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帮助黑龙江省伊春市大法弟子汪志谦恢复自由

【明慧网2002年8月8日】老汪的故事,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如今想起来,仍是那么令人感动。请善良的人们关心老汪的处境,帮助他恢复自由。

1999年10月份,黑龙江省伊春市劳教所劫持了四名大法弟子,来自金山屯区的站长汪志谦,还有朱成新,秦跃明,陆诚林。他们是因为去政府部门上访,要求释放被无理抓走的学员而被劳教的。由于伊春市法轮功学员最多的地方就是金山屯区,所以,邪恶之徒首先就拿金山屯的大法弟子们下手了。由于政府无理抓人,老汪等几十名大法弟子去政府上访,政府的人要他们去信访办。他们从政府大楼出来的时候,110警车就已经开来了,一批警察拿着警棍对法轮功学员没头没脸地大打出手,当时就血流遍地。但是,老汪等几十名学员迎着警棍一直走到了信访办。信访办的人要求他们派几个代表,老汪等四人作为代表进去,结果一进去就被抓了起来。

他们四个在金山屯看守所被警察毒打,但都没有屈服。这时,电视台来录相了,而且他们还被命令不准讲话,金山屯公安局长领着一批恶狠狠的警察拿着警棍在一边恶狠狠地看着。这时,身高一米八十多的陆诚林说话了:“我讲两句吧。”凶恶的局长警棍一指,不许讲!陆诚林大声地说:“死,我也要炼法轮功!”当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最穷凶极恶的警察也震惊得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足足有半分钟,那些邪恶之徒才回过神来,局长气极败坏地狂喊,带走,都给我带走!陆诚林在2001年春节的大年初五被灌食灌死。

由于当时全国性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刚刚开始不久,那些邪恶之徒对他们四个进行了非法公审。他们都被判一年半到两年的劳教,被送到了伊春劳教所。后来,金山屯公安局觉得判的太轻,又到伊春劳教所接着毒打他们,编造出一些新的“罪证”,每个人都被加了一年。

邪恶的伊春劳教所是一所人间地狱,这里面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毒打,体罚,苦工,最残忍的是所谓的“扣大棚”,就是把大法弟子反铐在椅子上,用塑料袋把他的头扣住,几分钟也不让喘气。但即使这样,它们也不能使大法弟子屈服,邪恶之徒简直要发狂了。2000年夏天的时候,伊春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率”,越来越不择手段了,大法弟子被毒打成了家常便饭。经常是管教领着一群犯人如一群恶狼一样对一个大法弟子群殴,场面惨不忍睹。大法弟子被罚撅墙角经常是一夜又一夜。五十多岁的老汪也经常被犯人和管教毒打、体罚,由于老汪是站长,在大法弟子中比较有威望,因此,邪恶之徒就准备先从他那儿打开突破口。它们看毒打不起作用,就把老汪带到三楼一个管教玩台球的台球室,用手铐子把他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刚开始老汪把鞋垫在脚尖下,被一个管教发现后,飞起一脚把鞋踢飞。管教们在他身边打台球娱乐,而且还告诉他,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放你。被吊起来的滋味很多同修都尝过,多少人十分钟就坚持不了了。可邪恶的管教们一直吊了老汪八个小时,一直到它们下班,并且告诉老汪,今天我们下班了,你好好想想,想不通明天接着吊你。

一连三天,每天八个多小时。老汪后来就什么也不想了,只是在头脑中反复地念真善忍,真善忍。后来奇迹出现了,痛苦的感觉完全没有了,好像身子轻飘飘的。有一个管教看他闭上眼睛了,推了他一下,老汪的身子悠荡了一下,睁开了眼睛。你怎么了?管教问他。他说,我昏过去了。管教们有点害怕了,因为老汪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们怕出人命担负法律责任,就把他放回去集训队了。

刚放回去第二天,它们就又把老汪关进了严管。所谓严管,就是铁笼子,站不直,躺不直,每天只有两碗玉米粥的严管饭,本来就稀,而且它们故意做的更稀,跟水似的,能照出人影儿来。一直关了老汪十五天。

伊春劳教所对老汪害怕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就把老汪一直关在集训队里,而且每过一个月就给他加三个月。除了老汪,还有因为不学习分类教材而被罚连站五天五夜不让吃不让喝的王新村,刚刚从黑龙江农业大学毕业的王长海,还有伊春市乌马河区的退休干部廉涛。他们四个,每过一个月就加三个月期,刑期越来越长,一直到最后被送到绥化劳教所。从此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我和老汪在一起的时候,总看到犯人们嘲笑他,不许他说话,而且总用非常难听的话骂他,但老汪让我最惊叹的地方在于不管什么情况,不管别人怎么骂他,我从来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变过,他一直都是那么平静的神态,外在的一切污辱对他似乎没有一丝触动。真的,外在的一切似乎对他一点点的影响也没有,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那么心平气和。不管是劳教人员,是管教,是所长,还是省里来的干部,他对所有人说话态度都是一样的,心平气和。他的脸上,从来找不出半点气恨或是高兴的痕迹,别人和他有礼貌时他是那副样子,别人气急败坏地骂他,他还是那副从容平静的样子,无喜无怒,更没有丝毫的窘迫。有时候我看着他就在想,如果一个神到世间,一定就是他这个样子。

后来,伊春劳教所开始了无休止的苦工,每天干活到半夜,定额很高,质量要求也很高。大法弟子每天都挨打挨骂,吃不饱,睡不好,日子过的苦不堪言。有时候在去吃饭或出工的时候与集训队在走廊上擦肩而过,看到老汪,他依然是那么平静、从容的神态。老汪后来被送到绥化。

迫害仍在继续。请善良的人们关心老汪的处境,帮助他恢复自由。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5/25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