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骑车进山区 散发真相救村民


【明慧网2002年8月5日】7.20是江泽民集团神经过敏的日子。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用人民的血汗钱,雇佣大批闲散人员在夜间值班巡逻,目的是妄图抓捕、干扰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

已经过了午夜,楼下还有狗叫声,人说话声,咳嗽声。我正起身准备到偏远山区给那里的受邪恶媒体毒害的山民们送真相材料。楼下传来的种种声响,无疑是邪恶的旧势力的干扰。我把一切物品准备好之后,就坐下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旧势力干扰!发完正念,拿起东西下楼一看,一个人也没有了,就连巡逻的也不见了。

在下楼时,我心里想,我今天去的山区,以前没去过,下了公路怎么走我不知道。又是深夜,其难度不可想象,但是我心存正念,一心想救度那里的世人,没有其它的想法。这时,我心生一念:师父,弟子今晚是从城市向山区送真相材料,道路不熟,敬请师父安排、呵护。

我骑上自行车,出了灯光明亮的城市,向漆黑的郊外骑去。

自行车已经伴我三、四十年了。我就和车子说:老伙计,咱们今晚是去救人哪,你可不能和我捣乱。然后发正念清除可能干扰的邪恶因素,一路,车子并未出事。

我一路发正念。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夜空的星星有气无力地闪着微弱的光;没有光也没有风,漆黑一片,马路很宽,也很平,眼前的路也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有一辆汽车从后边过来了,车灯从身后闪到身前,这时,我看见了我走向的正前方有几块大石头在路面上,若非车灯照一下让我看到了,很可能车毁人伤(这可能是路上修汽车人用的石头)。这样的事还不只一次,就这样,夜路虽然漆黑,但可以放胆骑,没有问题,我知道,这是师父呵护,看护弟子哪!心中油然升出对师父无限的感激,泪水无声地顺颊而下。一种幸福感充盈心田,久久难以平静。

夜路骑车速度很快,行驶中车速慢了下来,我知道这是上坡了。这段路我知道,白天就是小伙子也步行推着走,可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并未感到费多大的劲就骑上去了。上面是个村子。

这是个很大的镇子,我知道这是乡政府所在地。这镇后面就是山区了。从哪里进山,我不知道。我试着从一个不算窄的通道下道,往下走了二十几米,传来狗吠声,近前一看,原来是家饭店,狗是用链锁着的。我退了回来,再找下道通路,这次找到了,这是条土路,能并排走两辆汽车。这在乡下就不算窄了。我顺着这条路往前骑,路虽不平,但还能骑车。我骑了十几分钟,又不能骑了,坡陡,推车走,大约走了二十几分钟,隐约有一户人家,房子很大,很可能是一家果农,因为路边有很多果树,我在这家大门前明显的地方放下真相录音带和真相材料,往前走,十几分钟后,又是一户人家,放下录音带和真相材料后,发现有一个很大的采石场,但我并未在意,又往前走,这时,浓郁的幽香扑鼻而来,这香气沁人心脾,使我精神为之一振,我知道现在是个荆条开花的季节了,这香气城市人是享受不到的。再往前走,果然依稀看见蜂箱了。寂寞的养蜂人正在酣睡,鼾声不时地从简陋的帐棚里传出,这些追赶大自然脚步的人辛苦而又寂寞,录音机为伴这是肯定的了,我在他帐棚外放下真相录音带和材料后,又向上走,拐了一个大弯儿,又是几个养蜂帐棚,放下材料后再向上走,坡路更陡了。我推着车子气喘不已,象拉风箱似的,全身也是大汗淋漓,两腿也有些软了,我心生一念:请师父加持弟子,一会儿,那种近似虚脱的现象没有了,浑身又有了力气,而且全身充溢着强大的能量,那情景难以言表。陡坡上到尽头,原来是个山口,这时天有些蒙蒙亮了。前面二里路的地方有一大片房子,我心里高兴地想:或许见到大的山村了,这是些多么渴望救度的人哪!我骑上车顺着平缓的下坡路飞快地骑着,二里路很快就要到了。在这大片房子前面不远处我恍惚看见一块大牌子一晃而过,我停下车退了回去,看看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如果是诬蔑大法的牌子我就将它处理掉。可是我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军事禁区不得入内”等字样。我转过头看那大片房子,心中有些失落感。可转念一想,不对呀,我明明是请师尊安排的,这是师父安排我到这里来救度这里的士兵呀!怎么有不情愿的心出来了,这个心也得去,我拿出真相录音带和材料,放在路边明显的地方。我想不能往前走了,别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转身骑车往回走。

坎坷的下坡路是很难骑的,车子蹦蹦跳跳,很难把握,不过有惊无险。很快到了采石场了,我停下车往东南看,几个很大的村子延伸在东南的山麓角下,我如果往西南原路绕过去怕是得用一个多小时吧,走东南近路,看样子用不了二十分钟,但采石场往下有没有路不得而知。我骑上车顺采石场往前骑,只骑几分钟就到了尽头了。我下车一看,这是个人造的悬崖,有二十几米深,可能是用推土机把山皮推下山坡造成的。我往下看,这悬崖不是直上直下的,还有些坡度,悬崖下面人们踩出的小径清晰可见。我心想,既然师父安排的路肯定行得通,无须彷徨。我把车子横在身前,顺坡往下滑,滑速极快,每当身子难以控制时总有一块大石挡一挡,就在这停顿的瞬间,身子才能平衡过来。有惊无险地下到崖底。赶紧骑上车顺着这蜿蜒的小路向山下骑去。

只十几分钟就到了一个大村子的后面。农村人虽然起来得早,但现在刚刚放亮,还没有起来。我顺着长长的街道,每家的院子里都放了真相材料。这个不知名的村子还真不小,少说也有三、四百户人家。送完这个村子往前骑,又是一个很大的村子,这个村子送了一半,村民们陆陆续续地起来了,鸡鸣狗叫。我一边送材料,一边向村民们点头微笑,他们愣愣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这个陌生人这么早到这里来干什么,我无暇也不可能给他们破疑,我想救人比破疑更重要!到了村子的尽头恰巧也只剩下一份材料了,放进这家大门里,我长长地嘘了口气,心情百感交集,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才感到师尊安排的路是多么的周全圆满!愧然想起从山上往下来时,材料没送多少,天要亮了,心里曾急的不行。这时才想到既然请师父安排了,还急什么呢?这个心也得去!

我踏着初升的阳光,走上了回归的路。欣慰的心情是有的,但不是喜悦,不是那种完成艰巨任务后的喜悦。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6/2520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