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理的光芒驱散洗脑班的迷雾

【明慧网2002年8月27日】由于恶警不断骚扰,我流离失所快两年了。2002年3月,恶警从几千里外的亲戚家把我抓走,企图强行洗脑,因为罗干在此蹲点时要求凡是坚持炼功的都抓去强行洗脑。不屈服就送去劳教。坐在车上我想起了师父的两句诗“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也正是这两句诗使我充满了信心和正念:这不就是我提高的好机会,更要利用好这宝贵的机会向所有接触的人讲真相。师父在《建议》中说:“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我决心照师父的话去做,严格要求自己,时刻保持正念,过好这一关,走好这一步,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正法弟子。

正念一出,信心百倍。我首先向车上的人讲清真相。两天一夜的时间我尽量给他们讲着真相,我为什么这么坚定?那些受各种酷刑的大法弟子为什么还那么坚定大法?就是因为这法太好了。我接着从各个方面讲大法的神奇和威力,谁炼到现在都不会放弃,无论用什么办法。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不都是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吗?强制的办法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但是,参与迫害大法的人将来都得去承受偿还所干的一切,不能把它看成是工作,善恶要分清。对宇宙大法迫害就是犯罪,是极其严重的,善恶必报。他们说为了抓捕我花了五六万元了。我说我是受迫害的,你们可以不服从犯罪指令。

恶人绑架我去洗脑班时是星期五下午。进了一楼办公室,见到了主任和秘书。介绍后,这位主任和我拉话,“炼了几年了?在哪个炼功点?去北京几次?”我没回答他,单位领导回答了。他又说:“以后我们好好辩论辩论。”我说:“我不和你辩论,我是炼功人我知道真相,我只告诉你这件事情的真相和宇宙的真理。”他说好好好,以后再说。在五楼给我安排一间住下,等家人和单位的人走了以后,我镇静一下,想坚定一下自己的正念,要求自己每个思维、每句话、每件事都在法上,一丝一毫人的东西都不能有,我关上门,开始发正念。

不一会秘书陪着校长来了(洗脑班就设在警校院里)。他自我炫耀了一番。临走时他说:叫人先拿两盘带子给你看看。我平静地说,我不看那玩意儿,我不会看的。他愣了愣看着我,“怎么,你不看?”他要发作,我补充说:“我不看也知道里面说的什么。”他威胁地说:这上面(指六楼)就是不“转化”的,他们不吃饭,我把他们锁在屋里,不准出来!不“转化”的就这样对待。”邪恶嘴脸暴露无遗。我为我的同修而骄傲,他们了不起!我立即发正念清除这里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第二天早上来了三个人找我,隔壁同修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认识这三个人,小声告诉我:他们都是叛徒,来做“帮教”的。他们要到我房里谈,两个女的先进去了,男的在走廊。我走过去对他说:自己做错了还来害别人,做助纣为虐的事!他没有吭声,始终没敢进屋。我进去后她们已坐等了,说:你坐下,我们谈谈。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不认识你们,更没有什么可谈的,我有事。我就走了。她们呆在房里没趣,也只好下楼走了。我在走廊上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走出大门,心里很难受,慈悲心使我泪水流了下来,应该帮助他们悟回来。

中午秘书来说:你一个人住很孤单,有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和你一起住,好吗?我说叛徒不行。他说:不是,是刚从监狱来的。进来的正是我昔日的同修,一年多没有见面了,一见面真是很高兴,不知从何说起。安排好后就一起下楼吃饭去了。

吃饭时她表现无拘无束,象在自己家一样。更有甚者,同桌还有一个男的,自称是炼法轮功的,又说他是这里的主人。这时校长来了,他的话使我震惊,他对着我昔日的同修说:xx去年夏天为我们做了许多“转化”工作,今天特从看守所把她接出来和你们同吃同住,多交流交流。

吃完饭回到房里,震惊、失望很快使我变得冷静、理智面对,我直言问她:你叛变了?我真不相信,什么时候叛变的?我明白了她是在迫害下承受不住,自欺欺人地为自己找借口主动背叛的。就是象她这样的人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她详细地讲了这一年半的经历,两口子都被非法判刑一年,开除厂籍,刑满释放没几天又被抓进去,迫害三年中坐牢四次。她的确付出很多(做了很多大法工作)承受也很大,但因为学法不深,没有打下坚实的基础,坐牢后长时间学不到法,意识不到自己的执著心,没认识到邪恶的本质,因此没走好关键的一步。她需要帮助、同修的启悟。

我和她谈了很多,她说她被单位开除了,女儿也被关进去了,现在一无所有了。我说这是常人的看法,我们有大法、有师尊指导、呵护,我们能在大法中修炼就够了。你家的床是钱垫起来的,你不修炼,走时还是一身光。我们的修炼已是最后的最后了,你说“不用学了”、“不用炼了”那不对,师父在《建议》中明确指出:“修炼人在圆满的最后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炼。”坚持修下去,抓紧时间学法,大法无所不能,只要你修,多学新经文。当前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我还建议她多炼功。现在就开始用正念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坚决不配合邪恶。我又问她是不是他们叫你来动摇我的?她支吾着。我说:我们以这种方式见面不是偶然的,我们谈了那么多,我不会放弃修炼的,你千万不要再做这样的事,这是破坏法,对大法犯罪!太危险了!你只有坚持修炼,才能挽回损失。后来她的丈夫来了,就搬另一房间住了。在我绝食抗议期间她经常来看我。

一天校长来视察,看见我在隔壁就发火:“没有转化的不许串联!”“我没有串联,我有事刚过来,人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吗?”他改口:“我说不能串门,你们犯了法。”我平和地问:“我们犯了哪条法?你把法律拿出来看看。”他说:“人大制定的X教法律。”我说:“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谁想按这个标准来做是自己选择的,没有名册、没有教堂、教义、庙宇,怎么能叫‘教’呢?再说邪教也不是由哪个政府召开什么会决定的,更不是上边哪个领导说了算的,邪教最起码得具备典型的几条,比如有暴力、诈骗钱财等。法轮功哪条都不沾边。法轮功是按真善忍标准向内修自己,在面对三年的铺天盖地造谣、诬蔑、栽赃陷害的迫害,乱抓、乱关、劳教,我们一直是大善大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倒是警察使用暴力、诈骗大法弟子钱财、强奸女大法弟子屡见不鲜,是谁犯法?”他气乎乎地无话可说,刚要走又想起来什么事,问我:“我派来帮教的,你怎么给赶走啦?”我说:我不知道是你派来的,我没赶他们,是他们自己走的。接着我说真想和他好好谈谈。他说:“我不跟你谈,让我下边的人先跟你谈,最后我再跟你谈。”

第二天上午开了个会,我没有去,秘书特警来叫我多次。直到11:35秘书和叛徒来把我骗下楼,听到里面是叛徒在念他们的“揭批论文”。我发现上当,立即借故退出,中午便开始绝食绝水抗议了。隔壁听说我绝食抗议了,晚上开始她也不吃了。第二天他们让我们搬上了六楼,同修强烈要求房门、走廊铁门都不能锁,他们照做了。

晚饭后秘书来和我谈话,问我为什么那么怕“转化”?我说:老谈这种荒唐可笑的“转化”有什么意义?都是自欺欺人的骗术。我们都是好人,诚实善良,而且不断提高自己,努力作更好的人,这样的人需要什么转化呢?往哪儿转?他说:我也跟你说心里话,一年多前分配我到这儿工作,当时不想来,认为法轮功很可怕。后来一经接触这些人都很善良,有的素质很高,像你和x阿姨(指我隔壁同修),你来前单位把你的情况都和我们介绍了。但是你善良,他善良,不等于都善良……他这是诡辩逻辑,我指出他说得不对,这样说话是没有根据的,这是迷惑人,我问他是否亲眼见过象电视宣传的那样的炼功人吗?我们修的都是一个大法,一样的标准,这法是最正的,你接触的大法弟子都很善良,都是最正的。他说:你们都是最正的,那你说我们就是邪的了?我说:这是你自己说的,邪不邪用真善忍标准自己去衡量。最后他说:在你面前,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简直开不了口,我可真怕了你了。我说:你不是怕我,是怕真理。他们心虚,不攻自破。搬到楼上第二天晚上,主任来找我们谈话,我和同修住一起。这主任象是个有城府的人。谈话前我先声明:我们要平等,不带任何框框,不能扣帽子、打棍子。他同意并要求我们也不要带框框。

同修先讲述了她受迫害的严重情况,三年来她几乎都是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几进几出度过的。想抓就抓、想关就关,被折磨得很厉害,由于多次绝食抗议,人很瘦弱。原本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三年来每月只发给她180元。她不断的写上告信揭露邪恶迫害,检察院、法院、公安局、“610”都写了,但无济于事。主任答应帮他反映情况。

我着重讲了为什么我这么坚定炼法轮功。以自己和全家收益为例证实大法的超常威力。我过去患过严重神经衰弱、心脏病(功能性)胃窦炎还有眼、鼻、喉等多种疾病,散步都走不动,上班也是硬撑着,半休状态,家里有药箱,常备药都有。学大法以后,以上疾病都不翼而飞,成为最健康的人,走路生风,精力充沛。我丈夫(不修炼)也受益,今年65岁,6年了也没有上过医院,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主任接话说:我承认这个功祛病效果很好。

我接着说: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他无边的道德力量真的从根本上能改变一个人,去掉一切恶习、坏毛病,使人心向善、道德境界不断提高。什么样的人都能让他变好。这么好的功法谁不学?谁会放弃?感激都感激不尽,谁还决裂呢。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德才博得全世界亿万人去维护他、敬重他!平常人谁有这个本事?

99年7.20以前中国就有上亿人在学,如果这些人都按真善忍标准向内修,遇到矛盾找自己,在社会道德败坏的这个大染缸中不仅自己做的正,还教育子女怎么样在这种环境中做个好人,这样好人越来越多,社会需要好人,他们能给社会稳定、道德回升提供积极因素,这不是对当权者有好处吗?能威胁某人的政权吗?是不是某人有权力就可以把个人的意愿强加给党和政府呢?欺骗人民、愚弄百姓,硬要说是邪的,邪在哪里呢?靠造谣、诽谤、栽赃陷害的做法对宇宙真理是不灵的。全世界有50多个国家都有人炼法轮功,有几十种文字的《转法轮》和大法书籍,师父和大法在各国已经获奖700多项,难道这些国家都是“邪”的?就中国一个“正”?

最严重的是宇宙大法人是破坏不了的,但是谁干了谁有罪,他就要偿还,“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什么大法弟子讲真相、撒传单?都是为了救度人。几十年来中国的政治运动把人们思想搞麻木了,明知道好也不敢接受。希望您多了解一下这件事情的真相,不要只看眼前,要冷静的思考,作出正确的判断和正确的选择,这对您及您周围的人极其重要。我完全为了您好才讲这些。他一直静静地听,没有打断我,听完他说:你们都很善良,都是好人,所以才区别对待的。他又说出了所谓的“三种人”,你们俩素质很高,他们是宽松对待的。我们驳斥了他的说法,我们都是在大法中修炼才得以做个好人、变得更好。他没争,只告诉我们明天要吃饭,好好休息,就走了。但愿他选择真善忍,不再充当邪恶的帮凶。

特警是他们花钱雇来看守我们的。有几个特警很愿到我房来坐坐、聊聊。我想这是师父安排的,是有缘人,给他们讲真相容易一些。他们都是刚毕业,社会污染少,思想开阔,容易沟通。我没有错过这些机会。他们对我们是好人不怀疑了,是受迫害的也能接受,但对法轮大法好知道的并不多。我对他们讲了我这个层次悟到的东西。我告诉他们法轮功不同其他一般气功,传的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是大法的最高体现,大法有超常的威力和无边的道德力量,能纠正一切不正,说白了只要你学这个功,按真善忍标准向内修自己,多重的病都能好,多么不好的身体都能使你变成一个最健康的人,而且越炼越年轻。在道德上,只要想做好人,炼这个功,都能把他从本质上变成一个好人。一言以蔽之,大法无所不能。我又讲了一些实例。但这么好的大法传出来不是为社会改造人,而是度人的。特警A听得入神:听你讲话好轻松、真舒服。我告诉他,就是因为这个法正,我修炼出来的能量也是纯正慈悲的,你才感到祥和。我进而讲了大法受迫害的严重情况,恶警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致死的官方统计就有1600多人,其手段残忍、卑鄙无耻到了极点。但大法是超常的,任何人都破坏不了的,但是谁迫害了谁是罪,这个罪大如山如天!善恶必报是天理,人是抗拒不了的。警察的天职是保护人民的利益的,可不能保护坏人哪!不要歧视法轮功,要善待他们,会有美好的未来。临走时特警A小声对我说:阿姨,我确信你不会“转化”的。他看到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那颗心。我肯定了他的看法。

后来的几天里,我的情况不好,吐了两次血。昔日同修看到后大叫,特警A天天来看我,他很着急,怕我出事,几次找医生,一会儿告诉我医生给120打电话了,要送我去急救中心抢救。一会儿又说‘610’叫送劳改医院灌食。我告诉他:我哪也不去,我要回家!我在洗脑班共呆了9天,绝食抗议6天。

第二天我回到家,单位和‘610’又来逼我写什么保证,并说‘保证’必须得写,假的也行,不去洗脑班了,他们把专家请来,就在家做鉴定。还说他们去‘610’打听了,象我这样不“转化”的至少判三年劳教。我平静地说:它说了不算!他们中午走了,我下午也就离家出走了。

回想起来这一关就这么闯过来了。当时心态很纯净,正念很强,我悟到这与平时学法有关。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这也是我在走向成熟的表现。回忆两年前的两次被抓明显都有不足,没有认清邪恶的本质,被伪善带动。此外这次我和另外一坚定的同修在一起也是有利条件,我们互相鼓励互相帮助,时刻检查自己一言一行是不是符合大法的要求,我们决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讲清真相,堂堂正正走出去。我们一起学法(经文)背《洪吟》、背《转法轮》目录,互相切磋、发正念,炼功。第一次背《洪吟》中的72首诗时,有一首诗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同修想起来是《难中不乱》。我想这分明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当然还有更多的点化。这次过关我深刻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们。在出来的车上我看到了非常殊胜的景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