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劳教所恶警将大法弟子肉皮撕开再撒食盐


【明慧网2002年9月13日】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关押着三百多名因坚持修炼而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2002年3月22日,劳教所接到江XX的“杀无赦”密令,开始对所有的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所内的各大队都在秘密地行动着,一大队的具体做法是这样的:先从一舍一分队开始轮流提人审问,被提出去的大法弟子不妥协就要遭到酷刑折磨,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受重刑,然后被送到四舍进行“严管”。当这些受过重刑的大法弟子被送回舍时,都要经过长长的走廊和各舍的门,恶警们怕他们的罪行曝光,每当送受过刑的大法弟子至长长走廊时,都会听到恶警们歇斯底里的喊“各舍挂帘子!进行封闭管理!”恶警声嘶力竭又带着十分恐慌的嘶喊后,各舍不得不将早已准备好的被单子挂在各舍的玻璃门上,关上门。虽然看不到,可大家都能感觉到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大法弟子带着压倒一切的凛然正气,和坚不可摧的正信顶住了邪恶势力的残酷迫害。门帘子能隔住大法弟子们的肉眼,却隔不住大法弟子们坚定的信心。邪恶之徒这种瞒天过海的伎俩瞒得了一时,却不能长久。他们迫害大法弟子们的罪行是终要大白于天下的。

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妥协,他们将大法弟子剥光全部衣服,按在地上,地上铺着塑料布。恶警为了加大电棍的能量,还在塑料布上倒上凉水。这些披着警服的暴徒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他们咬牙切齿的用电棍电着每一个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毫无人性,他们抡起蘸过凉水的皮带凶狠的抽打着每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就是这样他们也还是达不到逼迫大法弟子妥协的目的。于是他们又想出更凶狠、更恶毒的招术来,就是将硬塑料管的断面按在大法弟子身体上,转动塑料管,用断面将人的肉皮撕开,然后用牙刷蘸食盐擦刷血肉模糊的伤面,完后再用塑料管转。那段时间大法弟子们就是在恶警的残酷迫害下度过着每一天,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提审,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受伤流血,因此每天每个大法弟子不论在心灵上或是肉体上都在经受着残酷的折磨。每一次提审对大法弟子都是生死未卜,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4月19日。这一天楼上“教育队”恶警将一名刚入所的大法弟子当场打死。劳教所看到打死人了,才开始装模作样的将各大队的电棍都收回,并开会通知各大队禁止打人。到此一大队打人事件才有所收敛。

迫害事例:

恶警把大法弟子黄跃东带到刑讯室,几个人将他按到床上,把手和脚用手铐铐上,然后把基建用于走线的白塑料管端面用铁锯制成十字花形,用这种刑具钻他的腋下,大腿内侧和胸部。在露出肉后恶警在往上撒食盐,再用牙刷刷,用电棍电。恶警在电大法弟子时,专门找人的敏感部位,如面部,胸部,下体,和腋下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由于用塑料管钻的皮肉被钻掉一大块,最后烂成一个大洞,可见白骨,令所见者无不惊心。即使这样,大法弟子黄跃东也没向恶警低头。

一名叫于建华的大法弟子,由于抵制邪恶,被恶警关进“小号”,邪恶的刑事犯人在管教干警的授意下,用木制镐把打他,最后把镐把打折了,也没能使他屈服。

一名叫宋旭的大法弟子,由于坚修大法。邪恶之徒每天用尽各种办法折磨他,如不让洗漱、不让睡觉,上便所都不让便完,还将其头部按住往墙上撞等等。

一大队被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还有:刘星华、 殷向辉、石国君等。

以上是众多迫害案例中几个例子而已,仅仅是冰山之一角。因为劳教所消息封锁,暂时不能够披露更多的情况。

犯罪恶警包括:史春风、 卢延辉、 高春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