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点化:原来我一直站在法船上

【明慧网2002年8月6日】大约一年前,我每天都为做真相资料而忙碌着。有一天晚上我在住所的沙发上躺下想稍微休息一下。这时我作了一个梦,而且这个梦从始至终都很清楚。

我刚躺下时就感觉天目发紧,也没多想,闭上眼不多时,忽然象外面打闪一样,刺眼地闪了三四下,我睁开眼看看窗外,不象要下雨的样啊!纳闷,接着睡,刚睡着又刺眼地闪了几下,我睁开眼,心想,怎么回事?看了看,发现灯没关,咳,一定是灯接触不良了,我叫同修帮忙关了灯,接着睡。

因我是躺在沙发上休息的,而且是面朝阳台的大窗户,在梦中我也是这样躺在一模一样的这个环境中,就好像我没做梦,在现实中静静睁着眼一样。这时我看到阳台的窗口外的天空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些小灰点,看上去离我所住的楼很远,比云彩还远,我当时十分好奇,心想这是些什么呀,也许是鸟或什么吧!可是我马上发现这些小灰点越变越大,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我这边冲了过来,而且还不断产生着,越来越多,在很短的时间里几乎把天空都要占满了。在它们冲到离我一、二十里距离的天空时,我看清楚了,原来都是魔,漫天遍野围了过来,形象就像动画片《大闹天宫》里的──梅山七杰,一个个脸都是青绿色的,好像也有红的,手里高举着各种兵器,哇哇怪叫扑来。

而且这些魔还分层次,由低往高层层层层,往高还有很多层都驾着云,越往高好像形象上也没那么丑恶,好像还有更高的,但总体数量以低层的魔为主。

我一看这样,心想平时还找不见你们呢,今天正好除魔。我就坐起来立掌正念除恶,除着除着,这些魔也越多越逼近,我又一想,这在屋里除着多不痛快呀!我到天上除吧,那样近。我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纵身一跃,跳上了天空,冲进了魔阵(但在跃向天空时思想里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应是在沙发上),用功能奋力斩妖除魔。

至此,梦境突然一转,我发觉我不知为何正莫名其妙地弯腰站着,面向地面正在看着什么。原来我是站在北京马路边的由井字纹砖铺成的人行道上,我定睛向下一看,在井字纹的凹纹里有一队小小的黑点正在前进着。我很好奇,但由于黑点太小了看不清,于是我想:要是能看清一点就好了。刚这样一想,奇迹发生了,原来似针尖般大小的小黑点,一下变大了一点儿。于是我想:再大一点儿,再大一点儿。随着我的心念,小黑点越变越大,我仔细一分辨,原来不是小黑点变大了,而是我自己在缩小,几次动念后,小黑点已是如豆子般大小。这时我又动一念,想:我要是能进去一下就好了。念一动,唰!整个身体已进到了黑粒子里。啊呀!里面对应的是一个无限广阔的宇宙空间,银河如沙,日星闪耀,我心里十分喜悦,向前飞着看着。

这时,我突然发现在我前面那本来清澈的宇宙空间,袭来了一阵黑雾,由浅变深,越向前飞好像黑雾变得越黑,越暗,越阴森。但我的方向没改,继续向前,飞进了黑暗,我发现进入之后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气逼人,越向前飞越感到这黑暗中含有一股阴邪的力量想侵蚀我,越向前飞越觉得扑面的阴风裹身,其内魅鬼咆哮,疯狂冲撞着我的全身,魔吼兽吓极尽鬼邪之能事,拼命想动我的恒心,阻我前行。我不为所动,坚定向前,这样向前飞了很长时间,我觉得最少有四五个小时,这时我伸出手放到眼前,手都快贴在脸上了也看不见一点手的模样,完全是黑暗,无边的黑暗没有一丝光线。这时我的心头泛起一丝犹疑,我心想:这样前行下去不知何时何日是个头,往下也不知这时时狠恶、无孔不入的阴邪更发狂到什么地步,这样往前下去很可能是无边的漫长,可我只飞进来四五个小时,前路有多远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退路并不须很长,此时若回头飞离黑暗,再绕道而行还来得及。

也就是一闪念,本性中的正念马上本能地升起,坚定的一念从心底迸出:我坚信我自己定能坚定到底,决不退缩,再邪再难也奈何不了我。就这样心中再也没有任何犹豫,挺起了胸膛,傲视着黑暗,岿然不动,犹如傲视拍岸的浊浪。

这样又前行了不知多长时间,虽有正念,但其间也有面对无边的黑暗、无边漫长的时间所生出的几近绝望的无奈情绪的反复。当我一一将它们战胜后,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忽然发现身边的黑暗在渐渐变浅,渐渐地我能朦朦胧胧地看到我自己的穿着长袍的身体了。

可就在这时,我惊奇地发现在我脚下的黑暗中竟显现出一船形的金边,放出金色的光芒,原来我一直站在一条二三十米长的大船的前甲板上,大船前船的外轮廓线即是这道金边,我一下明白了,原来不是我自己在飞呀!是法船在载着我前进呀!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坚定地站在了这条法船上。法船继续带着我前进,这时黑雾渐逝,辽阔的宇宙重又展现在眼前,浩荡的天穹,灿如瀚海的星辰,法船带我冲出了迷雾。

我正在船头仰观这天穹星辰,心中忽觉在我右后方三四米之处站有一人,似也一身白色袍装。正要回头看个清楚,忽然感到那人对我说话并打到我思想中,我惊讶的发现,竟是我们伟大的师尊那慈悲而无比威严的声音,丝毫不差,慈悲的、语重心长地说着我的修炼,说了很长很长时间,说了很多,可惜我都没记住。

这时我看到眼前演化出奇景,宇宙在我面前打开,我看到在天穹遥远的地方,有一个象金色的光那样的透明物质所构成的充满光明的灿烂的世界,很多大法弟子都在由不同的宇外天体,不同的来源向那里汇聚。我心里好像早已明了将要发生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将是非常的关键,非常的庄严,非常的壮丽殊胜,是宇宙开天辟地的历史中都没有的,甚至是在整个正法中都是非常重要,无比壮丽的重大的大事,(但不是最后的飞天归位)。汇聚至此的大法弟子都是有任务的,有责任的,是要求要尽全力来完成这伟大的任务的。同时我也了然于心了刚才所经历的穿透黑暗、磨砺意志的过程正是为了最终参与、圆融好这件宇宙中无比重大的大事。是要为这件大事出力,才安排出了前面的一切。这一切的一切是非常严肃的,是为了宇宙的未来,非常的关键,责任无比的重大,根本不是只为了某个参与其中的个体,而是为了全宇宙……

梦结束时,我马上从梦中醒来,吃惊于梦中真实的一切,兴奋地叫来了刚睡下的同修,我向他叙述着梦中离奇又现实的情节,生怕落下一点,我说我做的这个长梦我感觉得有好多个小时的时间,我问同修现在几点了?而同修的回答又是令我感到很意外,同修说是在五分钟之前我叫他帮忙关了灯。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7/2533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