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呼兰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8月13日】在松花江的北岸,距哈尔滨只有60里的地方,有座美丽的小城叫呼兰。1996年以后大法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洪传,其间出现了许多奇迹。

1. 有位老太太因患肌萎缩,瘫痪在床一年多了,花了几万元都未治好,学大法三天后就有所好转,一个月后就能由别人扶着出来走动,至半年后一切恢复正常。
2. 还有一个老太太,因患白血病,在医院换血,已被医院判死刑了,学大法以后一切病症都不治而愈。

象他们这样身体健康状况改善了、道德水平提高了的现象,在这群炼功人当中实在太多了,在此就不一一举例了。

大法在修炼者身上产生如此超常的功效,所以大法弟子把他传给亲朋好友。这样就使呼兰的修炼人数猛增,至1999年初粗略统计大约有4千多人,而且在这群修炼的人中,有在政府机关,各职能部门工作的人士,也有个体老板、医生、大中小学教师及学生和其他各方面的人士。

正当大法在呼兰洪传,方兴未艾之时,邪恶的镇压开始了。

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县政府中的不法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无人性的迫害,不法官员在过去的三年中,为了向上级邀功,并从中捞取个人名利,干了许许多多坏事。县610办公室协同公安局政保科等有关部门采用流氓手段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达300人次,有时甚至把上至70多岁的老太太,下至十几岁的孩子一起抓进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最多时一家抓来七口人,有的大法弟子前后被抓七、八次),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判劳教的达40人次,有2人两次被非法劳教;一人被判刑。

每逢年过节及所谓的敏感日,县政府派政保科伙同派出所采取各种流氓手段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不是被非法劳教就是被超期劫持并遭非人折磨。

在2001年元月,由于去年的11月份,在看守所里60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27天后,集体绝食3-4天后被释放。公安局中一些邪恶小人妄图把这60多人抓回,闻讯的大法弟子相继离开了家,开始了流离失所的历程,许多大法弟子长时间有家不能回。

在春节前夕,不法警察疯狂抓捕了在家的几十位学员,把这些学员关了两个半月,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被送进了万家集中营。在那个春节期间,大法弟子家没有几家是团圆的。即使在家的,家人也是在眼泪与恐惧中度过的,而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邪恶头子江泽民及其爪牙——流氓恶警造成的吗?谁无父母?谁无妻儿?面对这群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你们难道真忍心下得了手?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五好青年”31岁的任鹏武就是在这期间被迫害致死的。任与几名同修去做真相资料,被抓后在公安局刑警队的审讯过程中,被警察用电棍等刑具折磨了两个夜晚,在看守所中,任绝食抗议,在此期间管教授意牢头孙××等刑事犯人对任进行毒打,任被一次又一次地打倒,孙××叫嚣:再不吃饭就打死你!邪恶的所长与狱医用高浓度的盐水给他往嘴里灌,边灌边说:这是我们的“人道主义”。最后导致任休克,打吊针时葡萄糖都打不进去了,可见盐的浓度太高了,最后导致死亡。他死后留下了几岁的孩子与年轻的妻子,无人照顾,任的妹妹因为与哥哥同去做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劳教两年,一起被抓的姓张的同修被判劳动教养三年。

在2002年4月份,大法弟子尤大兵、黄秀英在家中被抓(不法警察的借口是上次做资料时被抓过,虽然被释放但事并未完)。在看守所里尤大兵遭受折磨也不屈服,最后被非法判刑六年。黄秀英绝食抗议迫害,在医院正念走脱,现流离失所。然而县公安局又将其丈夫关喜庆(也是大法弟子)抓进看守所里进行迫害,现在关喜庆已绝食2个多月,胃部已坏,不能吃硬东西,生命垂危!剩下家中十四岁的孩子关昕无人照管,这孩子今年春节就是在父母双亲被非法关押的情况下过的。

2002年5月,大法弟子李冬雪、周倩芝、尼某三人在家中被野蛮绑架(理由也和抓黄秀英的类似,网上有报道)。在看守所里,她们现在以绝食的方式来抗议,要求无罪释放。一个邪恶的所长叫嚣:“你们死在这里我们没有责任,你们要在医院里走了我们可有责任。”(此次抓大法弟子是现任政保科长王可达亲自指挥的)。他们根本不把人民的生命当回事,与黑帮何异?!

7月份,这群流氓又把石人镇小高的母亲和许卜乡李岩并其父母绑架(后来其父被放)。

这一系列的人间悲剧不是这些流氓警察造成的吗?谁在破坏社会稳定,谁在破坏他人家庭,这不一目了然吗?连真 善 忍都不让我们信,难道让我们相信假恶暴?好人都不让我们做,难道让我们做坏人?

在县委和公安局的唆使下,政保科和派出所的有关恶警对大法弟子从来不讲人性,肆无忌惮地勒索大法弟子及家属的钱财。他们随意向家属索要几千元的现金而装入个人腰包,从不给开收据。在这些恶人中尤为恶劣的是政保科原科长常江海和陈景耀,难怪老百姓都说他们是比流氓还流氓的警察。县政府还委派政保科陈景耀等人常驻北京,和前门派出所联系,如有呼兰的大法弟子上访,就用每人500元从前门公安分局中买出来。(此款落入前门分局的人腰包)以免上报中央,影响呼兰不法官员们的“政治前途”。而且陈景耀等人在北京向县里多报人数,将余下来的钱装入自己的腰包。

呼兰县政府不法官员对善良的大法弟子根本不讲道理。他们想抓就抓,公开执法犯法。有的关进看守所里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致伤致残者众多,邪恶警察制造了一起起血案。他们的犯罪行为都已被正义的人士与大法弟子一一记录在案。

呼兰的恶官恶警们,你们想一想,你们这么无视法律、践踏法律的行为会长久吗?你们就真的心甘情愿地为江××作替死鬼吗?等到中国真的回到依法治国的轨道上来的时候,你个人会逃脱受惩罚的结局吗?文革时歹徒“打砸抢”多么不可一世,可是文革过后呢?有多少人被人唾弃得抬不起头来甚至有的被枪毙,历史教训太多了,也太深刻了。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行恶之人,不要为眼前一点小利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啊!要记住:人不治,天治!所有大法弟子心中的坚定正念是永远都不会被磨灭的,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你们每个人都将承担自己所做一切。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历尽磨难必将永恒!

对大法行恶者必下无生之门!何去何从请再三思量。

公安局:总机:0451-7322454,7322786,7322132
王忠新(县委书记):0451-7387475
王可达(政保科长):0451-7323904
局长办:7321531
副局长办:7322174
江济民(主管迫害法轮功,副局级)
新华派出所:0451-7321123,7329117
新华所所长:王中森:7323966
石人派出所:0451-5218338
看守所:0451-7321847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4/25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