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亲戚、朋友、同事讲真相的经历

读师父新经文〈快讲〉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今天明慧网发表师父新经文〈快讲〉:「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读了以后感慨很多,虽然自己平时不是太能表达的出来,但是心里一直觉的讲清真相这件事是真的不能再迟疑了,我们大法弟子也是在「迷」中的,不是能够那么亲身的、清晰的体会到正法之势的迅猛。实质上,讲真相救众生真是件十万火急的事了。我知道有很多同修只要有机会就上网讲真相,或自己收集国内的电话号码,每天花一段时间打电话。还有的同修一到周末,就默默的自己拿上真相材料站到唐人街、中国城的街口,向受毒害最深的、又是最有缘份的华人讲真相,有时遭到白眼和侮辱,有时也会得到终于明白了真相的人们的笑脸和支持,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毋庸多讲。他们真的非常了不起。

我今天想讲的是如何跟自己身边的人、跟自己有缘的人讲真相。一直以来,我发现自己有个很大的不足,我可以毫不畏缩的站在街口向陌生的路人发传单讲真相,但是跟自己接触最频繁的同事、朋友甚或亲戚却好象很难开口,不愿意去讲。慢慢的我发现这是一个很强的执著心,一方面是中国人骨子里那种内向的性格造成的——不愿意在周围的环境中显的突出或与别人不同;另一方面就是怕自己受伤害,陌生人也许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如果别人不同意我,会不会不舒服呢?所以虽然也在讲,但却是小范围的、轻描淡写的。想要突破自己,但就觉的有块石头压着,真是举足千斤重。

有一天,我到一所大学里参加法轮功真相座谈会,向那里的学生讲述自己回国为法轮功请愿而遭到的无理迫害。讲完以后,很多学生很感动,有名女生走过来说:「我真是太钦佩你们了,这样的亲身经历你的朋友、同事知道吗?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真相啊!」我听了以后,明白这也是师父借着她的话在鼓励我,我想我一定做好。当晚我就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结合着网上的迫害真相录像链接,准备第二天发给全公司的同事们,向他们讲述大法在中国受迫害的真相,和我自己去北京上访的遭遇。

我所在的公司是个电脑技术开发的小公司,有二百人左右,有一半是华人,另一半集中了各个国家的人:西方人、中东人、印度人。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名法轮功修炼者,但都是三缄其口。西方人虽认为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孩曾被关進中国监狱觉的不可思议,但一涉及信仰问题,他们就出于礼貌不提起,就更无从谈起知道真相了。第二天我一大早来到公司,坐在电脑前,心里忽然有种紧张的感觉,各种不好的想法和想要维护自己的心理都跑了出来:「大家怎么想我呢?会不会觉的我很怪?公司的电子邮件也从来没有见过发这样的个人情况的信函。」一瞬间我想打退堂鼓。这时候我让自己平静下来,对自己说,一个大法弟子来到这个公司,周围这些人很可能都是跟自己有缘份的等待救度的生命,无论如何我要对的起他们。再不多想,我就按下了那个「发送」的键。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信刚发出去两分钟,经理就打来电话要我到他办公室去。经理是一位亚洲人,我一進去就看到他很焦虑的样子,他说:「你是发给全公司了吗?(因为从电子邮件上看不出来。)发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啊。这也许是不符合公司政策的,搞不好上面要怪罪的。」我对他说:「经理您不用着急,在美国是尊重人权,尊重人的生命的,我们公司也是要大家互相帮助理解,建立成一个大家庭。人不能只象机器一样的工作,大家都是有善心的,不可能对公司员工被无理关押、对别的国家所发生的法西斯行径漠然视之的。」他讲:「我们国家也有人权迫害,我就没跟大家讲。」我说:「那正是你的观念造成的,在极权国家生活惯了,已经不敢站出来说话了。我平时和您聊的是最多的,我觉的您应该是最了解和支持法轮功的。」说到这里,他沉默了。我离开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有点儿灰心。

中午的时候,我高兴的发现已经有很多封回信了,同事们表示震惊并支持我们的和平抗争,一位另外部门的经理写了很长的信:「我一直在观察中国,从文化大革命时开始,政府就想要控制人的思想,我有一位基督教会的牧师朋友现在被关押在中国监狱。我为有这么多的勇敢的中国人感到高兴。」香港、泰国和印度同事写道:「我看了那个网上的录像忍不住流泪了,我准备给我所有的朋友们发过去。我们把你的名字隐去吧,还是很担心你的安全。」

之后的几天,仍能够不断收到人们的反馈,让我最感到欣慰的还是那些中国同事们,熟悉的人就直接找到我面对面谈,不熟悉的也在暗地里或有意无意之间表示出他们态度的转变。当然,也有不理解的甚至不高兴的,但相比之下是少数。并且我想哪怕是现在不能一下子理解我们,但是法轮功学员就在身边,对他们都是个触动。同时我也体会到平时用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在讲真相中就能收到更好的效果,因为没有人觉的一群这样善良的人应该受到迫害。

通过这件事情,我更看清了自己的观念是多么阻碍着自己去跟这么多的有缘人讲真相;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有多大的事情做不过来,而是自己观念上需要突破,修去那些执著,就能使这些生命得到救度。

之后,我开始把从中学、大学到研究生院的朋友们的电子邮件地址收集起来,给他们讲真相。我还从父母那里问到了国内亲戚们的电话号码,包括几位姨、舅舅、姑姑、叔伯,甚至八十多岁的外公外婆。当然每次想要做这些事情之前,都是一个心性的考验,甚至有旧势力拼命的阻挠和干扰。

比如,有次我读着《转法轮》,忽然有一种很强的意识要去跟自己的亲戚们洪法讲真相。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压力,晚上睡梦中都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就是莫明其妙的巨大的抵触心理。可是一拿起师父的讲法看一会儿,又想着应该去讲。这样来回几次,折腾了一个星期。我充份意识到那种「抵触心理」根本就不是我自己,就是那些魔着急了。我想那些亲戚们也都是业滚业到了今天,要是他们被救度,当然那些魔也就急眼了。想清了这一点,我就发正念排除干扰,也清除那些阻碍亲戚们知道真相的邪恶因素。

然后,我就不论心里还有多大的压力,拿起电话来拨号。我记的当时心里一片空白,接通之前,都不知道要说什么。电话通了,那一头响起了好几年没见过面的亲戚熟悉的乡音。我整个人也一下精神起来了,问寒问暖之后,就是开门见山侃侃而谈,他们有时提的问题或误解,我自己之前都想不到会回答的那么好。最让人感动的是,八十多岁的外公耳朵已经非常背了,听不清楚,我就一边发正念让他能听清楚,一边大声的给他重复的讲。他每句话都问过两遍以后,说:「明白了,你放心!」很多亲戚最后都说:「你就是咱家最聪明的孩子了,跑到美国去了。我们平时听的都是电视上说的,对你还很担心呢,又不知该怎么说。今天听了你讲的,我们也放心了,原来法轮功在国外这么受欢迎啊!这儿的宣传是有问题。」

其实,只要我们有这个心去做,去慈悲众生,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很多机会。

有一次,半夜电话铃响了,我一听是我在国内的弟弟的一个朋友小丁,小时候很熟。他一直很尊敬我,也叫我「姐姐」。我赶紧记下了他的电子邮件地址,第二天就给他写信。他们那一群朋友都是那种在常人中很仗义的朋友,我就从这个角度跟他讲应该勇敢的支持正义的、善良的,同时给他讲真相。他的回信很简单,就说了一句「原来这么回事。」过了一个星期,我父亲打电话给我说:「小丁的父母很担心小丁的安全,因为他现在见着谁就跟人家讲法轮功。可说来也奇怪,他一直失业在家,最近忽然在某合资公司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我听了之后会心的笑了,知道大法好的人是一定会得福报的。

最近我的很多大学同学都出差到国外来。几年没联系了,不知道怎么他们就知道了我的通信信箱,拽着出去吃饭。走前,我带上了几份真相光盘,想着如果有机会放给他们看就好了。结果他们花了一星期选中的一个饭店,就很凑巧离其中一位同学家很近。在吵吵闹闹的饭店没法讲话,吃完饭就提议去同学家坐一坐,终于有机会给他们放光盘并且静下心来聊一聊。

我知道我们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有师父在安排和帮助的,最主要的是我们自己得抓住时机,还得有心去做才行。我们跟亲戚朋友讲真相,他们比接到一份传单会更容易接受,因为他们了解、信任我们。我们这一世的亲戚朋友也都不是偶然的巧合,我想他们一定是非常值得救度的生命。大法刚开始在中国国内洪传时,也是心传心才会洪传的如此迅速,我们讲真相也可以做到「大道无形」。想想看,我们在国内就有几千万到一亿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那么多亲戚朋友,如果每位大法弟子能至少从自己的身边做起去救度那些有缘的生命,那将是多么洪大的气势啊。

以上为个人体悟,与很多同修比起来,做的非常不够,希望写出来大家可以有所启发,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