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冰岛正法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2年8月25日】我想交流一下我们如何能够作为一个整体推进与冰岛政府的对话救渡前途未卜的冰岛人民。

在今年六月邪恶之首访问冰岛时,很多大法弟子挤出宝贵时间,不远万里来冰岛,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冰岛人民,并抵制邪恶。然而,冰岛政府下禁令用黑名单把大法弟子拒之门外,也就是把大法拒之门外,作为民主国家却不光彩地选择了与邪恶站在一起。

作为民主国家,其政府的决定不能说与其人民没有关系。我们从法中认识到,这样的民主国家,其臣民与其王在久远的年代前是有着生死与共的誓约;这个国家的民众与其领导人之间也有着很深的因缘关系。那么,冰岛政府的错误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讲代表了其人民,也把其整个民族摆在了大法的对立面,推向深渊。

从冰岛回来后至今,救渡冰岛和冰岛人民一直是我们正法中的重要环节之一。过去的十多个星期中,一些弟子去冰岛讲真相,想各种办法纠正冰岛政府的错误。然而我们看到,全世界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我们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很多时候我们被常人的观念所阻而不能大胆突破。比如,学员刚有意通过电话、传真和电子邮件的方式去讲真象时,阻止的声音就远远大于鼓励之声,认为太多人打电话传真不礼貌,会使政府官员和议员反感。当然一定的协调是需要的,但过度的怕心是不是由于我们太过执著于常人中的什么不能大胆放开而在正法中起到阻碍作用?针对如何才能真正把这件事做好,却缺乏正面的思考与行动。

至今我们回头看一看:两个多月中,在一百多名学员去冰岛受阻或扣留后,我们只给冰岛发了极有限的几封信,打了很少的电话。而冰岛人民正等待着我们去救渡他们,等待着真相。我们的努力太不够了。

每一个人都有其明白的一面。当时冰岛人民明白的那一面出于自救的本能站起来反对其政府的错误决定走上街头,媒介广泛正面报道法轮功和批评政府的错误。那么,是不是说冰岛人民已明白了真象?

从我们在冰岛的经历,我觉得还不是。当时我与一两个同修见了雷克雅未克的市政要员,和冰岛的议员。他们马上与我们面谈,因为他们与冰岛人民一样反对禁令,支持法轮功学员的集会和言论自由,其中有些在向法轮功学员道歉的广告上签了名。与他们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们除了知道法轮功学员非常平和之外,对法轮功了解甚少。他们都提出了关于为什么法轮功在中国被打压,针对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蔑实际情况是怎样的,等等。我们的讲清真相能帮助他们真正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高尚行为。但由于我们在冰岛时间所限,没有机会和更多的议员和民众讲清真相。

从全世界弟子为香港诬告案呼吁的经历,我们认识到在正法的重大事情上,决不是几个个人的责任而已。我们要作为一个整体,做我们每个人应该做的。

因此在法轮功学员要求与冰岛政府对话之际,我们应作为整体行动起来,用各种形式向冰岛人民讲清真相,鼓励冰岛人民要求其政府与学员对话。

民主国家的人民是有权通过各种形式向其政府表达其意愿的。如果说政府的决定代表了人民,那么人民向政府表达意愿也就是冰岛人民自救的一种方法。大法弟子有责任创造条件帮助冰岛人民自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