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启示录》预言的大事件已在发生之中


【明慧网2002年8月2日】圣经《启示录》是一部伟大的预言,预言了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大事。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对《启示录》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误解甚多。比如,人们普遍一直误认为圣经《启示录》中描述的焦点是在中东,而当前真正影响人类未来的大事却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本文对《启示录》进行一些探讨,起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能引起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重视,对中国正在发生的许多事能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清醒地看到整个人类面临问题的严重性,把握好自己,为自己和本国人民造福。

一、赤龙是共产党

《启示录》第十二章三段描述一个七头十角的赤(红)龙。正确破解《启示录》中预言的一个关键是如何认识这个赤龙问题,因为预言中反对上帝的兽(魔鬼)的一切权力来自于这个赤龙(第十三章二段)。人们一旦对这个赤龙认识清楚,就不难找到具有“666”数字标志的兽。

根据《启示录》第十二章九段,赤龙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在现在流行的看法中,人们通常把赤龙仅仅看成是魔鬼撒旦的象征,其实《启示录》中的赤龙不仅代表魔鬼撒旦,而且有明确所指,那就是共产党。目前修炼界有真功夫的人都已经知道,“中国共产党在天上的最低空间中以红色恶龙为表现形式”;而在人这个空间,人们也都看到了,长期以来,各国共产党,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他们最喜欢用的颜色都是大红色,包括他们残暴的嗜血本性也是血红色的。这些现象很难证明只是巧合。

另外,《启示录》中的确提到过东方(第十六章十二段),中国不是唯一符合这个条件的国家。但确定这个赤龙是共产党后,就不难看到《启示录》预言的焦点在中国,而不是中东。

二、怪兽的标志“666”应是“610”

《启示录》第十三章十八段中讲,反对上帝的兽(魔鬼)有一个数字标志,即是数字“666”。《启示录》第十三章二段中讲,赤龙把自己的能力、宝座和权柄授给了这个兽。怪兽和它的手下不希望外人知道它们的底细并因此起了这个代号,它们还把屈服于它的人都做上了记号,不分老少贫富,也不分自由人还是奴隶,统统打上“666”的字样当作记号。根据这一段预言,我们推断,赤龙中国共产党给予了怪兽江泽民权力,怪兽和它的手下又在全中国范围建立了诡秘、邪恶的“610”恐怖组织。“610”所干的一切,如谎言洗脑、酷刑转化、把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驱使在压力下背叛信仰的人为“610”工作,等等,均与《启示录》中预言式的描述性质极为相符。所以,怪兽的标志应是“610”而不是“666”。

三、关于“怪兽”

《启示录》第十三章讲,这个兽十分猖狂,满嘴说的都是冒犯上帝的话,还善于制造奇迹和欺骗哄骗人们。江泽民制造的“人权最好时期”以及“世界投资最大最佳市场”效应虽然都是浮华虚假之色,但在人间能暂时迷惑东西方那么多国家首脑和商业界,不妨可以称作“奇迹”吧。而江一伙制造的用于诽谤法轮功的种种谎言更是不仅在中国、也在全世界范围行骗得逞几多时日。

在《旧约全书》中的丹氏(Daniel)预言中讲了这个兽的许多特征:兽行,自私自利,独裁,无法无天,吹牛,欺诈,狡猾,堕落,疯狂,卑鄙,荒淫,象魔鬼一样,总而言之,非常可憎,是个十恶不赦之人。再看看邪恶之首江氏的所作所为:极端自私,独断蛮横,刚愎自用,以权代法,狠毒,爱出风头,骄奢淫逸(乱搞堕落的两性关系,买中国空军一号专机,建大剧院),失去理智时的样子和魔鬼没什么区别。江氏的行为和丹氏对怪兽的预言也很符合。

四、关于“最后的战斗”

在《启示录》和《圣经》其它预言中讲,在上帝大审判之前,正邪之间有一场空前的所谓“最后的战斗”(“The Final Battle”)。人们一直非常关心此事,而且通常认为,这个“最后的战斗”是围绕中东地区和多国参加的大规模毁灭性的军事冲突,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

《启示录》第二章二十三段明确指出,神寻找人的心灵和精神。在《启示录》第十三章一段讲,这个七头十角的兽每一个头上都有亵渎神的名号。第十三章五、六段讲,这个兽用嘴攻击和亵渎神,用现代的语言讲,即是这个兽用各种新闻媒体制造谎言、污蔑、诽谤等攻击和亵渎神。在《旧约全书》的丹氏(Daniel)预言中也讲到,兽用嘴不停地亵渎神。这些在告诉今天的人们,“最后的战斗”并不是人们熟悉的军事冲突,而是一场争取人们心灵归属的正邪大战。

《启示录》第十三章七段还讲到,除了污陷和亵渎神之外,兽也疯狂地迫害信徒们,一些被关进监狱,一些被酷刑折磨而死。所以,“最后的战斗”不象人间的战争,而更象早期耶稣及其信徒被罗马帝国迫害的情况。

看看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氏对亿万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就会看到什么是“最后的战斗”了。何况目前能够揭露出来的,还仅仅是突破江家严密信息封锁之后传递出来的局部消息。江氏出于个人的自私与嫉妒,以权代法利用一切舆论工具漫天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头号敌人;不遗余力,动用中国一切资源镇压法轮功,用尽古今中外各种酷刑,迫害广大法轮功学员。这多象当年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的情况,只是现在范围更大、更广,江氏的手段更狡猾、狠毒和邪恶。有心有识之士不妨自行广泛引证,详细推敲一下为什么说“江氏对真善忍的大规模镇压是真正的最后的战斗”。

五、关于“大淫妇”

《启示录》第十六章十三、十四和十六段讲,从赤龙、兽和假先知的口中出来的三个象青蛙的污秽东西,聚集了地球上的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启示录》第十三章七、八段讲,兽要在世界范围内任意肆行。

第十七章二段说,“大淫妇”和世界上的国家领导人“行淫”。江泽民与世界各国领导人的交往中处处充满了出卖。正如7月28日明慧网“圣经《启示录》的启示”一文中指出的,江泽民从出卖国土到出卖良心,甚至不顾年老皮厚,在西班牙国王面前梳头弄姿,在俄国总统面前投怀送抱,在美国总统面前谄媚,在冰岛、菲律宾总统面前主动引颈卖唱,活脱脱的国际舞台上的大娼妓形象,而中国的贪官污吏和那些毫无道德水准的商人都在江的榜样下,在肮脏的交易中发着财。而今日京城上上下下集赌、毒、黄、权色交易、腐败于一体,靡滥之极,外表却给外人一种虚华繁荣的景象,是以“邪术迷惑世上的人”。

同时,通过海外媒体,全世界人民都见到过1999年以来联合国几次在决定是否就美国提出的反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的决议案进行投票时,如何在江泽民的幕后巨额金钱交易面前落空,最后以人权恶劣国家为主体的利益小集团甚至得以用多数票将世界上最有力的人权倡导者和领导者、几年连续提出同类人权议案的美国逐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震惊了世界;人们也看见了各国政要在参加某上海国际会议时穿上江泽民提供的所谓“唐装”时那副很难描述为“体面”的形象;见识了德国总理为了和江泽民做生意,用武装警察和高级救护车护送江泽民的奇闻怪事;现任香港特首对于江泽民的亦步亦趋;冰岛总统宁肯听江泽民即兴卖唱也不愿接纳法轮功学员带去的真善忍宇宙大法;美国总统家的私人农庄很快将接纳江泽民主动提出的“高级访问”,如此等等。在这场正邪大战中,出卖道德和体面的“喝行淫之酒”及“行淫”之事都自有其后果,所以这场关系人类命运的“最后的战斗”并不限于中国,而是世界性的。

《启示录》中讲到,赤龙善于迷惑人(第十二章九段),兽善于哄骗人(第十三章十四段),“大淫妇”善于用妖术欺骗人(第十八章二十三段)。事实上,这三年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不仅在中国疯狂打击和迫害“真善忍”,通过新闻和外交手段不断给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散播污蔑法轮功的谣言,江氏还一反中国领导人故步自封的常态,到世界各国频繁访问,出卖国家利益,用金钱交易来换取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其迫害法轮功的纵容与经济支持,或在这些国家与地区内限制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益。

三年来江氏一直在试图通过各种卑鄙手法把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输出到世界各地。然而世界上还有许多人不肯认识真相和人类面临的危险,不能认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和对人类的危害,有的甚至为了一点眼前的利益和江氏做交易(用《启示录》的语言,即是和兽“行淫”),用巨额外资为注定走向覆灭的江泽民一伙进行经济输血,使得江和其手下的“610”恐怖组织得以不计工本地对他们内定的“头号敌人”——法轮功——持续进行镇压。正因为江泽民一伙那些迷惑和哄骗人的谎言,目前还有很多人没有认清江泽民的邪恶本质,还没有认清江泽民的刽子手真面目,还没有认清江氏对人类的根本危害。此景堪忧。

六、关于“兽的印记”

《启示录》第十三章十四至十六段中讲到,这个兽欺骗世人使得被欺骗的人们戴上了兽的印记。第十六章二段中讲到,当第一位天使把盛神愤怒的碗倒在地上时,那些有兽印记和崇拜兽的人身上长恶毒的疮。第十四章九至十一段中讲到,所有崇拜兽和戴上了兽的印记的人都在上帝最后的审判中,喝上帝愤怒的酒,在地狱里的烈火中永远被烧烤。所以,崇拜兽和戴上了兽的印记的人,将处于万劫不复之地,永远在地狱中沉沦。那么对于世界上每一个人来说,充份认识兽的本质和兽的印记,避之如瘟疫,对于每个人的未来来说就非常重要。

上面我们看到,江泽民即是《启示录》预言中的怪兽。崇拜兽就是追随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兽的印记当然来自邪恶之首江泽民。那么什么是“兽的印记”呢?上面已经说明,江氏用极其邪恶、残暴和流氓手段迫害“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最后的战斗”。在这场正邪大战中,人如果受到了江氏的蒙骗,接受了江氏的谎言,从而产生对宇宙大法“真善忍”不好的思想,那么这个人将处于极其危险之中,因为这些不好的思想就是“兽的印记”。在即将到来的法正人间之时,所有思想中装有对法轮大法不好的思想的人都要喝“神愤怒的酒”。

七、“巴比伦大城”喻指北京

《启示录》第十六、十七和十八章讲了天使把“巴比伦大城”(即“大淫妇”)沉入了海底。当人们认清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后,就可看到“巴比伦大城”是比喻,并不是指位于现在伊拉克的古巴比伦再现,也不是指位于现在欧洲的古罗马帝国再现。

《启示录》第十八章二十三段讲,世界上的商人和投资者被“大淫妇”的妖术所欺骗,当大审判到来之时,昔日的商业巨头只有遥望焚烧“大淫妇”的烟而悲哀。不久的将来,有福见证法到人间盛景的人们会看到,凡与大淫妇(江泽民)一起干坏事(为了一时的商业利益而出卖灵魂与道德,用金钱投资助长江泽民对法轮功和真善忍的迫害)的君王(国家总统、商业巨贾)都为她流泪:“巴比伦哪,坚固的城池!谁料想一夜之间你就灾难临头。”商人们(抛弃道德、正义与良心而向江泽民投资的外商们)也为她哀叹:“哎呀呀!巴比伦!除了你,谁能像你这样有钱购买我们的香料、玉器、象牙等等世上的各种珍贵物品呢?” 《启示录》早就预言到了这一点,只可惜唯利是图的“昔日的商业巨头”甘心轻而易举地就被江泽民一伙编造的经济“奇迹”(虚假数字和银行烂账堆成的高速增长的经济)所蒙骗,最后只落得血本无归。

“巴比伦大城”北京是江泽民的栖居之地,是“610”总部所在地,是邪恶之源,也是各种邪恶和污秽之灵的巢穴(第十八章二段),最后逃不出正义的审判。

八、“新耶路撒冷”喻指新人间

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根据《启示录》第十三章五段,这个兽用嘴攻击和亵渎神四十二个月,即三年半的时间(现在我们知道,由于某些原因,时间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所以时间已经非常有限了,人类应该珍惜这剩下的万分宝贵的时间为自己争取光明的未来。

《启示录》第二十一章二段写的“新耶路撒冷”只是比喻,不是现在人们认为的中东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喻指更新后的人间,是非常纯净、幸福和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