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被电击和强迫服药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8月30日】99年7.20后,江泽民集团迫害、诽谤大法,我的家人也深受谎言毒害。

99年7月底8月初,我父亲、三爷,还有一个本族的人,开一辆白色面包车到我暂住的亲戚家,骗我说在某市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要我去。我绝没有想到我的亲人们会合伙骗我去精神病院。在大陆媒体谎言的毒害下,他们做出这样可怕的事。

路上我父亲他们三人在一家餐馆叫了一个柴鱼汤,后来想起来真不知他们当时还怎么吃得有滋有味?不知为什么,我当时无心吃饭。

他们把车开进精神病院,我当时只看到了医生、护士,认为他们是带我去见一个住院的有权力的人,好帮我找工作。直到我看见铁栅门,才猛醒过来,推开想骗我进铁栅门的护士,往回跑,打开车门,从三爷手中抢过我的皮包(皮包里有全套的大法书籍),这时父亲从后面赶来拦腰抱住我,从铁栅门后面也出来几个精神病人,在护士的指挥下,把我抬进去了。

我无法诉说我当时的痛苦,我的父亲说我炼功得了精神病,花钱进精神病院是为了挽救我,为了我好,大陆喉舌媒体的谎言使他丧失了理智。

医生说为了确诊而与我谈话,我明确地答复了他的所有提问,思维清晰。最后他却自欺欺人地说我有轻度精神病。

由于我强烈抗议,在后来的9天中我大约有一半的时间被绑在床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曾昏倒在厕所一次,每天强迫吃药、输液。被电击过一次,当时我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恢复,记忆起电击前的情景。

在精神病院我时时感觉痛不欲生。这种痛苦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是在看到世人在江泽民的欺骗宣传下灵魂被扭曲到这种可怕的程度,我心里对这一切近似绝望地痛苦。后来医院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去了。

我在精神病院被关了9天,我一直都不愿意回忆这9天。今天,得知世界精神病学大会将讨论要求中国江泽民政府停止滥用精神病学,我将以上经历写出来,以供参考。

2001年夏天,在市610的骚扰和株连政策的恐吓下,父亲怕自己的生意受损失,与610合谋把我绑架进了洗脑班。

虽然父亲做了这些愚蠢的事,但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才是造成我遭受迫害的根本原因,也是扭曲父亲灵魂的根本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