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炼人”的新认识


【明慧网2002年8月2日】记得自己刚刚得法时,对老学员们聚在一起只是大量读法,很少讨论感到很不理解。对师父书中讲的应花大部分时间学法、少量时间讨论,也不愿意照做。当初我想:如果学法只是读书的话,那还不如在家读好了。慢慢地随着对法认识的加深,同时自己在摔摔打打的修炼实践中,逐渐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性,也悟到了不同状态中学法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

真的,当能够静下心来读法、用心用正念学法时,法中的佛道神自会点给我们应该明白的一切,学法者自然也就会有不尽的心得。师父早在《拜师》经文中写道:“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父又在以后各国的讲法中,次次强调了学法的重要性。而我在最近的一次学法中,从法理上,更加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

《转法轮》第37页上有这么一段话:“……所以这个功完全都是自动在演化人,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功炼人’,也叫‘法炼人’。”在第91页上有这么一段:“在很高层次上修炼根本就没有意念活动,因为你在常人打基础这个层次上,那套基础已经打完了。到了高层次上修炼,特别是我们的功法是自动的,完全都是自动的修炼。你只要提高你的心性,你的功就在长,”以前总觉得师父这部分的法是针对功的演化而讲的,现在突然对这些话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法炼人”是我们整个法的修炼形式。当我们集体学法时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讨论上,或者平时当我们常常泡在电话上,长时间和同修谈论学法问题时,并且把这当成唯一的形式时,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意念”活动。

联想到我们地区最近的一次学法情况,以及以前的许多类似的学法形式:我们一般只花1─1个半小时的时间学法,而因各种实际情况晚到的学员甚至没有学上什么法,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讨论,有时甚至是争论上,尤其有时我们的交流是似是而非的向内找,表面上是找我们整体的漏,实际上我发现当我一提到“我们”时,自己的眼睛往往已开始往外看了,把自己置身于问题之外了。而且我们的交流应是正面积极交流为好,如果无意中变成了负面交流会,会造成一个负面的场,实际上是我们那时正念不足的表现。我想我们每个人悟出的只是大法中修炼出的星星点点,不必过多地执著于自己的或别人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甚至花大量时间去讨论,这方面的分寸如果把握不当,也会影响学法质量,以及大家在重要的正法工作问题上从法理中取得共识。大道至简至易,其实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学好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任何魔难也阻挡不了我们。

《转法轮》第329页中写道:“……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 ,向自己心里找,你说这多好。……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着你打抱不平了。”我们有的时候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做了学员修炼环境中的“警察”,或忙于“打抱不平”了。炼功人修自己,往内找,无需强调常人式的口头检讨或表达,说上一百遍法理不如扎扎实实做到一遍,当我们事事对照法实修时,每个个体和整体的提高才是突飞猛进的,才能真正跟上正法进程。

事实上很多时候用不着我们多说,就象在常人社会中讲清真相一样,我们的言行就体现出了自己的境界。有时我看到我们学员,站在哪里或坐在领馆门口发正念、讲真相时,大法中修出的慈悲、纯正的光辉从他们身上焕发出现,使我感动,使世人感动。这使我修炼的心更加纯正坚定,也启发了世人的善念。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尊敬我们的同修,这源自于我对大法日趋强烈的归属感,当我在真修中肯舍去自我时,同修的难就成了我的难,同修的进步就是我的进步,就是正的力量在各个空间的突破。而只有这无边大法才能把我们凝聚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让我们每个人从自己做起,多学法,学好法,让伟大的法来熔炼我们、洗涤我们,归正我们层层的变异;也让我们别执著于过去的过失,法是圆融的,在我们集体学懂了法,心性跟上了正法进程对我们要求的瞬间,我们整体就提高上去了。大法,我们的生命之本。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3/2516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