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上狂波起 岳阳精神何处觅


【明慧网2002年8月27日】今年的洞庭湖水灾令人忧心。水灾毕竟不同于地震、台风,中国古人早就有治水的成功故事,远的有大禹治水,具体细节已不可考,只知道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近的则有康熙治河,有详尽的史实可查。

康熙一直对治理黄河非常关注,他六次南巡视河没有任何游乐的性质,也绝非只是视察一下、听一听报告、喊两句政治口号(康熙的政论都是才子文章),而是从工程师的角度真正地寻求治理黄河之道。有论者曾称:清代善治河者,第一为陈潢,第二为康熙帝。陈潢不是个官员,而是一位工程师,所以这个评价是从工程师的专业角度来说的。康熙自己曾说:“以河工甚紧,凡前代有关河务之书,无不披阅。大约泛论则易,而实行则难。”他不仅披阅历代河书,而且还学习西方现代科技,在第三次南巡他就登上堤岸用水平仪测量水位高低,透过测量他发现黄河水位较高,而洪泽湖则水位较低,这样河水倒灌,发生灾难。而治河的诸大臣都没有发现这个情况,也就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从这件小事,我们可以看到康熙治河是有着实践经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感叹:“泛论则易,而实行则难。”(另一件类似的事是康熙发现并培育御稻米)。

康熙开始的构想是疏通下游入海口,但实践中发现这个设想不切实际,所以后来以筑堤束水与深挖河道并重。在后期他起的作用颇类似于总工程师,《圣祖实录》记载了他在康熙42年的一番话可以表明这一点:“面谕于成龙,清口宜筑挑水坝,挑黄河使驱北岸,方可免倒灌之患……于成龙不遵朕命,致无成功。[河道总督]遵奉朕言,坝工筑成,黄流直趋陶庄,清水因以直出。叠经伏秋大涨,并无倒灌事。其浚张福口等引河,筑归仁堤,疏人字、芒稻、泾涧等河,开大通口,皆遵朕旨,一一告竣。”

到了三百年后的今天,黄河被中共治得断了流,而长江则几乎年年发生水灾,今年的洞庭湖水灾更令人担忧。洞庭湖上的岳阳楼刻着北宋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笔者无意推崇古代帝王,也不认为有个好皇帝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康熙帝的作为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应该相去不是太远。

如今没有皇帝了,但踏着六四屠城的血迹以非法手段上台的江泽民毕竟还自称是什么主席,在西方还冒充PRESIDENT(总统),虽然笔者和笔者见过的人们从来没有选过他。可是江XX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先天下之乐而乐,不管天下之忧。”在河南的农民为生计卖血染上艾滋病无钱医治时,在各地的工人纷纷下岗生计维艰时,在长江流域的百姓年年为水灾发愁时,他耗费十亿人民币为自己买专机,装饰得如帝王般奢华,拿着公款到处出游做秀,卖弄洋泾滨的外语、歇斯底里的歌喉和生吞活剥的诗词。他把他无德无才的儿子提拔成科学院副院长,同时让他下海经商,成为所谓的电信大王,以“合法”手段大肆侵吞国家财富。在“窃国者侯”的江泽民的带领下,各地的贪官酷吏只知巧取豪夺,鱼肉乡民,不管百姓死活,所谓的“救灾”不过是涂脂抹粉的政治秀而已。据中央社日前报导:“湖南省有十四名水利单位的主管已因职务疏忽遭受惩戒。据了解,中国大陆地区水利及防洪工程贪污及官商勾结的情形向来严重,影响施工品质及防洪成效至钜。”

更为邪恶的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耗费举国的财力、物力、人力诽谤、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成立类似盖世太保的庞大的610办公室系统,在全国范围内凌驾于法律之上对无辜百姓进行绑架、洗脑和虐杀。这个邪恶的独裁者还在电视上大肆吹嘘其三个代表,到底是哪三个代表呢?江泽民曾下令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这代表了先进文化;“经济上截断”,这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肉体上消灭”,这代表了中国人民的利益。

在过去的三年里,大陆水灾一年比一年严重。同时我们看到,在过去的三年里,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大陆善良百姓的迫害也一年比一年凶残。难道这是巧合吗?古人究天人之际,深信大规模的天灾源于当权者的贪残,而当权者也往往不得不向上天和万民请罪。今天大陆水灾所造成的民生困苦固然是由于江泽民集团贪腐无能,但深层的原因未尝不是该邪恶集团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独裁者伤天害理,焉能不贻祸百姓?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讲,我们都不难看到,在江泽民的独裁暴政之下,受害者绝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而是全体中国人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