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快讲》有感:我向世人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8月25日】我想向同修们谈一下我对讲真相的体悟及我讲真相的经历。读完师父2002年8月21日的新经文《快讲》,我想每一位精进的同修都会精神为之一震,一种强烈的紧迫感油然而生。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有这样一句话:“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乱法烂鬼用谎言毒害了无数众生,目的就是想毁灭众生、毁灭人类。大法徒们每向一人讲清真相就是挽救了一个人的生命甚至很可能是一个神的生命乃至一个庞大天体无数众生的生命啊。师父在最近几次讲法中已经讲的很明了,这一次又用一首诗的形式再一次强调了讲真相的紧迫与重要。

刚走出来助师正法不久,我因向单位及上级公安机关写信讲法轮功遭诽谤、受迫害等真相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依然坚持打坐炼功,在墙上写上“真、善、忍”,并向近20位被关在那里的人讲清真相,并把我的一些物品送给他们中一些人。其中一个人后来费尽周折找到我,表示想学《转法轮》,并讲述了一位后被绑架进去的同修因承认墙上的“真、善、忍”是他所写而被警察指派的流氓殴打。他自己也因为保护这位大法弟子被戴上脚镣多关了许多天。当时我的《转法轮》被警方非法搜家时搜走,便送给他其他几本大法书籍让他先好好学着。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后,我与原来单位的一些同修用书信的形式向搜集到的地址寄去真相材料,或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同学等人直接用自己修炼大法以来身心受益的例子、以及仅因为为大法说了几句公道话就遭到江氏集团迫害的例子讲述“法轮大法好”及大法遭恶势力迫害的真相。记得2001年除夕那天天色已晚,我还在街上忙着把手中的最后几封真相材料投进邮筒。

后来我算了一笔帐:我几个月来才发了500封信左右,而中国大陆有那么多人受江氏集团操纵的新闻媒体散布的谎言毒害,这几百封信太微不足道了。转念又一想,假如每个同修每人向100人讲清真相,切不说一亿同修,100万同修就能向一亿人讲清真相;若每人发出1000份真相材料,就会有10亿份真相材料在大陆流传。若每人发出10000份呢?正因为有了想大量救度众生的一念,才有了以下师尊的安排。

后来我坚决抵制当地公安及单位领导继续无理迫害与纠缠,被迫离开了家人朋友同事流离失所。原来对上网一窍不通的我在流浪的第一站── 一位不修炼的外地朋友那里当天就学会了上网,并于当晚在几个辱骂大法、辱骂师父的官方网站上贴上许多真相材料,迫使那些网页被迫自行撤消废除。几天后那位朋友告诉了我一个网页的网址。我便开始用英文、用诗歌、用我能搜集到的明慧网上的文章开始了长达近十个月的大幅度讲真相。记得有一次在大街上与那位不修炼的朋友在街上走,一抬头看到一家网吧,便招呼他说:去网吧揭露江泽民!进了网吧随即在数秒中便把明慧网的那篇揭露江泽民十大罪状的文章贴在那个网页上,一个星期后去上网发现还在那里,这篇文章先后出现在网页上的总时间长达近一月之久。当时常常夜很晚了我还守在机器前,贴上的真相材料刚被删除就马上再次贴上,就象美国作家塞林格笔下的麦田里的守望者那样守望着那些真相材料,祈盼着有缘人、有希望得救者、被谎言蒙蔽者快快阅读到这些材料,不要再被邪恶蒙蔽。在近300个日子里几乎每天都可在那网页上见到我贴上去的明慧网的文章或其他真相材料。

在长达近十个月的讲真相中成千上万人明白了真相。以至一些坏人或网络特务想对大法做点污蔑诽谤的攻击都很难得逞,即便是他们也是我要尽力救度的对象,除个别被官方媒体毒害太深者,对大法有敌意者是极少数,不少有正念的常人都在网上打上同情支持的话语,令人感动。不过达到这一步也是不容易的,有时由于自己的层次有限,有常人心在,面对无理的指责与谩骂也曾有生气的时候,不过经过反复通读《转法轮》,逐渐做的越来越好。

除了在网络上讲真相外,我还向我流浪中所教过的150位中学学生与成人学生直接讲真相。记得我在课堂上刚提到法轮功三个字,就有一个学习很好却受了谎言蒙蔽的孩子脱口而出,说了不好的话。经过我给他们讲真相,又是这位孩子大声说:法轮功其实是让人做好人。明白了真相的孩子们还围着我说要向我学法轮功。由于我对他们很好,常义务为他们补习功课,当校方知道此事要我离开学校时,很多孩子泪流满面哭着不让我走。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向全班同学说:“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为我们尊敬的老师送行!”我是在孩子们的哭声与掌声中离开了那所学校的。我从这些纯真的孩子们的表现中清楚地知道他们因为明白了真相而真正拥有了未来!

有一次向人才市场宿舍里的同屋人(先后有7人左右)讲真相,并给他们看了大法书籍,其中一人读完了《转法轮》,自言受益匪浅。临走时他们与我热情握手道别。我把一本《转法轮》送给了一位外边新认识的有缘人,并请她回去好好一次性读完并转告她家人朋友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并让她转告她那位当警察的朋友善恶有报的道理,别再迫害大法了。她一定要请我去饭馆吃了顿丰盛的晚餐才与我道别。

再后来帮忙一位美国人去医院看病时用英语讲真相,使她很快明白了法轮功是受迫害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天安门自焚的不是法轮功学员,是江氏集团制造的伪案等等。临分手时她握着我的手连声感谢我的帮助。

我还利用坐出租车的机会向司机讲真相,在朋友与熟人家里直接讲真相,给朋友打电话讲真相。这几个月以来我主要是通过发E-mail的形式向数千人发出真相材料。目前我又给自己规定了每月发真相材料的新计划。

记得《辛德勒名单》中用自己的财力与智慧救了1100多名犹太人性命的辛德勒很后悔地讲过这样一句话:“我本可以再多救几个,本可以再多救几个。”辛德勒毕竟还是一个常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呀,我们又怎能不做得更好呢,希望我们不至于有一天也这样说:我本可以再多救几个,本可以再多救几个。

师尊为什么写这首诗?我的理解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一些同修一直没认识到讲真相的重要性,没有全力去做,现在正法的进程很快,再不用心全力去做恐怕结果不只是常人的后悔与遗憾的问题,也许失去的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

以上是自己讲真相方面的一些经历与感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