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明慧网2002年8月3日】看到一些同修的正法经历,自己也想把流离失所一年多做大法工作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共勉。但与那些以强大正念闯出洗脑班、看守所等的感人事迹比起来,真是不值一提,相形见绌,就一直没提笔。

近日我突然想到:自己做大法工作的顺利和多次化险为夷,不正体现了师父对弟子的精心呵护吗?为什么不写出来,与大法弟子共沐师恩呢?

一、进京正法有正念、师父帮助脱牢房

2001年3月末,我们一行8人进京打条幅后被抓,后有人承受不住,说出地址和姓名,被当地驻京办接去,等着公安局来接人,要等两天的时间。我想得想办法出去,出去不是因为怕吃苦受罪。既然进京就该什么都放得下,出去是因为有很多很多的同修渴望得到师父的经文,更多更多的世人需要救度。当我把想出去的想法和同修说出来,有人不吱声,有人怀疑走不成,有人说会连累别人,有人说如果你该走师父会帮你,他们好象都没有想一起走的意思。我便在北京市区地图上计划离京路线,晚上想走,两次时机都不成熟,我并未行动,心想希望不大了,顺其自然吧,就睡了。

后半夜3点醒来,见房门开着,两个看守一个门里、一个门外,都睡着了,同修也都睡着了。有的被打得很严重,有的岁数大行动不便,我想:让看守睡香点,别醒。(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发正念)。我悄悄来到厕所,想从窗户跳出去,却没拉开。到一楼门口,门被锁着。又来到一楼与二楼之间转弯处,拉开小窗跳了出去。因为院很大,但进来时我就注意了路线,所以我按原路大摇大摆走出了大门。

刚走几步,迎面来辆出租车,我让司机送我到东直门长途汽车站。天刚亮,我坐车往顺义县(北京郊区县),又从顺义县(不能走大站)上火车顺利离开了北京。

我想自己能这么顺利地走出来,是师父看到我那颗想做大法工作的心和进京证实法过程中的心态(当然还有不如意之处)。从此我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我们当地我接触的外地同修最多,也预感到还有很多工作在等着我,决心不辜负师父的希望。我把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大法工作中。

二、被堵在客车内,师父帮我脱险

我离京第一站来到孩提时生活的小镇,因这里大法弟子的经文不全,我把所能背诵的经文写出来,能找的找来配齐,并给当地人讲“自焚”真相,同时帮助同修们在法上提高。因我有很多地方要去,准备在走的前一天晚上开一次法会与同修交流。没想到还没开到一半,被同修的儿子发现,把我辛辛苦苦抄了几天的师父讲法撕了大半,并要拽我上派出所。同修的儿子被同修推出屋后去派出所举报我。我带着仅剩的几页师父讲法连夜走了20里到P镇,想在两草垛上睡一会儿,躺下后因暂时睡不着,找自己为什么出现这种麻烦。最后认为是自己着急走,考虑不周、环境不了解所致。这次不仅同修要受到迫害,大法书也要受损失。我很痛心。

不知多长时间才睡着,又被小雨浇醒,无奈又来到一新盖房的西侧,一边避雨,一边炼动功。雨停后又走了10里到C地,来到一同修家,他妻子被非法劳教,仅一人在家,我把仅剩的几页讲法给了他。

我又返回P镇坐车,客车刚开出200米被恶警截住,说要找法轮功,我知道是在找我,就想这次脱险的机会可能不大,真可惜还有很多事要做,但也不能让他们轻易找到。我低下头眼望窗外。一会儿车开动了,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三、何时去、何时离开都由师父安排

2001年10月末,我去C地送资料,通过一同修介绍到另一同修家,他因出车很少在家,他妻子也出门了。他只在家一会儿,就找到他了,我们认识才两小时,他就把家的钥匙交给我,又出车了,晚上不回来,让我自己做饭吃。我想既然他这么忙,东西也送到了,我就该走了。晚上见有给师父法像上香的地方,就上了九炷香。第二天早上发现有一根没着,仔细一看是着了又灭的,我知道不是偶然,但悟不出来,就又上九炷香,结果一样,剩的这根正好是在要走的方向,我忽一下明白了:走是有漏,看来留下还有要办的事。结果这个同修回来后不出车了,找来能接触上的同修,我帮助他们找到法理认识的差距,纠正一些不正确的想法。几天后想走时,正好他家第二天要来人干活儿,他说看看他亲属的车明天是否出车拉货好搭一段。第二天他从亲属家回来说:看来车就等你呢,半夜启不着车,今早一启就着了。就这样我坐上便车,讲了一路真相。象这类的事很多,只要事事站在法上,时时都在师父安排之中。

四、突发意外事,巧妙躲搜查

今年4月8日,因我连接的点多线长,《北美巡回讲法》又非常重要,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送太慢,我又要去Y市建资料点,所以我想把给C地的资料托Q市资料点上的同修通过车捎去。可这位同修说手头事太多。我想这事就该我办,于是坐车赶往C地。

在接近C地时我迷迷糊糊睡着了,似睡非睡中我似乎听见有人说:现在正查法轮功呢。我立即清醒了,但弄不清是车里人说的,还是梦中有人告诉我。这时车停了,有人下车。这儿离客运站还有100多米,而我去的同修家要路过客运站,由于对刚才迷迷糊糊听的那句话没重视,想到站再下车。这时司机说:都下来吧,离合器坏了。我只好下车,在路过客运站时,见一辆警车在路上停着,两个警察象在等什么。如真让车捎来就真麻烦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又在师父保护下巧妙躲过了。

五、好坏出自一念

象以上在师父保护下摆脱危险的经历还有很多,但也有个别意念不纯正的时候。如今年5月10日,我和另两位同修把打印机等物品从Y市的一地拿到另一地去建点,共带了四件纸壳箱上火车,在车长第一次过来时,我什么也没想,他也没问。当他第二次过来时,我想他万一问,我该说什么?就这样一想他真问了,并让打开,这时乘警也过来了。我不慌不忙打开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纸箱,另两位同修同时发正念,没引起怀疑过去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好坏出自一念”。

过后我找自己:是因为这段时间建点,学法心不静,加之自己的想象,冒出不纯的一念,险些给大法造成损失。正法进程走到现在,要纯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主意识要非常强,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

在流离失所一年多时间里,我由传递手抄经文,到接触资料点,再组建资料点,由没摸过电脑到操作打印机,再到编辑,上网。看似偶然,实是必然,只要一心在法上,一切都由师父在安排。原来我在常人中是个很直、很实的人,在目前邪恶疯狂迫害下我还能持续不断地做大法的工作,这智慧都是大法给予和开创的,当然还要吸取经验教训,师父说:“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走向圆满》)。更重要的是时刻铭记“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

前几个月,头脑中有时会冒出这么一念:很多同修从那么大魔难中闯过来,真了不起,而自己只被扣留半个月,在北京也只挨了一拳,承受的痛苦太少了,在法正人间前可能安排我进去补上这一课。我马上认识到这是邪恶的安排,它们想阻止我做大法工作,去承受它们的迫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它们不配来考验我,正法修炼中就是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真的能在“执著心无存”、“做而不求”的境界中“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吃苦不是修炼的全部,苦其心志才是关键所在。“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转法轮》)只要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站在法上就是最纯正的,最安全的,只要心里装的都是法,所有的事都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做,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做,也真正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真正体验到师父对弟子的真正负责。

另外,首先要使自己的认识跟上正法的进程,在制作和传递资料的过程中,看到同修存在的问题或不足,要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和对法负责的态度给予指出、帮助解决,达到共同提高的目的,这是目前大法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方面,也是助师世间行的一个主要方面。我认为只有对大法坚定的心还是不够的,关键是能符合不同层次的不同要求、“精进不停”(《正神》)紧跟正法进程,使自己更理智、更成熟、更纯正,师父会保护弟子不出任何问题,邪恶就不敢碰你。

以上所有的这些经历、感受和体悟,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不要想我为大法做什么,而应该想大法需要我做什么。

能在宇宙正法时期,助师正法,是我生命存在的真正价值,无上荣光。师父的给予,弟子无以言表……,让我们共同沐浴浩荡的师恩,勇猛精进,直至走完师父安排的最后一步,不辱使命,这是弟子回报师尊的最好方式!

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