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佝偻女变得婷婷玉立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我是东北农村人。从出生时即多种疾病缠身,因先天性心脏病与支气管哮喘而经常住院。因为医治达不到效果,父母为了我的小命,求偏方、请巫医、上寺庙、拜和尚,凡是能想的方法都用尽,病却还是越来越严重,走路困难、气喘不止,一年365天不能沾冷水,五、六岁时已成了佝偻人,更不用说上学读书了。十六岁时有幸遇到法轮大法,从此光明来到我的人生。

我的生命从出生那天开始似乎就是绝境,父母亲朋都说我是收帐来了,越来越嫌弃我。绝望、孤独、心酸的泪总也流不完。我七岁那年,生命垂危,连续住院。父亲当石匠挣的一点钱不够我医病,家里已是负债累累。一天,医院通知我父亲,说我无医药可治,叫把我背回去准备后事。父亲背着我走在桥上,自言自语说:“反正是死,干脆把她丢到河里算了。”话说完,心一酸:“哎!好歹是亲骨肉,让她死在家里吧。”回到家,我却奇迹般活过来了。

1992年10月,我九岁时,病又发作得很厉害。父母亲对我说:“你干脆自己去死吧!死了可给家里减轻负担,自己也解脱了。现在都这么残废,长大了更残废。”小小年纪的我,知道再也没有活在这世上的理由,流着泪艰难地走到古井边,倒身跳了下去。跳下去后,浮在水面上,脚怎么蹬也沉不下去,就好像有人托起我的双脚不让我下沉,被人拉上去后,我抽咽着央求父母:“让我活下去吧!别人活一百年,我活四十年好了。”父母百感交集,背过脸去,不吭一声。

1999年6月1日我16岁时,父母带我到一个别人介绍的名医那里治病。来到城里,突然听到有人说到“法轮功”三个字,顿时感觉身心被强烈震撼,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的激动和喜悦激荡着我的心田。父母和其他人都说我是危重病人,随时可能死去,炼不得。我央求他们:“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临死前我一定要学这个功,能学多少是多少。”

在随后的炼功过程当中,不知不觉,我的脸变红润了;不知不觉,我能够识字了,能通读《转法轮》了;不知不觉,我的背挺直了,所有的疾病完全消失,我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美丽姑娘。我的变化和新生,震惊了我周围所有的人,所有认识我、听说过我、给我治过病的人都把我的变化作为热门话题。很多人通过我的变化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所有对法轮大法心存误解的人们,我为你们不能亲身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而偏听偏信江氏集团造谣宣传而感到遗憾;所有仇恨并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人们,我用我的生命正告你:永远不准你们诽谤大法和我的师尊!你们可知道我的师父曾救度过多少像我这样绝望的灵魂!给了多少人崭新的生命!

2000年派出所两次抓我去毒打,要我放弃法轮大法。我毫不犹豫地正告他们:我本来已经死过多次了,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为了维护大法,我会毫不在乎献出我的生命,就算你们打死我我也要一炼到底!

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顾虑,我只想以我的亲身受益告诉所有善良的人们: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修炼法轮大法只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我也希望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相信邪恶江氏集团的造谣宣传,它们违背天理诽谤佛法必遭恶报!

(注:如今冯梅已在帮人做工,为了帮助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她把每月仅有的100元钱一分也舍不得花的全部用于做大法的真相资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