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离失所的大陆新闻工作者致信香港政府:不要让大陆的今天变成香港的明天

【明慧网2002年8月15日】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官员们:你们好!

我原是中国大陆的一名新闻工作者,同时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仅仅因为合法上访,经历了被捕、抄家、撤职、开除出党、被无理骚扰、被绑架和关押等迫害。我身边的同修有被迫害致死的,有至今还被关押的,有如我一样流离失所的。

我羡慕香港的同修:因为有一国两制的政策,在香港有合法注册的法轮大法佛学会,同是中国人,7.20以后,香港的同修可以合法地公开炼功,合法地公开发表个人的言论……

然而,当我看到香港警察在中联办门外对静静请愿的瑞士学员和香港学员施暴的照片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和99年7.20 时阻止我们上访的大陆公安那么相似?今天香港的警察可以对祥和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又推又拉,明天是不是会对请愿的学员酷刑相加?我不能让思路延续下去。

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请愿的学员把大片的道路留空出来,并没有“阻街”,也没有袭警。为什么在当时的录像和照片都公布出来时,控方还和大陆的“610” 恐怖组织那样继续睁着眼睛说胡话?

有一位香港朋友在香港回归时说:香港市民对大陆没有信心,回归那天就有很多市民在等候江泽民,为在大陆购买了烂尾楼而请愿。我当时说:不是五十年不变吗?这位朋友说:你看吧。当时我也听到了一位刚刚采访“回归”回来的记者在电梯里发表真实新闻:我们(大陆)用二十倍的热情迎接,人家(香港市民)还你二十倍的冷淡。现在我能够理解香港市民的忧虑,因为那五十年不变的承诺正以十的倍数,甚至更大的倍数在缩水。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官员们,你们有没有想过香港市民的感受?是不是根本不在意全世界关注的眼睛?

我记起2000年7月香港某大学的那场民意调查的风波,当时因为调查结果是董特首的支持率较低,负责这项调查的那位教授才会被非法干预。

如果大陆也可以搞这样的民望调查,相信江泽民的支持率一定远不如董特首高,你们看:

1. 到香港探亲访友的大陆同胞都回国说,大陆一插手,香港不如前了;

2. 江泽民教训香港记者的报道,不知是当时的广东省有线电视台专门负责拦截香港新闻的值班人员疏忽,还是因为这类绝无仅有的镜头没有列入要拦截的清单,能收看香港电视的广东及其它省份都收看到了这一闹剧。一时间成了媒体窗外的热点新闻、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办公室窃窃私语的笑谈;

3. 邪恶的江泽民执意迫害法轮功,多少人被迫害致死?多少人被绑架到监狱、洗脑班?多少人流离失所,没有了工作?多少需要照顾的孩儿盼望着流浪的父母归来?多少白发的老父母担心着离家的儿女,整日心系天涯?多少人力物力的投入,养着从中央到地方甚至居委会的专职610要耗掉多少纳税人的钱财?

4. 大批的下岗工人在抱怨:只有两年的失业救济,以后的死活,江泽民就不管了。这上了年纪很难再就业的下岗工人,一批一批地沉积下来,成了他们的家人、朋友的负累;

5. 贪污腐败如蝗灾般层出不穷;

6. 封锁外界新闻。民众不明白:为什么看着香港新闻就会突然出现一片竖条,或大家一起来消灭蚊子之类的等等画面?他们不知道,每个月在广东省广播电影电视局的编前会上,原广东省有线电视台(现在合并到南方电视台)总编室主任张中南都会说: 本月,广东省有线电视台在转播的香港电视中,一共拦截了法轮功的新闻XXX条、六四的新闻XX条、台湾的新闻XX条、西藏的XX条…… ,互联网也是如是,就连机关订阅的香港报纸,都不能卖到回收站,而是直接送纸厂搞浆;

7. 钳制国内媒体。大陆规定:私人和企业都不可以经营媒体,所以是独家生意,也自称“党的喉舌”。喉舌当然不能自己随意说话。中宣部每半月就有一内部文件下到国内各个媒体,作所谓宣传导向,或通报所谓违规行为,一条线下来,各省委宣传部也不例外地有每月的宣传计划,要媒体去填充和图解,不留神的媒体被通报是免不了的,《羊城晚报》被通报最多,广东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频道的《今日热线》因是社会热点,省委宣传部设专人监听找茬。为了防止“入世”后西方媒体渗入,2001年,在新闻战线搞什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提出要和“西方媒体决一死战”的口号,还要人人表态,否则饭碗不保;

8. 造谣惑众、愚弄国人。国内假新闻泛滥成灾。最典型的莫过于法轮功的报道,可以说:“7.20”以来,中国大陆媒体上出现的都是计划产品,没有客观新闻。各媒体的编前会上都是类似的话:我们与610联系,一共发表多少篇法轮功的新闻。作为业绩上报。最明显的是天安门自焚案,按规定对公、检、法的案子媒体是不能随意报道的,要得到许可。这事对海外第一时间发稿,对内,则等春节的七天公众假日过了,到年初八上班,各大报才统一步调地齐刷刷地发新华社的通稿。计划性显然易见。现在国际社会很多人都知道:放慢中央电视台镜头就可以看到,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集团导演的陷害杀人案,这里就不絮言了;

9. 我到北京中办国办上访局上访时,问抓我的警察:你们不让上访,挂上访局的牌子做什么?他说:是挂给外国人看的。后来干脆牌子也拆了,连外国人都不让看了。回看香港,那五十年不变的承诺该不是说给外国人听的?现在要迫害法轮功了,一国两制的表象都不维护了。这不是很大的警钟吗?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官员们,对给你们的大陆同胞造成这巨大灾难的独裁者,你们真愿意跟他去吗?我觉得人心中道德和良心这杆秤啊,应该永在!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官员们,大陆的事也许你们已有所闻,回归以后的香港变化你们也应该最清楚。我相信决大多数的香港市民都不希望看到香港这国际大都会,坏在江泽民的淫威下。

所以,是顶着压力,真正以法治港,彻底地港人治港,让一国两制延续下去,还是让香港继续逐步大陆化,让一国两制变成空话?请你们仔细衡量。你们的一念将决定是造福一方还是祸及一方。不要让大陆的今天变成香港的明天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