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传挚诚——发生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国会大厦的故事(图)

【明慧网2002年7月3日】

“你们为什么这样做?”
“你们真好。”
“这些花太美妙了。”
“多么难得的礼物!”
“这些都是免费赠送的吗?”
“你们希望得到什么?”

当一朵黄色的手工纸艺莲花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国会大厦内的工作人员们被吸引住了。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于水面,光彩耀人。她超脱于她所处的环境,是美和纯洁的象征。“真、善、忍”原则是宇宙性的,超越一切环境。

6月24日,星期一,是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法轮大法日”。大法弟子希望在今年的大法日做一些与往年不同的事情。我们想向联邦政治家们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并用一种他们容易理解的方式向他们展现“真、善、忍”的原则。一位华人大法弟子提出制作鲜艳的黄色手折莲花,并附上一张卡片,连同《法轮功真实的故事》影碟、《普度》《济世》音乐光盘一起送给国会大厦各办公室。每个办公室将收到一个手折大莲花,每位秘书或工作人员将收到一个小莲花。这次我们不是向联邦参、众议员们寻求帮助,而是发自内心地向他们献上一份礼物,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

由于法轮大法日的各种活动于星期六、星期日、星期一举行,并于星期一举行主要庆祝仪式,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就于星期四、星期五、星期一来到国会大厦,献上这些象征着美好的法轮大法的礼物。我们的活动引起了相当的反响,成为国会上下连续几天的谈论话题。

拜访各众议员和参议员的办公室必须获得来自安全部门的无陪伴通行证,因为获得陪伴通行证的话需要一位工作人员整天陪伴拜访者。因而无陪伴通行证能让拜访者更加方便地拜访任何一个办公室。自从去年九月以后,申请无陪伴通行证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由于这种困难,一位大法弟子事前几次打电话与安全部门联系,和他们讨论获得无陪伴通行证的可能性,并向他们解释我们是谁,以及为什么我们需要无陪伴通行证。这位大法弟子得到回复说,只要国会内有人肯担保并负完全责任,获得无陪伴通行证就不会有问题。


(插图:赠送的莲花)

星期四,六位大法弟子带着装有大小莲花的篮子来到正门的安全服务台。很不巧,当班的安全部门人员说他们不知道有这样的安排。一个非常支持我们的参议员的秘书走下来为我们与安全部门商议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得以进入国会大厦。最后,二位大法弟子获得了无陪伴通行证,另四位大法弟子则获得了陪伴通行证。商议的结果是四位需要陪伴通行的大法弟子可以和这二位获得了无陪伴通行证的大法弟子一起走动,而不需要专门的工作人员陪同。

参议员办公室建议我们使用参议院内一个小厨房的休息室,在那儿有一个电话机。送莲花的条件之一是先给各办公室打电话,获得同意后才可送上去,因为国会的规则禁止任意地送东西或突然敲门而入。

在拜访了许多办公室之后,我们带着装有莲花的篮子去用午餐。一个自助餐厅职员赞叹说这些莲花是多么的美丽,并向我们要了一对。后来她还特意回来几次索要更多的莲花。在这之后,数名保安来到自助餐厅和我们谈话,因为他们接到对我们的投诉。原来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那位自助餐厅职员擅自将莲花摆在了自助餐厅的四周。保安人员对任何不妥行为总是保持着警戒。我们向保安人员做了解释,他们告诉我们在国会内应注意的问题、程序,以及办这类事情的规则。然后把我们送回休息室。

这场小事件发生后,我们意识到我们必须重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保持纯正,把思想集中在救度众生上。结果我们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再遇到任何障碍。因为我们已经通过了考验并意识到我们正在做的事有多么的神圣。星期五前往国会大厦的五位大法弟子全部获得了无陪伴通行证,我们可以在国会内随意走动,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星期五早晨,我们在参议员办公室里做事,当参议员的助手必须要离开时,我们回到昨天用过的休息室。到那里后,有几个昨天看到过我们的职员也正在那里休息。其中一位笑着对我们说:“你们出名了!你们看了报纸上有关你们昨天活动的文章了吗?”我们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他出去拿了份每个办公室都有的周一至周五的“报章剪报”,上面有一篇语气诙谐的文章,刊登在《时代报》上,题目是“花边新闻”。

“昨天,当一小组法轮功人士获许进入国会大厦时,本来就有些许闹哄哄气氛的大厦里变得更加热闹起来,他们接着掀起了爱与和平的高潮,在参议院一楼的小厨房里建立工作站,用他们的花卉装饰周围的环境。最后看到他们时,他们沿着长廊消失在众议院那方,困惑的保安人员在后面迅速跟踪着。”

许多办公室职员在其它办公室看到莲花后,专门到走廊或休息厅中找到我们索要莲花。星期五傍晚离开之前,我们拜访了新闻发布厅,那里的所有职员都没有走,留在各自的办公室里观看电视上的足球比赛。我们再一次得到了热情的接待,每一个职员都收到了我们的小莲花和卡片,他们还谈论着堪培拉周末的法轮功活动以及星期一在国会大厦外的法轮功特别纪念仪式。

我们这三天来的活动获得了积极的反响。我们一共拜访了100多个办公室,只有三个办公室说他们对此不感兴趣。最普遍的反应是称赞这些莲花是多么的美丽,他们甚至不敢相信我们向他们送上如此特别的礼物。我们还向一些众议员和参议员亲自呈送了莲花,这些的参、众议员们特别热情,对我们表示他们非常支持法轮大法。

我们尤其希望把这些诚挚的礼物送给总理和所有部长办公室。然而唯一告诉我们不能直接呈送的就是总理的办公室。当两位大法弟子向旁边的部长办公室呈送莲花时,秘书非常高兴,并且询问我们在部长办公室区域是否需要帮助。两位大法弟子偶然提到了霍华德总理的办公室,这位和蔼的秘书说:“不用担心,跟我来。”她陪着两位大法弟子从后门进入办公室,那里的两位秘书很高兴地接受了各自的小莲花,并且说他们保证总理先生也能收到一朵小莲花。我们不经意地错过了一个部长办公室,但其它所有办公室都高兴地接受了我们的礼物。

一些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国会大厦的许多人都欣赏我们的做法,他们不同意唐纳(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签发证书阻止修炼者在中国大使馆外展开横幅。他们还告诉我们不要担忧,因为在堪培拉以及国会大厦有许多人全力支持法轮功。

当我们在长廊上行走时,一位部长助理走上来说他是多么地支持我们的努力,并说他反对唐纳签发(上述的)那个证书,他表示在部长从海外回来后,他愿意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我们。他早就想和我们联系了。在另一个部长办公室,三位秘书看到我们送上的手折纸艺莲花后高兴极了。当我们在大厅里行走时,一位秘书走出来,用双臂拥抱着我们俩,眼里带着泪花说:“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这个莲花对我有多么的重要!”她几个星期前曾经到过墨尔本,在那里她曾与二位华人大法弟子交谈,了解到法轮功以及有关的迫害。她被深深地打动了,也想参加修炼。我们给了她更多的法轮功资料以及堪培拉当地炼功点的联系方法。

这三日的经历给我们每个人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我们亲眼见证了这个如此简单而真挚的手折纸艺所带来的效果是多么的特别和有力。《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老师说:“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

每朵莲花都是以一颗纯洁的心和正念用手工制作的,一些弟子彻夜制作这些莲花,让更多的人们有机会认识大法。藉由几位大法弟子的合作,许多人深深地被大法的美丽和纯洁所打动。当我们的心和活动都是纯洁的时候,当我们全身心为了救度众生的时候,这些纯洁的活动都能正面地感染他人,打动他们的心。

每当有人问我们是否愿意销售这些花或是否需要捐款的时候,我们告诉他们,我们的目的非常纯洁,就是要献给人们一些手制莲花—一个简单但意义深刻的举动。而且,我们想与你们一起分享的实在太珍贵了,用任何物质的东西来衡量都是对她的亵渎,她是来自于我们的心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