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护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某劳动教养院是中国大陆某省最无人道的教养院(即俗称劳改营,劳教所)之一。二零零一年八月,有一批坚定的大法弟子被从另一教养院转到此教养院受迫害。大法弟子们坚强不屈,在此邪恶之地照样正念护法,可歌可泣。

以下只是笔者所了解几个小故事,为免邪恶继续迫害,隐去了具体的人名地名。

(一)

教养院非法关了一批大法弟子,他们被分为两部份,十个大法弟子一个房间。教养院里,没有人性,没有人权,不管人的死活,只有强制、逼迫和虐待,吃发霉变质的窝窝头和玉米糊。

大法弟子们商议必须正环境。一位大法弟子首先做出了发正念手印。有的同修认为有必要这么做,而有的同修则认为不拘于形式,只在心里发正念就行了,所以当天,大家没有全做。当大家为了此事争论时,一个对大法有所了解的犯人说:「你们口头上说心齐,可是真正遇到事了,你们却不是一块铁板。要立就一块儿立(立:立掌发正念),这样他们就不会针对你们某个人。时间一长可能他们就会默认。」

大法弟子们决定当天晚九点一起立掌发正念。晚上大约八点半,突然教养院刘科长和另一人拿着手电来查班,大家商议做还是不做,一位大法弟子坚定的说:「你不证实大法什么事也不会有,你一证实大法就一定会有阻力。所以大家必须得做,这也是在救度世人。」

晚九点,一个房间的十位大法弟子集体打着发正念手印。这是在此教养院的第一次集体证实大法。一个犯人马上就去报告。很快,刘科长和大队宋科长等人出现在窗外,观察了大约两分钟,然后進到屋中。宋科长制止大家说:「你们能不能停止?!」他说了三遍。他们在屋子中间站着,显的很渺小;而大法弟子们却显的很庄严、神圣、高大。在那种氛围中,他们说的那几句话都没有了底气。当晚,大法弟子做满了五分钟,开了个好头。

可是第二天刘科长就给大队施压,声称如果再管不好就下岗,并在走廊里大声叫嚷,吓唬大法弟子。于是管教们与大法弟子们一个一个谈话,谈了一整天,劝大法弟子不要做发正念的动作,但大法弟子们表示一定要坚持。院方表示如再坚持就要采取行动。当晚九点,大家再次立掌发正念,他们知道后,马上带了一帮刑事犯冲進房间,手忙脚乱的又扳腿,又掰手,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大法弟子立掌的手扳到背后铐了起来,然后押到走廊,俩个刑事犯人架一个大法弟子押到楼上,将这十位大法弟子隔离开,一人一个屋,每人由俩个刑事犯人看管。

他们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没完没了的谈了两天,声称必须答应遵守他们定的「五不准」,否则就不能回屋。大法弟子以绝食抵制,并向他们善意的洪法,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不论管教采用何种口气说话,还是用电棍在门口制造「噼里啪啦」响的动静、在屋外制造紧张气氛,大法弟子都没有被迷惑,始终保持正念向他们洪法。

院方看吓唬不住,就变换方法,说只要不炼功,「五不准」的其它几条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随后的两天,院长动用了全院的干警和几个副院长与大法弟子们谈话。最后,他们一看动不了大法弟子的心,就说,「我们先不打算动你们,先谈一谈,如果你们还不让步,就要采取下一步措施。」还说,「不要以为你们在另一个教养院的表现我们就害怕,还想在这炼功?!你们这道防线绝对守不住。」一个大法弟子说:「不论你们现在做多少努力,最终一定会失败的,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他们没再说话,表情吃惊而茫然。一个管教说,「如果你们的大法是真理,通过你们洪法,兴许以后我会相信大法是好的。反过来,现在坚信大法的人以后说不定会走向反面。」另一个大法弟子当即说,「第二种情况绝对不会出现。」当晚,俩位大法弟子被送入小号。他们以绝食抗议,并严肃的对管教说要见院长。

另一房间的十位大法弟子知道情况后,第二天集体绝食,要求将被隔离的十位大法弟子放回来,他们心很齐。这样,十个大法弟子很快被送了回去,院方没有想到大法弟子的心会这么齐。

此次行动有力的震慑了教养院,连犯人们都吓坏了:「这是邪恶到头的地方哪!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惊动那么大,却一点儿事也没有。」犯人们又说:「某某党从来都是对我们任意摆布,到你们这却不行了。」此后,队长很愿意与大法弟子交谈,有些犯人也开始了解大法并与大法弟子们一起学法。

(二)

不久,教养院采取了措施,对坚定大法的大法弟子進行分散隔离,送到各外役大队干活。早上大法弟子们还没睡醒,就被冲進来的刑事犯人俩个人架一个的背铐着押到了操场,蹲着排成两排。抗争的大法弟子被院长和管教下令毒打。当时,大部份大法弟子没有穿外裤,只穿了内裤,有的连鞋子都没穿,光着脚。

一些大法弟子被送到砖场外役大队。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在大法弟子去之前,经常有犯人因受不了毫无人权的高强度体力劳动和犯人打犯人的虐待而自杀。新去的犯人当天被打死的、逃跑的时有发生。

一个大法弟子在此之前已绝食四天。到了砖场仍绝食,长达一个半月时间。其间院方灌食,他拒不配合。听一个犯人回忆说,「他真行,对他们坚定的说:『你们插鼻管肯定插不進去。你们如果灌食,我就反抗,直到没劲儿为止。』最后,队长求他说:『你配合一下好吗?』他拒不配合,结果鼻管儿真的插不進去,食也灌不進去,于是,七八个犯人只好强行按住他的脚,往动脉推了两针葡萄糖。」

另一个绝食的大法弟子是学医的,把一些利害关系讲给他们,说后果必须他们负责,结果他们没有给这一个大法弟子灌。更有一个大法弟子通过自己的努力使砖场干警改善了伙食,到最后还可以炼功。

(三)

留在教养院主楼的大法弟子们每天被强迫走步,「学习」所谓的政治,看新闻。一次「学习」中,当犯人念到一句诋毁大法的话时,一个大法弟子立即告诉队长不能念。由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超越一切,从那以后,再没人念那句话了。

有好几个大法弟子或因不走步,或因拒绝「学习」,或因在室内立掌发正念,遭到数次殴打仍不屈服而被押入小号。

有一个犯人经常污蔑大法并殴打大法弟子,还特意折磨关在小号里的大法弟子。俩个大法弟子坚决要求将小号里的大法弟子放回来,为此绝食抗议八天。小号里的大法弟子说如果不处理那个犯人就不出来。最后,大队对那个犯人進行了处理,小号里的大法弟子被放了回来,大家这才停止了绝食抗议。

这期间,有一个大法弟子在教养院大院里盘腿立掌发正念,有犯人说,「当时四个犯人上前扳他的腿也扳不动,最后将他抬到半空,他始终保持原来的姿势没变。」还有人说,「他的腿好象被锁住了似的,怎么也扳不下来。」

大法弟子们金刚不动、坚不可摧的故事还有更多更多,望知情者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