里1点多了,台湾学员的小婴儿饿了,我说这婴儿和我们一起被关在这已两个多小时了,不管怎么说你们必须把小婴儿和母亲无条件放出去。他们还不说话。我严肃地说,刚才你们也听到我的电话了,明天世界媒体都会谴责你们这种无人道的行为的,香港人民也会指责你们的。到那时你的上司怪罪下来,你负不起这个责任,你们必须立即报告你的上司,这里有一名一个半月的婴儿!听我说的严肃,他们感到问题的严重,马上报告上司,并回答我说,我们已报告了。

婴儿的母亲因肚子饿了也没有办法喂奶。她建议我们一起炼功吧,于是我们全体开始炼功,在炼功的同时,两位台湾学员向警察们介绍法轮功功法特点。当我们炼到第二套功法时,我睁开眼睛一看,哇,进来了好多警察,他们静悄悄地进来,看着我们炼功,可能是听说我们炼功,那边大屋子里的警察也过来了。椅子坐满了,就站着看,静静的,整个场只有炼功音乐和我们大家不时地向警察洪法,说明真相的声音。大家都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场,当炼到第三套功法时,我整个身体感到都要浮起来似的。整个场祥和慈悲,这时有学员说,你们都看到和感受到了这功法的祥和,如果你们愿意学的话,我们可以教你们炼功。有些警察笑了。当我们炼到第四套功法时,入境处的主管人员进来了。当他告诉我们处理的结果是决定不给我们入境时。我说为什么?他说香港不欢迎你们。我马上说这话是你说的?你将为你的话负责任的。他马上说“不是我说的,是我的上司说的。”我说通过这几个小时,还有刚才你们也看了我们的功法,你们都感受到了我们的祥和与善,你们作出这样的决定是错误的,我们要求入境。他说有话明天向他们领导说,而他只是执行者。夜里2点多,我们在警察指定的一个房间,大家一起学了师父的「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及师父的新经文,然后背「论语」,整点发正念。

早上7点一过,入境处的工作人员叫醒我,说领导要跟你说话。等我收拾好后,他们却要我把行李带上说是要先检查我的行李。我一听严厉地对他们说你们太过份了。昨天夜里2点多你们把我们的行李一件件翻个遍检查,现在才过去4个小时又要检查行李,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把我们这群祥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做犯人一样对待,上厕所你们跟着,睡觉你们也守着,没有任何理由不给入境扣留我们在这。我指着全屋子的十几名警察说,你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从这十几个小时的接触中你们也感受到了我们的善,也知道我们是好人。当你们的领导做出错误的决定时,你们没有一个人说一句公道话,你们明知道江XX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却在继续执行错误的决定。你们得说话啊!一个晚上你们几十人没一个人说一句话,做人不能麻木到这种程度。警察们一个个低下了头,而我的心在悲哀在哭泣!这时他们的上司无声地示意他们到门外的走廊里站着。我说你们得堂堂正正地做人!善恶要分明!要从善啊!善恶是有报的。

一直到他们让我在拒绝入境书上签字。我拒绝了。

一直到他们让我离境,我拒绝。他们要动手,我请他们不要动我。这时我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师尊的洪大慈悲!我不能看着他们再做错事害自己,我不停地跟他们洪法讲真相。我告诉警察6月25日你们用布袋把一名68岁的美籍法轮功学员抬着扔到飞机上,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事吗?修炼自古就有,如果你们还不懂得什么是修炼的话,你们可以回去翻一翻辞海,你们敢这样对待修炼人,你们知道你们在造孽吗?说你们时你们却说是领导叫干的,难道江XX叫你们杀人你们也杀人吗?杀人是要偿命的。

也许是看我一直说个不停,入境处的一名工作人员用香港话对我身边的另一名工作人员说你也说一点香港的新闻给她听听。我身边的这位不作声,当作没听到。我接着他们的话说,要想听新闻,我来给你们说。于是我把冰岛人民是怎样地支持法轮功,反对冰岛政府做出的错误决定等等告诉他们。

香港此行,让人感到香港的前程是那么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