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法会发言稿:生命的歌唱 (译文)


【明慧网2002年6月26日】我是来自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修炼小组的一名西人弟子。

我曾有顾虑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但一个同修告诉我,我的经历会对别人有所帮助,而且当我读到别人的心得体会时也发现非常好,所以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我的那些特殊经历。

我一生中有许多的别人没有的经历,我过去总有一些逆反心理,因为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非常的不对头,环境污染,金融体系,社会潮流……我不想封闭在那种生活模式的盒子中,费了很大劲想钻出来,我不顾一切地把事情推到极限(钻出生活的盒外),结果也为此经历了许多困难。我妈妈过去开玩笑说因为我出生于马年,按照中国的星相来讲这一年出生率下降,因为没有人想要一个逆反的小孩,特别是女孩。随着我抛弃常人社会的东西,我经历越来越强烈的事情。在1992年或1995年这些事情发生得特别多。

我那时没有练习过任何修炼的功法,也没有一个师父,但由于一些强烈的体验,我的执著放弃得很快。我经历了一些对常人来说很可怕、还有一些是有很大影响的事情。一次我的意识离开我的身体,我记得我能看到身后我身体的轮廓,就象没有色彩的照片底片。这时突然就象连起来一样,大量的信息进入我头顶又从我嘴里出来。它的意义很深沉,而我明白它的所有意思。这个信息超出我以前所知道的东西。当这事完了以后,我的意识又回到我身体。我看到我朋友嘴一直张着。我说:“哇,我怎么知道那些事?!”他说我的脸变得象胶片反向的投影,紫色笼罩我周围。我的朋友那时并不相信精神上的东西。他认为可以把这个信息告诉美国宇航局。我们大哭大笑好长时间,知道我们被束缚在我们的脑袋中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拥有打开它的钥匙。就好象我以前知道的一切东西,一切观念,全被扔出窗外,再也不受这世上低级的东西的约束,非常自由自在。这个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那个时候,我们感到就象在另一个空间中。从那以后,我又经历了许多《转法轮》中所讲的事情。

这些事情不断发生,到了1997年,我有了一次最特别的经历。言语并不能表达我所感到或听到的,但是我尽可能去描述它。

我当时正站在音乐光碟机旁与另一个朋友讲话。突然我注意到音乐正发生变化,唱歌的声音不再唱歌,而是和我有心灵上的对话,致意说“你好”。我被问到是否愿意进入更深入的音乐中跟随他。我很容易地沉浸到我听过的最美妙的音乐中,有点像小提琴的古典音乐,但绝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那种音乐。然后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就象翻转过来,处于音乐的下面,突然就象一次爆炸,整个房间明亮起来,整个地方在空间中飘摇在由百万计的歌唱声音组成的立体音乐中,我知道这来源于无数生命在一起和谐地歌唱。

我被问到我是否愿意和他们见面,我说当然愿意。我感到了一百万或更多象光一样的生命在我前面。我记忆中并没看到他们的形象,但感到他们很高大,也能感到每个个体独立的特性。一个女性的生命轻轻滑向我。她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给了我信息,就象在少于一秒的时间内读完一本辞典。她说的一些事情如:“你是否记得我们?”“我们从一个很遥远的银河系来,”我所感到的巨大慈悲会永远保护我,救助我,他们从来没有忘记我。她也请求我的帮助,而且他们需要我的帮助,问我是否愿意帮助他们。我向他们保证我会帮助他们。

我那时非常清醒,感到能理解一切。一切事情都很完美。不需要问任何问题,有一种无上和谐,和回到家中一样的感觉。

然后她说他们必须离开。一种紧迫的感觉涌向我来,我想和他们一起走,但我心里知道我不能。她说,“不要担心”,他们永远和我在一起,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在临近,然后我会再见到他们,我必须等待。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我很明确地知道我们的时空和他们的时空差别很大。他们那儿眨一眼的时间就等于我们这儿一百年。他们一直注视着这儿的一切事情。他们就是我深层次中的一部分和环绕我的一切。

我感到自己的心灵令人难以置信般地被打开,不受任何束缚。我看到我的朋友坐在沙发上,头垂下来象走神一样。他醒过来,我就说:“你是否见到他们?听到他们?”我感觉我的生命从来没有如此美好。我的朋友却说,当这房间明亮起来,他感到很奇怪并开始哭了起来,说他不能呆在这儿,然后他就离开了。我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

此事过后一段时间,我告诉了一些人。他们对那些生命是谁的说法什么都有,从天使到外星人。我知道这完全不同,我就保持安静不再告诉别人了。我知道我所经历的只是整个巨大事情中极小的一部分。我只是接触到一点点巨大宇宙中发生的事情。

从此,4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一点对常人社会的执著,感觉非常轻松和自由。我和我周围的一切非常和谐。

我听过树木对我讲话,河流的笑声。我知道邪魔就象一个巨大的镜子看起来永远会存在,但用一块石头一丢它们就会象玻璃一样粉碎。超越它所有的事物都是美好的。

我四处寻找,练习过瑜伽和许多别的东西。我尊重所有那些了不起的人的著作,但我知道应还有一个高层次的师父在什么地方,我只是还没有发现他。我开始想到他可能没有转生到地球,也许将来也不会,但我会见到他。我人的一面不断祈求找到这位师父,因为我知道需要真正的教导。

我从未忘记这次经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考虑为什么如此美丽而又威力无比的生命需要我的帮助,我怎么可能帮助他们?和他们相比,我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什么样的变化?为什么我必须等待?我的逻辑思维开始占上风,我渐渐的滑落回常人生活中,无能为力阻止它。就在我几乎落到我以前开始时的状态,最底部之前,一个奇迹发生了。一个朋友给我看了他拥有的一本书,名叫《转法轮》;后来我在一个书店得到这本书,开始在家里炼起来。另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份当地的炼功点的简介。所以我去了炼功点,以便纠正炼功动作。这两个朋友都没有炼功。从我炼功以来8个月过去了,我没有感到在理解法上比别人落后。尽管我有以前那些经历,我觉得我就象从一张白纸重新开始。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感觉到在经历比以前那些更高层次的境界。

读《转法轮》后,我意识到我终于找到师父,或者说是师父找到了我。我能理解为什么特异功能必须锁起来,因为如果不掌握好,如果心不正,它会导致不必要的痛苦经历,而且一个人层次会落得非常快。没有师父,一个人会一落到底。

当我收到《北美巡回讲法》,读到我们负责的无数天体时,那次经历回忆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我哭得很厉害。我知道我有一段很长的路走,修去我的私心和那些重新发展起来的各种执著心。我很感激由于这些考验我能修得更高,我的另一部分却在痛苦,因为常人社会中我们所遭受的和将要遭受的痛苦是在意识清楚地承受。

有时我感到时间太紧,我有3个工作,一个公寓要管理,还有一个得了癌症的母亲。但当我学法,发正念,洪法和炼功时,这一切贯穿在我的生活中和接触的一切事情上。我修炼突破很快,已超越我原来所达到的层次,我现在用全新的观念来看待我对那些高级生命的保证。

我无以回报师父:他的“真”让我们知道了每一个层次的东西,他的“忍”包容了我们修炼中的不完美;他有无比的“善”因为他始终和我们在一起经历这一切。我努力去达到最终的目标“真、善、忍”。

宇宙的众生百万、亿万无法计量,就象师父说的“无数多”。师父又说:“过去我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实际上你们承担的责任是相当大的。”

我知道得法并不容易,我也知道我们必须继续努力改进我们洪法的方式。我们每一个人都代表了一个巨大的天体。在里面象我记忆中的高级生命群,有无数亿万还多。我的理解这也是一个考验,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能跟得上而不至于懒惰。在这以前我生活中有很多空闲时间,现在周围的一切都需要我的时间。我人的一面不时感到痛苦和紧张,而我神的一面却轻松地坐着微笑。形势不断地发展,使我们不断用独特的方式洪法,好让那些高级生命不要失落。不要让那些高级生命失望是极其重要的。

(2002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