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破除洗脑班的邪恶、发正念、正念正行的认识


【明慧网2002年8月1日】先说说我的经历:我是2001年3月5日被610办公室以谈话为名骗入山西省太原市洗脑班的。洗脑班设在太原市镇城底男子劳教所内,我去了洗脑班才发现,百分之九十多的功友都是被邪恶之徒用各种卑劣手段骗进洗脑班的。刚进班时,邪恶之徒们装出伪善的面目,告诉我们在洗脑班安心“学习”三个月就放我们回家。

功友们被绑架进入洗脑班后,不接受邪恶的安排,继续炼功、学法、交流。恶人们再也掩盖不住它们的凶残,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迫害。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只要发现有功友炼功就罚站,从一两个小时的体罚一直升级到不分白天黑夜的罚站两三天。由于被绑架进入洗脑班的大部分都是五六十岁的年龄比较大的老人,在长时间的体罚过程中,有的出现了昏迷,有的体力不支很虚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洗脑班不法官员也不放过这些功友,还恶毒的说:“她们在装蒜。”有一段时间半夜一两点、两三点时,他们一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就逼着学员们在劳教所的院子里绕院子跑,最多达三、四十圈,更有甚者有几次还把劳教所的狼狗放出来咬法轮功学员。

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正念,他们弄来了许多头上戴着大学教授、律师、讲师等招牌的人,所谓的气功师、政治人物等,使用各种手段、招数想方设法动摇大法弟子,攻击大法、攻击师父,用最狡诈的方式迷惑学员,并且逼着法轮功学员们写悔过书。如果不写,就体罚、不准睡觉,再不写就关禁闭、劳教,甚至不许学员们之间互相说话。不法之徒为了干扰大法弟子们纯净、祥和的能量场,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两个气功界的人,硬让法轮功学员们跟着这两个人练所谓健身操,功友们识破了他们的用心,全体抵制,使这场阴谋以失败告终。

由于功友们不接受恶人的安排,不写保证书,不写悔过书,恶人便加大了迫害,把三个月的洗脑班又延长了三个月。有一个古交市的大法弟子,修炼以前满身是病,修炼以后身体明显好转。在洗脑班坚决不写悔过书,保证书,以至被迫害致死。有两个以前患类风湿病、关节严重变形、生活自理都困难的功友,因为坚持修炼,也被恶徒强制绑架到了洗脑班。洗脑班连这样曾经濒临死亡,修炼后重获新生的人都不放过,简直灭绝人性。

洗脑班的工作人员也分三类,第一类是从思想到行为都是邪恶的;第二类是伪善,表面善,骨子里却是邪恶的;第三类是还有善念的,但被邪恶操纵着干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认识到从洗脑班三种人的表现,反映出了一些生命偏离法后的心性表现。第一类生命从里到外都是黑的、恶的。大法弟子一眼就会分辨出它们是邪恶的,是应该抵制的邪恶生命;第二类生命是所谓的善,是伪善。这种表面的关心、最终目的是想通过情,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如果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识破这些伪善的生命,就会被其欺骗而铸成大错;第三类生命是还有善念的,但在无知中被邪恶利用,充当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这一类最可悲、可怜,因为前两类注定了是要被淘汰的生命,而第三类是在无知中在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如果他们能改变对大法的认识,不再参与迫害,他们还有被救度的希望。

师父说:“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执著的学员。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由于放不下执著而被所谓的转化。”(《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由于有的功友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而是用人的观念去认识法,认不清这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而是认为这是人对人的一种迫害,再加上各种各样放不下的执著,最终铸成大错。

曾经被绑架进洗脑班的误入歧途的学员们,你们可曾记得每当有人被所谓的“转化”后,邪恶们都要开庆功会,你们是否还记得邪恶们在庆功会上喝酒吃肉时的那狰狞的笑声?你们还记得当时你们那无法言表的心痛吗?而当你们被所谓的“转化”后,你们可曾想过你们所听所见的邪恶的庆功会又要重演一场吗?本来这段话我不想写出来,可是,在这场洗脑班过去一年多以后,我再次遇到一些从洗脑班背叛真善忍之后回家的功友,她们却告诉我在洗脑班保证书上“没写什么”。现在所有有这种思想的学员们,不知你们是否记得那些坚决不写保证书的功友们,恶人们见逼迫不成,就气急败坏地送她们劳教,她们那面带微笑被警察押走时对我们双手合十的情景你们还记得吗?而你们却写了一份“没写什么”的保证书,而被邪恶开“转化会”回家了。而当你们被“欢送”回家后,邪恶又开“庆功会”庆祝。这些表现不是有天壤之别吗?我想,如果你们在法上认识法后,你们就不会再认为自己写了一份“没写什么”的保证书,而能真正认识到这份“保证书”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言意味着什么。(其中也包括那些没有被抓、被关,而在家里给邪恶写了“没写什么”的保证书或“认识”的功友们)

对发正念的认识

我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是被绑架进入洗脑班后才开始认识到的,当时的认识很粗浅。当另外空间的邪恶指使人攻击、谩骂大法时,心中想起了师父说的“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忍无可忍》),心里想着除尽邪恶、背师父的法就是抵制邪恶、清除邪恶因素,没有更深的认识。直到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传入洗脑班,通过反复学习师父的新经文,从法上认识到师父已经把除恶的法宝——佛法神通赋予了我们,我们可以运用功能在另外空间除恶了。随着师父的正法口诀、《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的发表,我对发正念有了新的认识。在洗脑班的日日夜夜里,我背师父的法、发正念,不让邪恶钻空子,坚定自己的正念,堂堂正正走出了洗脑班。

从洗脑班出来后,人的求安逸的心又渐渐回到自己身上,学法也不精进了,发正念也不用心了,觉得每天发两、三次正念还挺好。觉得自己学法也不错,能从那么邪恶的洗脑班堂堂正正走出来,起了骄傲之心、自满之心。就在这些人心的作用下,自己的正法进程变得很慢很慢,几乎是停止不前。当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我的心被震动了,认识到自己对发正念根本没有重视起来,更别说发好正念了。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我才认识到,我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了。当我认识到自己的不精进后,在师父的安排下,我看到了同修们发表在明慧网上的一篇篇心得体会,认识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在学好法、讲清真相的同时,重视起了发正念。由开始的被动发两、三次正念增加到一天十几次发正念,现在我已经开始24小时整点发正念。

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我的心性在不断地升华,把自己隐藏很深很深的私心一层一层的剥去。一开始发正念时,只认识到发正念是为了让自己的修炼环境变好,不让邪恶来干扰迫害自己。当我继而连续十几个小时整点发正念时,我看到了自己为私为己的私心,应该是为了救度自己宇宙内的众生,不让对自己寄托希望的众生被淘汰,当自己归位时自己的圆满是大圆满。当我持续每天24小时发正念后,我又发现自己以前的念头是为私为己的。现在我认识到,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就应该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为了宇宙众生的得救,为了仍被邪恶继续迫害的大法弟子,为了世间众生尤其中国十几亿被毒害的众生得救度,尽我们的心、尽我们的力。我们就应该去学好法、去讲清真相、去发正念,坚定不移地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法正人间到来之前,给世间众生一个和平的环境,让世人了解邪恶迫害大法的真相,救度众生。现在我每天都是24个小时整点发正念,我悟到,只要邪恶不被全部铲除,就应该每天24小时整点发正念。

我对正念正行的认识

我是2000年10月份时才悟到应该从个人修炼中走入正法修炼中,当我悟到后,意识到应该去北京正法。我认识到做为正法弟子就应该去证实法。启程前,我自己问自己:你去北京干什么?我内心深处回答:我去北京去告诉所有的中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新闻媒体对法轮大法的所有宣传是在造谣、诽谤。”当我到达天安门后,我用我最纯正的正念举起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举给所有的中国人看,刹那间,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无比巨大,天地都在颤动,众正神都在微笑,所有的邪恶都在胆寒,正完法后,我于当天就顺利回了家。

由于学法学的不好,我被绑架到洗脑班时,连师父的《论语》都不会背,更别说其他经文了,由于学法不深,跟不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曾经出现过不好的状态。当我醒悟后,我立刻意识到,邪恶要在这里强制给大法学员洗脑,当时自己内心出了一念,我坚决抵制邪恶,我一定把所有的执著都放下,让邪恶在我身上无漏可钻。每当师父的新经文发表后,我心中都有一念,用最快的速度把师父的经文背会,每天利用一切机会学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决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当师父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发表后,我通过反复背诵经文,更坚定了正信,不为邪恶的任何手段所迷惑。师父的《大法坚不可摧》发表了,师父在经文中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我对正法有了更新更明确的认识,应该否定这场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于是我在心中发了一念,求师父帮助我离开洗脑班,由于我在洗脑班做到了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几个月后,我堂堂正正从洗脑班出来了。

自从师父给了我们发正念口诀后,我从不重视发正念到重视发正念,自己的心性一直在提高、在变化,在发正念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隐藏很深很深的私心杂念,并把它们一一清理掉。

从走入正法修炼以来,我越来越明确的感受到:只要我们以法为师、以法为大,正念正行,跟着师父的正法进程迈进,在修炼的道路上把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越来越归正,就是在勇猛精进中了,就能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学好法、讲清真相、发正念这三件事,我们就是在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否定这场对大法、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

自从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发表后,我悟到师父在告诉我们正法进程更迅猛、更快了,法正人间为时不远,在这仅有的时间,在这为大法弟子留的时间中,让我们全体大法弟子紧跟师父正法步伐,不辜负师父的佛恩浩荡,做师父最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