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610”恐怖组织的野蛮洗脑无法动摇我的正信

【明慧网2002年8月2日】我是甘肃兰州某公司内退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全身风湿性关节炎,一年四季戴护膝,夏天都不能碰凉水。严重的颈椎病使我不能干活,扫完地都得在床上平躺半天才能缓过来。股骨骨折后遗症使我不能走路,连坐半小时股骨就火烧般疼痛,各大医院专家大夫都告诫我不要多走路,否则将导致股骨头坏死而终身瘫痪。这些疾病给我造成巨大的身体和精神压力,加上家庭不和,那时的我真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就在我走投无路之际,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经过一个月的学法炼功,我的病奇迹般的好了。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这一切怎么能不让我相信佛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呢?从此我决心按照师父的教诲做一个好人以至更好的人,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

就在我全身心投入佛法修炼的时候,江泽民一伙别有用心的政治流氓集团出于极度的妒嫉、恐惧,利用强权和国家机器大肆造谣、诬蔑佛法,恶毒攻击我们的师父。从此,全国各地千千万万善良的大法弟子遭受着无名的苦难和残酷的迫害。

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的造谣、诬陷,我是一名修炼法轮功的受益者,天地良心,我怎么能呆地家里无动于衷呢?经过反复冷静理智的思考,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说句公道话,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告诉有关部门、希望国家、政府能够善待法轮功群众,让更多的善良百姓能够象我一样在佛法修炼中受益。没想到在江氏集团的强权下,国家法律被践踏,和平正义被镇压。那个“上访办”变成了当年的“白公馆”,“人民公仆”不但没有给我们一个公正合理的答复,反而将我关押、拘留4次,劳教一年,共计18个月。如今我能从地狱般的残酷迫害中堂堂正正走出来,全出自于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否则,曾经身患多病的我在那非人的折磨中怎么也活不到今天。

去年12月底,我在单位职工医院看护八十岁高龄的父亲住院,兰州市犯罪机构“610”办公室伙同兰化公安处安厦公司保卫科将我从老人病床前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关押起来,强行洗脑。那里表面上挂着“法制教育中心”的招牌,暗地却干着伤天害理、残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勾当。我问他们为什么绑架我?他们厚颜无耻地说是“请”我去的。我问有这么请人的吗?真是一伙穿着警服的强盗。我告诉他们这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土匪行径定要遭报应的。安厦公司巡逻队队长陈军却无知地说:“我下地狱。”结果第二天他就被手下警员打伤,刀子差点捅到心脏上。紧接着警察中就发生了几件恶性人身事故,一个队长食物中毒,一个警员双腿被汽车撞断。我告诉他们这是迫害大法和修炼者给自己造成的灾难,也是对世人的警告。他们不信,反而整天一味地用那些造谣录像给我们强迫洗脑,想把说真话的转化成说假话的,那不是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吗?对于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他们就送劳教或长期关押不放。他们还伙同精神病医院的大夫,把好端端的大法弟子绑架在床上强行灌食、灌药,按照精神病人对待,强迫在床上大小便,手段残酷、卑劣,而且还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6000-8000元。目前全国各地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经受着这样非人的折磨,而且已有上千人被迫害致死,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在国际人权会上谎称的“历史上人权最好时期”。

经过伟大佛法修炼觉悟了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对邪恶的流氓式的高压、欺骗和威逼而屈服呢?我凭着对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坚定和正信,在我师父的保护下闯了出来,这是佛法的威力和神奇。目前我被迫流离失所,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就是揭露那些邪恶的暴行,把真相告诉善良的人们:清醒吧,再不要被江泽民一伙的强权利欲所驱使,轻信那些“焦点谎谈”的欺骗和愚弄,用自己的理智明辨正邪,用自己的智慧分清善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