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部份学生学者致香港媒体的信:请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明慧网2002年8月11日】

尊敬的编辑:

最近我们注意到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在连任之后,正在加紧限制香港的民主自由和帮助中共打压境内的异议人士,从收紧言论自由、拘捕和平示威人士、拒绝法轮功学员入境、一直到近日对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政治起诉、诬告陷害。

这次起诉的起因是16名法轮功修炼者今年3月14日在香港中联办前平和、合法地呼吁中国江泽民政府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香港一直沿用英国的法律制度,该制度允许在公共场所自由请愿。这16名法轮功修炼者主要被指控阻碍公共交通和暴力拒警。但是在现场拍下的所有照片和录像都表明这完全是倒打一耙式的恶人先告状。

这次审判不只是简单的警察诬告,而是“一国两制”的试金石。这个制度在名义上还应该在香港延续45年,可是来自江泽民集团的压力却在侵蚀着香港的自由传统和司法公正。政治压力正在使“一国两制”化为泡影。向独裁者屈服献媚而苟且偷安绝不是香港的出路。香港立法委员Margret Ng一年前在耶鲁大学以“捍卫香港制度──以法轮功为例”为题讲演时曾经说,“虽然在香港练法轮功的是少数人,但法律同样应保护他们的自由,因为自由是不能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今天你不许你的邻居慢跑,明天被剥夺其它自由的就是你。”如果我们对江泽民集团为迫害异己而强奸香港的自由和公正保持沉默,那么最终受到伤害的将是整个香港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即使你今天觉得自己很安全,但明天你就可能成为专制的受害者。

德国牧师尼莫拉在描述自己在纳粹时期受迫害的情景时说过这样一段话:“在德国,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工会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党人。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接着他们来抓我了,而这时已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作为监督政府的民意代表,我们殷切地希望香港的新闻媒体能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为了避免纳粹德国的悲剧在香港重演,也为了自己有一个自由民主的生存空间。

耶鲁大学部份学生学者
2002年8月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