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改变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2002年8月10日】
慈悲苦度谢恩师,
改变今生修炼人,
苦盼承受轮回业,
点悟弟子真善忍,
天赐良缘人世间,
乾坤再造宙宇新。

师父不但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还重新给我安排了人生道路。自从明慧网站成立时我就想写,苦于联系不上,直到前几个月,我写了一篇修炼体会在网上发表了。可我想别的同修都在写惊天动地的正法事情和除恶的神奇故事,可我还在谈消业,差距太大了,就不想写了。师父再次点悟了我,7月27日早晨打坐,天目中看到“一张白纸旁边放一只笔”,我想一定是师父点悟叫我把修炼体会写完。于是我又接着写。师父这样慈悲于我,作为大法粒子在这强权压顶、邪恶猖獗、鬼兽遍地,大法弟子无端被抓、被打、被摧残的情况下,我不能等闲视之,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我应该做的。

记得那是97年12月份,通过同修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好心男人,相处不久就结婚了。结婚那天,我住的是7楼,当我和丈夫从楼上往下走时,我们的脚下前方有一个直径一米多大的红色法轮在旋转直到上车。我想这一姻缘一定是师父的安排,不然不会有这么奇特的场面。如果没有师父我会有个幸福的家吗?也许早已不在人世。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是一个业力满身的人,身体一直非常不好,医药也没大见效。师父不说吗:“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转法轮》)96年7月份,那次消业很重。头天晚上还能到炼功点学法呢,第二天早上两脚肿的象馒头似的不敢下地,疼得我直哭。可师父怕我守不住心性点悟我“这是给你脱胎换骨”。我打坐的时候,师父的法身一闪而过说“第三个字”,这时我想一定是“真善忍”的“忍”字。就这样我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打坐,从身体里出来很难闻的中药味,10天的时间就好了。又能到炼功点炼功了。可是我的脚心象个黑洞,膝关节以下全是紫点,时间一长象个黑靴子一样,一直没停地在帮我往外排那些黑色的东西。

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也净化了我的心灵,我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不和常人一样。

姐姐看我变化这么大,不吃药不打针,那么重的症状10天的时间就好了,对邻居说:“这功真好、太神了,我给她治那么多年,也没有她炼功效果好,这要是住院还不得花个千八的。”就这样姐姐也走上了修炼道路。自从炼功后,姐姐高血压、动脉硬化、心脏病、无名水肿还有东北地方病都好了。心性也提高了,上下楼也不费劲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不但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姐姐。

我的神奇变化让认识我的人都感到惊讶。邻居说:“她要是不炼功就烙炕了。”他们都知道大法好。说是说做是做,他们有的怕被抓,也知道电视里焚人的惨剧是假的,说“国家”让炼再炼,但也有那么几个不怕的开始修炼了。

万载难逢大法缘,
佛恩浩荡可动天,
人在误中难知醒,
几经点悟正法中,
苦海悬崖拉一把,
最后机缘上苍穹。

说来惭愧,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心太重,没有过好关,误在那一层次不能自拔。7.20之前我就在消业。我说过,我是一个业力满身的人,这次消业比前一次还重,两个膝关节肿得不能动了。由于心性提高不上去,两条腿只好了一条。我是一个多次受益于师父佛恩浩荡慈悲苦度的人,只是业力大悟性差,再加上7.20以后片警三番五次来我家,叫在他们规定的几条“不准”上签字。当时那上边有不准上北京、不串联,我说这两条我能保证,别的我不能保证(因为我走不了)。他说:“那你签字吧。”我就签了。过后越想越不对,这不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了吗?悔之晚矣,我是个不够格的大法弟子,辜负了师父的救度。我记得那是2000年8月16日,我于是写了严正声明还有一篇真相材料邮到派出所去了。

几天后,市局下来人了,能有6、7个。那个领头的恶警问我,为什么要邮这封信?我说讲真话。它们问我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打死我我也炼。那个恶警说“翻”。那几个人就开始翻,翻到几张宣传单和一本书。真相材料上记着同修的电话。这时恶警开始误导我,并威胁我说:“宣传单是不是电话号码这人给你的。不能说谎,不然,我就把你的前屋也翻个遍,你不可能就这一本书。”开始我不说话。后来恶警又说些迷惑的话,说完和旁边的恶警小声说她不说你就去翻,我听后,常人的执著开始萌动了。怕他们把师父的书都给拿走,一种侥幸心理油然而升,就答应了“是”。等恶警走后,自己一想不对呀,师父的书是保住了,可自己却出卖了同修,留下了难以洗刷的污点。越想越后悔,失声痛哭起来。师父说:“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自己刚写完声明,这一关又没过好。从此象一块石头压在心上,不知师父会不会原谅我,还能管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与别的同修还联系不上,有时对着师父的像默默流泪,心想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为我付出那么多。别的同修过不去关,师父替他喝一碗毒药,可我没过好,师父还得为我承受。心里酸痛,又对不起同修。一关没过去,关关往上压,这个怕心没去常人的情又上来了。执著于师父不会管我了,用人心去想佛的事。心性掉下来了,业力又回到我的身上,腿痛得难忍,误在这一层次中了。

感谢师父的慈悲,一切都有巧妙的安排。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2001年12月30日师父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在梦中,我在一个很深的悬崖峭壁上,手抓着蒿草向上攀着,眼看还有一尺高了,手中的草连根拔掉,可想而知,那要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伸过来把我拉了上来,那种感觉轻飘飘的,有如仙境。醒后,我知道师父再一次救了我。早晨管片民警又来我家,再一次翻了我家。拿走了一本《转法轮》和两本真相材料。当时我抢《转法轮》没抢回来。心想这回我可不配合你们了。片警说:“就这几本宣传材料我就能让你蹲个三年五年的,象你这身体几个月你就不能动了。”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师父救的,我再不能辜负师父的苦度了。随便吧。“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就这么一想,片警的语气变了。他说:“我不追究了,要炼就在家炼把,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连累我就行。”他拿着书就往出走。我说:“拿回去看看吧,多积点德,按照天理做事。”我重复了两遍。他走后,我开始发正念,清除操纵他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这样持续了半个小时,从天目中看到一个蛤蟆骨朵的东西落到地上。师父给我们开启了佛法神通,清除邪恶因素,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师父说:“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地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正念的作用》)我想我的腿疼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在世上我们学员所遭受的各种魔难考验,也恰恰是这个旧势力所安排的。而学员承受的魔难,不只是由于学员自己自身业力造成的。”(《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师父都不承认,我就更不能承认了,在整点发正念5分钟后我就清除自己空间场旧势力强加给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现在我的腿基本上好了。丈夫看我能干活了,他也开始修炼了。

自从正念清除那个片警背后的邪恶因素以后,他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前几天他又来了。我说你以后就不要管了,每天有1~3个恶警遭恶报你不害怕吗?象你这么年轻被淘汰了太可惜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哪个人能左右得了的。他答应了一声就走了,再也没来。为什么我不管他叫恶警呢,因为他还不那么恶,他也有理智,他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也应在被救度之内的。强权压顶,为了生活与头上的乌纱帽昧着良心去做,一旦醒悟,他就不会为江XX卖命了。

今后我要精进实修,跟上正法进程,弥补过错,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1/2551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