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中国人:不要在沉默中死亡


【明慧网2002年7月9日】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已经三年了。虽然独裁者江泽民动用了所有的国家机器一方面对中国老百姓进行洗脑,另一方面竭尽全力封锁一切能够使普通中国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渠道。但是,毕竟已经有三年了。许多老百姓在这三年中还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慢慢品出了所谓“法轮功问题”原本是不存在的,这其实只不过是江泽民一手制造的“问题”而已。但是,奇怪的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却并没有因此而有所缓和,反而似乎是越来越离谱,越来越残酷了。近来几乎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从中国大陆传出。

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理念基础形成了这种奇特的现象哪?我看答案就是两个字:“麻木”。一种对社会不合理现象的麻木,一种对他人痛苦的麻木,一种对邪恶势力的麻木正弥漫在整个中华大地。

一个人在被欺骗的状况下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言行,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当我和许多了解了一些法轮功真相的人聊天时,他们的冷漠,他们的旁观,他们的幸灾乐祸却真正使我震惊。我震惊于他们的冷酷,也震惊于他们的无知。这里,我不想和这些国人讨论西方“天赋人权”的理论,因为有人一定会声称“那不符合中国的国情”。我这里也不想和他们探讨文化大革命虽然直接斗争的是只占中国人口一小部份的“黑五类”,但是它的结果却几乎断送了一个民族的道德和前途。因为,我知道他们会和我辩论“那已经是历史了,中国现在不是这种情况了。”在这里,在你告诉我迫害法轮功跟你没有关系后,我只想给你讲一些故事,一些现实中的故事,一些正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故事。

如果,你是一个工人哪,我有这样一个故事告诉你。

2002年5月14日16点50分,在延吉火车站发生了一起特大事件,这次事件的原因是延西街砖瓦厂有一批下岗工人,他们为了自己血汗钱和生活来源而合法上访,却在去吉林省会的火车上被强行拽回。火车晚点半个小时,政府动用了防暴大队、公安、110等一百多名警察,而上访的工人人数只有40多名。在被警察强行殴打当中,有三名上访工人住进了医院。据调查,这批工人每月从工资里被扣出养老保险费交保险公司,但这笔钱事实上却没被交给保险公司,现在不知去向。这批工人现已下岗于留守处,留守处本来每月应该发的工资数是120元,却只给了他们60元钱。后来他们调查出来去年给他们的2,000元钱原来是用来解除他们上交费用的一切合约。他们于是决定上省政府上访。但是在火车上警察却对他们进行殴打并强行将他们拽了回来。他们的一切东西、钱都被扔火车上。警察之所以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这群合法上访的工人如此残暴,是因为当时警察告诉火车上和火车站的所有人他们是在抓捕一群法轮功学员。这样一来,我想中国人都不难想象当时在场的围观人士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态来看待警察们的“执法”行为了吧。

如果,你是一个农民哪,我有这样一个故事告诉你。

2002年1月4日,成都市琉璃乡政府被该乡一大队三小队全体乡民围住,要求该乡政府发放拖欠了他们很久的土地占用费。说来简单,琉璃乡村民长期拿不到赖以生存的土地占用费。三小队村民邱万松、冯新德于2001年12月到大队部查帐,查出几十万元亏空,要求说出几十万元资金去向。大队干部有恃无恐地威胁他们:“有种去找乡政府!”于是1月4日早上,几百村民围住了乡政府,围了一天。乡政府人员先是欺瞒哄骗,继则恐吓,见不生效,又叫村民第二天选派代表谈判。邱万松、冯德新被推举为代表。谈了两天,乡政府仍不答应补发拖欠的土地占用费,叫代表回家等候回答。到晚上乡政府打电话给邱万松和冯德新说有人找他们,他们走出家门不远,即被联防队铐上手铐逮进监狱。当时邱、冯大喊:“我们没犯法,凭什么抓我们?”联防队的人边打边说:“你们是法轮功!”40多天后,邱万松、冯新德落下满身伤痕出狱。邱万松告诉乡民公安人员硬逼他在公安局事先打印好写有参与法轮功活动,带领盗贼闹事的逮捕证上签字,他坚决否认,说自己从未炼过法轮功,并且要求请律师。公安一边毒刑拷打他,一边嘲笑他:“你请总理都等于零,还不如请我们打你打轻点呢。沾了法轮功的案子,哪个敢过问?上面有命令,打死算白打。”邱万松喊,说他不是法轮功。公安人员大骂道:“说你是就是,不承认就判重刑!”邱万松硬抗了四十多天,屈打成招后,才放出狱。而冯新德更惨,被判成“盗窃犯,受法轮功指使反政府,闹事”,关押了好几十天后交巨额罚款后出狱。

如果,你是一个知识分子,我想我不必告诉你什么特别的故事,因为,你已经直接的或间接的,有意的或无意的经历了一些的事情。我这里只是和你分享一下那些事情表面后面的秘密。比如,为什么我国的互联网出国口的带宽在指数式的增加,可是访问国外网站的速度还是不如人意?这是因为你在一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巨大的“国家”防火墙的后面。你到国外访问的一切数据都会在这个“国家”防火墙稍作停留,以便和那些“敏感”的词汇对照。这个词汇库含有的条目包括“法轮功”,“真善忍”,“真相”,“明慧”等等。希望你在每次访问海外的网站时,都能够祷告该网站不要包括太多的这种词汇。不然的话,你的个人电脑地址就会被记录在案“以备后用”。另外,你可能注意到了,许多网吧的计算机上都会有一些使计算机运行缓慢,功能屏蔽,动辄引起死机的“公安推荐软件”。你知道这些软件是干什么用的吗?我告诉你它是干什么的,你可能还会和我辩论。那么我建议你可以自己做个试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你不妨反复在网吧的计算机的互联网浏览器中输入以下网址:http://www.minghui.org 。虽然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海外法轮功网站的网址,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1)网吧的计算机会告诉你该网页不存在;(2)如果你坚持的时间足够长,警察会开车来把你接走。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你会在被打的皮开肉绽之后,说服他们你只是在做一个科学试验。还有,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了,中国的一些免费电子邮件服务似乎要比其它国家的电子邮件花较多一些的时间到达目的信箱,丢失邮件的比例也要高些。而且,中国的许多门户网站因“系统维修”而暂停服务的次数似乎也比一些国际网站多些。其中妙处当然是“同理可得”。

如果你听了我讲的这些以后,你还是坚持声称中国独裁集团迫害法轮功跟你没有关系的话,那我就只剩下以下一些忠告能够给你了:

(1) 如果今后遇到中国公安人员对你无故打打骂骂的,希望你不要太生气。因为他们已经在迫害法轮功的过去这三年里,脾气练大了,拳脚练狠了,法律意识练淡了。

(2) 如果今后遇到中国政府人员对你随便拘留任意罚款,希望你也别太难过。因为他们已经在对付法轮功的这三年里,给人办“学习班”办惯了,罚别人的款已经罚上瘾了,法律常识基本上也都忘的差不多了。

(3) 如果你在中国大陆今后没有地方上网,或者是上了网也联不到你要去的网站,或者是你朋友的邮件偶尔你没有收到,希望你也别太抱怨。那些奋斗在网络第一线的网警特务他们在努力封锁法轮功消息进出中国的同时,难免会给你的工作生活也带来一些麻烦。

当然,这样的忠告还有许多。总之一句话,今后有苦水一定要往自己肚子里流,千万不要给领导和政府添一点儿“烦心事”。不然的话,给你扣上一个法轮功的帽子(在中国什么都可以被当权者用来作为打人的棍子、迫害人的帽子),人家打死你,你家里人都没有地方给你找个律师说句话的。

我记着在中学时读鲁迅的文章,总觉得有些和现实太遥远。比如那句“在沉默中死亡”就着实让年少的我感到不知所云。但是,今天当这句话再次在我脑海中回荡时,我终于理解了它。我现在清楚的看到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清楚的看到对他人痛苦的麻木正在吞噬着人性中最后的善念,对社会中不合理现象的麻木正在摧毁着一个本应合理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