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制一头栽进了苏州河


【明慧网2002年8月18日】8月15日,香港法院在国际高度关注下,竟令人震惊地宣布法轮功学员“阻街”、“袭警”等七项控罪全部成立。

上海有条臭气熏人的苏州河。香港人到上海经商皆嫌而避之。但香港法治的这一大倒退无异于一头栽进苏州河,使香港蒙臭,沾上了难以抹去的奇耻大辱。

尽管五年来香港的自由在各方面不断受到北京的侵蚀,港官们却一直拍胸脯保证司法的自主权。这回,一个明显的政治主导下的案子终于揭开了“回归”后的香港“司法公正”的粪坑盖子。16名法轮功学员3月14日在香港中联办外和平请愿时,人行道很宽,有足够的地方可让人通行。警方的强行拘捕仅是为了满足中联办的要求。香港政府随后的起诉和审判明显受到北京政府压力影响,完全是为了讨好中国当局。

所谓“阻街”、“袭警”等根本是无稽之谈。法官根本不想了解事实,诸如为什么在140英尺的空间中仅占用7英尺是造成阻街,而事后同一地点被警方完全拦阻5天,继而更被政府工程永远占用就不造成阻街。被判“袭警”的法轮功学员卢洁女士指出,她根本没咬警察,那个自称被咬的女警的验伤报告也没发现有牙印。反倒是卢洁本人在20分钟内被警察点穴3次,剧痛无比。但这些证据法官均听而不闻,视而不见。香港政府在整个案件中竟没能提供一个第三方证人,也没有一个警方之外的人能作证证明有任何阻街和袭警发生。

这个判决显示香港司法已丧失自主权,无法维护香港素来享有的自由与法治,同时也把中国政府“一国两制”的承诺送上了审判台。但主审此案的香港西区裁判法院裁判官黄汝荣在宣判时,居然敢信口雌黄地说,此案与法轮功本身无关。中国官方喉舌中新社15日也随即强调“在审理案件时,没受政治因素影响。”不过,黄汝荣的说词和北京的配合,也正好招出了香港已沦为了北京遮羞布的事实。在北京,大表叔制造陷害时,每次都要硬扯上法轮功;在香港,小表叔制造陷害时,却偏偏要假冒公允,避谈法轮功。一扯一避,相得益彰。

守不住自由和公正,哪能守得住繁荣和骄傲。掉进苏州河弄一身臭,按上海人讲,是“戳霉头”交上恶运了。香港如果不能维持一个公正的法治体系,人权无所保障,必将进一步威胁其经济发展。一家信用卡公司最近在亚太地区十三个国家地区进行了一项消费者消费信心指数的调查发现,香港是十三个地区中消费信心指数最差的,只有13.9%的香港消费者对香港有信心。

尽管这场荒谬的政治审判不过是五十多年来中共专制独裁下数不清的陷害闹剧的一个变体,它却在向世界警示,耻辱已延伸到境外。

香港立法会议员司徒华认为,“香港的同胞应该密切注意这件事,因为这不单是法轮功的问题,而是影响到香港的人权法治。今天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将来我们其他的人同样会受到这样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