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南南乐县看守所与精神病院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7月21日】我于1997年7月有幸得法,得法后知道了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心找,为人处事先考虑别人,走到哪里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罗政治流氓集团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为了坚持信仰,坚持真、善、忍,却遭到了邪恶之徒一次又一次非人的折磨和残酷的迫害。

2001年7月23日(农历)上午八九点钟,我们一家人正在吃早饭,寺庄派出所一帮邪恶之徒,闯入家中,乱翻东西,抢走师父法像,我为了要回师父法像,被邪恶之徒带走。在路上我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义正词严责问邪恶之徒,我做好人有什么罪?为何抓我?我就是不跟你们走!他们把我拖入车中,我在车中接连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法轮大法是正法”,邪恶之徒用又脏又油的擦车布塞住我的嘴,就这样一直开进了公安局。一个叫李敬的女恶警又拿着师父的法像在我头上打,还说了一些污言秽语,接着又到了拘留所,所长王延曾问我话,我因拒绝回答,被踢了两脚,我在拘留所开始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后来在拘留所大院,被邪恶之徒苏印怀连踢带打。虽然遭受它们的毒打,心中无怨无恨,并向它们讲真相

2002年1月3日,邪恶之徒再次闯入我的家中,强制把我带走。刚到县公安局办公室,邪恶之徒就问我在家干啥?与谁联系过?要求我说出同修的名字和地点,我拒绝回答它们。便遭受一顿毒打。几个恶警把我拖在水泥地上,拳打脚踢,还口出污言。一会儿,它们又操起拖把向我抡打。后来,就拿针刺我手指尖与手面,拿针乱刺,手都肿起来了。邪恶看到我被折磨的不会动弹了,就强行给我输液。从上午10点钟一直折磨我到次日中午,持续24小时,手段极其邪恶,令人发指。当我第二天被送入看守所时,犯人都被吓了一跳,因为我的面部被打变形了,并且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连最熟悉的功友都认不出我了。回到看守所后,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开始绝食,八天后就把我送入精神病院,强行打针,用药物摧残,到腊月二十九我被送回看守所。在那里我又开始第二次绝食,几个警察恶狠狠、粗暴地插胃管,因插不进去,弄得我鼻口出血,流在地上一大片。第二次灌食,由于我又一次抵制对我的迫害,它们便灌有很多盐的稠饭。因为大法在我身上体现的威力,其中两个犯人进一步认识到大法的神奇后,已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我绝食10天后,邪恶之徒看达不到目的,便改变了手段,把我送进了南乐县精神病院,用更邪恶的手段迫害我。在精神病院,院长黄建国,利用叛徒,指使护士长对我强行灌食和用药(药物摧残)。有一次邪恶之徒给我插管4个小时不往外拔,过后开始打针用药,我昏迷了一天一夜。在这两个月里又送来一位女功友,被直接送进男病房,遭到一些坏人的污言秽语和侮辱。她和我一样被强制用药,打迷魂针,从肉体折磨加重到精神摧残。

在那里我坚持背法,师父也一直在点悟我,明白了应该走出去证实大法,通过切磋更加坚定了走出来的正念。师父讲:“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俩认识到这一念特别重要,有了这一强大的正念,就没有了一丝怕心,感到力量无比巨大和用不完的勇气。夜里1点钟,我俩在值班室后窗口下面,掀了一个小洞,走了出来,逃离了魔掌。

在我被关押期间,邪恶之徒到我家进行疯狂抄家,把电视机抢走,那位功友家里的拖拉机被它们抢走了,出来后,我至今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在外幸遇功友,我就把遭受邪恶迫害的经历和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写出来,让大陆同胞乃至全世界更多的善良的人了解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受到残酷的迫害与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的残忍虐待。邪恶当权者为了逼迫坚信真、善、忍的修炼者放弃信仰,践踏宪法和人权公约,不讲法律,不择手段,采取手段之恶毒,之残忍,之流氓,之阴险,前所未有。

清醒吧!善良的人们,不要再轻信邪恶的谎言。明白正与邪,是与非,将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警告那些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自己的恶言恶行,不要落下“入无生之门”的可耻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