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得法故事:我与法轮功的不解之缘

【明慧网2002年9月12日】我是受尽了生活的磨难,正当我身处苦海中时是大法帮助了我,使我终于战胜了磨难,自此,我与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两年前我读高中的时候,一次体检我被检查出患有乙肝,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万分震惊,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便沉浸在病魔的折磨中,精神上多了一种沉沉的负担。别人都说这病很难治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没有一刻不在想自己的病,这弄得我学习无心,生活无味。虽到处医治,钱不知花了多少,苦药不知吃了多少,但病情仍不见好转。

高中毕业后,我来到城里学电脑,住在姑妈家里,每晚,我总是看到姑妈在灯下读书,读得那么有意思,好像连觉都可以不睡,后来我知道了姑妈在学法轮功,不是说法轮功不好吗?为什么还有人在学呢?而且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姑妈的功友来串门。姑妈识字不多,但自从炼了法轮功以后,大本大本的书她都可以读下来,有时遇到不认识的字便问我们。为此,我也常常帮姑妈念一些大法资料,我发现大法讲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他告诉人们如何做到“真善忍”,要多行善事,如何来“发正念”清除邪恶,这些内容都是非常好的啊!为什么当权者不准炼大法呢?如果大家都炼下去,社会上将平安无事,秩序井然,那该多好啊!我觉得大法是好的,大法是有道理的,大法是应该炼的。

每天,天还没亮,姑妈便在录音机的放音下炼功。一次,姑妈从功友那里拿来一本《洪吟》让我念给她听,书中真是句句在理。随后,我又把《洪吟》抄写了一遍,我觉得李老师说得太好了,那些诽谤大法、迫害大法的人应该明白,应该醒悟,应该还大法一个清白。

读着大法的一些书,我仿佛忘记了自己的病痛,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病,为此,我到医院专门做了一次检查,结果,不出我所料我没有病,一切正常,我高兴极了,多年来精神上的包袱终于放下了。

大法是好的,是有道理,人们应该还大法一个清白,大法所提倡的,正是提高了人们的思想素质,为此,人们应该修炼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