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茉莉:浮在岳阳楼前的灾民尸体

历年湖南水灾中的政府责任


【明慧网2002年8月28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又是湖南水灾!

作为喝家乡水长大的人,在瑞典电视上眼睁睁地看到那么多民宅被淹,老百姓流离失所,心情焦急而无奈。据说,今年的情形逼近1998年洞庭湖和长江决堤泛滥前的水平。那一年,我们家乡部份城乡一片茫茫,只能看见露在水面的电线杆子。

美丽的洞庭湖,历史上一直为文人墨客所歌吟,它以巨大的胸怀,吞纳着长江激流,是天然安全的蓄洪湖。洞庭湖区是中国著名的鱼米之乡,并不像黄河流域那样灾患连连,所谓“有河患而无江患”。但在中共执政的这几十年里,由于破坏森林造成水土流失,长江干流与支流淤积,加之国家带头“围湖造田”,以致形成现在每两三年一大淹的悲惨现状。这些,在郑义的《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中有详细的分析。

除了人为地破坏环境带来洪灾,在历年湖南水灾中,中国政府还有其他一些不可推脱的责任,如瞎指挥破堤泄洪;封锁消息,禁止记者自由采访;强行征收救灾款物,却不如数送到灾民手中。

1996年水灾是洞庭湖区人民最为悲惨的一次。那年当局判断失误,以为夏季将有大旱,于是命令各个水库放满,谁知到了六月连降暴雨不止,当局只得突然开闸泄洪,无数人民浸泡在水中。此外当局还有一个“保卫武汉”决策。为了保住大城市武汉,强行命令洞庭湖区的24个大垸强行破堤分洪。武汉是保住了,来不及逃命的湖南人民却尸浮于野。

据灾区出来的老乡说,洪水退后,只见许多尸体和树枝纠缠在一起,原来是死者亲人为了在水灾后便于收尸安葬,匆匆把尸体绑在树上。那年岳阳市居民从岳阳楼边经过,不时会见到漂浮的尸首,令古人范仲淹吟咏岳阳楼的名句“政通人和”,成了一个莫大的讽刺。

然而这一切都不会见诸于中国媒体。政府不但禁止西方记者前去洞庭湖区采访,就是本国记者也遭到限制。中国媒体上,依旧充斥歌功颂德的高调,赞扬党和政府领导人的伟大指示,舞台上演出解放军奋不顾身抢险的新剧。那些飘在在洞庭湖上无人收尸、成为鱼口之食的百姓,在他们是不值一提的。1996年湖南省公布的因水灾造成的死亡人数是三百三十人,而民间人士估计至少牺牲了好几万人。

至于救灾款物,落到无家可归者手中的,已经是经过层层盘剥。居住在堤上的灾民,衣衫褴褛,每人每天只有一市斤米维生,一旦水退,面对庄稼无收,无人过问。而省民政厅在灾后,却为了救灾捐款如何分配而勾心斗角,还听说拿救灾款去办企业搞创收。这一切,大大降低了人民支援灾区捐款的信心,今天,已经没有几个人会相信这样一个腐败的政府。

目前湖南大部份地区还处在抗汛期,笔者写出湖南历年水灾中的种种问题,是为了促使中国政府改过自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