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坚信师父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2002年8月20日】2001年9月6日晚8时左右,两个恶警以串门为由,骗得了我的信任。我开了门。还没说上几句话,外面突然闯进10多个恶徒,在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的带领下,强行要将我带走。由于我刚洗完澡,还未来得及穿齐衣服,脚上也没来得及穿鞋,当时我丈夫上前和他们讲理,但他们全然不顾,硬是将我架上了警车。

当晚我被带到一家旅社,他们在这里私设公堂,轮番审我,不准我睡觉。我知道是邪恶的东西在操纵他们,我就是坚决抵制,并不断地跟他们讲真相。大队长拍桌子吼道:“我不听,这次有你好看的,你劳教定了。是你害了你的家庭和孩子。”我说,“你怎么反咬一口,明明是你们非法抓我,不让我照管家庭和孩子。你们走访一下乡里,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听我这样说,一时说不出话来,灰溜溜地走了。这时只有敲门的那个恶警站在旁边,我就不断地跟他讲真相,希望他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生命的未来留条后路。他默不作声,只是一个劲儿地在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和“善恶有报”四个字。我悟到一定是正念在另外空间起了作用。

第二天,他们不准我吃饭,叫服务员看着我,我就向服务员讲真相。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一名副大队长吃完饭后走了过来,我就向他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他竟厚颜无耻地说:“我们怎么对你不好了?你看我们连手指头都没碰你一下,已经对你是够好的了。”我说,“你们不让我吃饭和睡觉,连起码的生存权都剥夺了,你们的行径和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有什么两样?! ”

下午4时左右,恶警要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不签。他们说你不签也得拘留。这样我被他们带到了看守所。这帮恶徒还叮嘱看守所,要将我放入一个没有炼功人的号子里,严厉地对待我。进看守所后我就开始炼功。可牢头不让我炼,并指使其他犯人抡我的胳膊。看守所个别管教不断对监室的犯人施加压力说,如果发现我炼功,就扣监室的分。有时邻室还传来同修被打时发出的痛苦呻吟声。我知道这里的环境还很险恶。但我决心要把这里的环境正过来。我知道坚持正念正行是关键。

第二天是星期天,管教没来上班,我跟犯人们讲真相,很快他们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到了星期一,我主动提出要和管教谈话。他说,“你怎么又来了?”(2000年8至10月我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了76天)。我说,江泽民一伙太邪恶了,他们就是不让我们过日子。你知道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并没招惹谁,你说还有王法没有?接着我又给她讲了我炼功后身体的变化,家庭的和睦和思想的升华等事实,并真诚地告诉她,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是伟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是真正地在救度世人。希望你能善恶分明,明辨是非,以你有利的条件帮助大法弟子,也是功德无量的事。我和她整整谈了一个上午,使她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动。由于我坚信大法,主动讲真相,监室的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犯人们也很乐意帮助我,有的要和我一起炼功,背经文,有时还检查我背会了没有。监室的气氛很融洽。我深感大法的威力巨大无比,无所不能。

过了大约10天,我突然感到身体不适,牢头突然换了一个新的,饭也没有我的份,第二天我的碗又被别人拿去刷牙去了。从那天开始,我开始绝食,也不起床,从白天睡到晚上,管教说你是在绝食吧。就在这一天,国保大队的恶警也来了,他要我在材料上签字,说某某人把你供出来了。我不听他哄我,拿起笔给全划了,他恶狠狠地说,“你等着瞧。”

这个星期三的上午,所长值班。他们把我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三级肛裂,非常严重,要马上手术。这时管教哭了,我也哭了,我为她的觉醒而感动。她安慰我,说你不会有事的,即使他们送你劳教,劳教所也不会收你的。我知道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正方形的房子里有我和另外两个同修,一个男同修说:“你们怎么不出去呢?”我一看是该走了,窗户的荷叶掉了,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木匠手拿钥匙,我对他说,请你把大铁门打开,我们要回家。他说,行。醒来原来是梦。我知道师父给我安排好了一切。后来看守所见我瘦得只剩皮包骨,坚持要给我送病号饭。我说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饭我不能吃。

过了几天,判我劳教两年的判决书已经下来了。同监室的犯人有的偷偷地哭了,说人都要快死了,还要送去劳教。我说没事,他们的阴谋绝不会得逞。过了大约三天,傍晚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我突然想吐,全身开始僵硬,象死人一样,同监室的人一下子哭的哭,叫的叫,报告所长。所长立即派车将我送往医院。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我的脑海里浮现了经文《路》中的一段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过了三天,他们将我无条件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