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时帮某国主要媒体了解法轮功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三日】当前,大法弟子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是当务之急,同时,我们海外弟子还可以利用诸如在因公出差期间有限的时间和资源,通过媒体向其它国家或城市的人民讲清真相。实践证明,很多情况下,只要我们正念强、用心,实际做起来并不象常人从头学一门新专业那样困难。

最近,我有机会因公出差到某国四天,那里没有法轮功学员,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我把自己的行程延长一天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

在该国的最后二十四小时里,我接受了五家主要报纸、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采访。采访是通过直接打电话跟他们联系的,所有的五家媒体都正面报导了法轮功,并让更多人知道了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真相。我写这份报告是与大家分享我这次旅行的心得。

一、旅行前的准备工作

启程前,我上网找到在这个国家的主要报纸、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我把这些信息打印下来带在身边。

我还给该国的一位朋友玛丽打电话,告诉她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和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并请她帮我安排与有可能对此提供帮助的人会面。

我还给玛丽用电子邮件寄去一些象《法轮功概况和在中国的迫害》、「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第一八八号决议案」的资料、人权团体的报告、来自我的国家政府和公众的支持、以及我们的网站:www.falundafa.org和www.faluninfo.net。

二、当地的人权团体开始了帮助法轮功的运动

前四天内,我的朋友玛丽告诉我,一个当地的人权团体决定展开一个支持法轮功的运动。

我后来得知,这个组织的负责人在玛丽把我电子信函中的内容转寄给他之前从没听说过法轮功,在他自己对法轮功和江氏集团的迫害進行研究后 (「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等人权团体有一些很好的报告),很快决定开始一项支持法轮功的运动。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三天之内,我并没有参与。我被玛丽和这个人权团体的支持感动了。

三、联系媒体

我从网上发现,该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阅读该国主要的日报。该国还有一些主要的地方电视台和广播电台。

在星期一到星期四中午我的公差期间,我的工作日程很紧,几乎没有时间做其它事。在我完成自己的工作后,我立即开始联系媒体,重点放在主要的报纸和电视台。

当我给一家报纸或电视台打电话时,我要求与新闻编辑谈话。我告诉他们我有一个很值得报导的故事:「我只访问你们国家几天。我是一名来自北美的法轮功学员。」然后,我简单的叙述了法轮功是什么和在中国(江氏集团)正在進行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然后我告诉编辑们他们当地的人权团体正在進行一个支持法轮功的运动。

四家报纸和电视台中的三家立刻与我约了在星期五中午离开该国之前的二十四小时里進行采访。

四、坚持不懈

我感到最有影响力的媒体是该国最大的日报。我和这个报纸的首席记者谈了几次,他在帮我找相应的记者,但找不到报导这个故事的记者。他将我转给生活时尚栏目的一个记者,这位记者告诉我他们需要提前几个星期的预约。

我想过放弃,但我又想到这里百分之八十的人民每天阅读这个报纸,我不应该放弃。

我决定给主编打电话。他立刻对我的故事表示兴趣。很显然他在国际新闻中听到过法轮功,并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让当地人从一位法轮功学员那里了解这个话题。他很快安排了当晚对我的采访。

五、媒体采访

在给媒体打电话和采访之前,我总是确保学法和发正念。

我被记者问的最多的问题是:

• 什么是法轮功?
• 法轮功和瑜伽及太极有什么不同?
• 为什么中国(江氏集团)取缔法轮功?
• 该国的人民能怎么帮助法轮功?
• 该国的人民怎样能够学到法轮功?

我通常这样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一项通过打坐、炼功和道德提升改善人们的身心和精神的修炼方法,法轮功的法理是「真、善、忍」,我们努力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力行这些法理。我还清楚的告诉他们,中共政权的头子江××一人发起了整个这场迫害。我向他们解释,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与江××的所作所为及他控制政府和人民的做法截然相反。所有的记者看来都能很好的理解这一点。

在我演示了法轮功功法并回答了一位记者的问题之后,这名记者甚至表示有极大兴趣学习法轮功。她还建议如果我再来该国,应该开设一个法轮功介绍班,她会在电视上宣布。

六、「不要复述(江氏集团)关于法轮功的谎言」

在一次采访中,我被问及中国政府是怎么说法轮功的,我举了几个例子。记者告诉我她会举中国(江氏集团)管法轮功叫「×教」的例子。我立刻后悔不应该提及这样的诽谤之词。

我坚决的告诉她,正是因为这些诽谤,人们正在中国遭受迫害,承受魔难。我告诉她,如果她决定提这个例子,她应该立刻解释法轮功是如何与此指控截然相反。

在采访后,我打坐发正念。

在下一个采访中,当记者问我同样的问题时,我告诉他:「我根本不想复述谎言和诽谤。」

结果,这两个记者谁都没有提及任何的诽谤言辞。

七、一个音乐广播电台的现场采访

在一个电视台的采访过后,一名记者带我走出他们的工作室。

我记的在电视台的简介上说,这个公司同时有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所以,我问他是否能把我介绍给他们的广播电台。他很高兴的同意了并把我介绍给一个音乐广播电台的主持人。

开始,主持人抱怨那个下午她有太多意外的来宾,令她还不能播出任何广告。但她同意了,不过她告诉我她没有太多的直播时间给我。

我问她我们能交谈多久,她说:四到五分钟。我告诉她这些时间足够了。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我用三十秒钟和她过了一遍法轮功的故事后我们就進入现场直播。

这个采访结果是我五个采访里最好的一个。我能够直接与听众交谈,没有剪辑,是心与心的交流。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告诉我她被法轮功迷住了。她说她将在她后面的节目里公布法轮功的网站并请我将来给她送更多法轮功的消息。

第二天,当我在机场等候飞机时,一名男子走向我,眼睛盯着我显眼的法轮功黄T恤衫,问到:「昨天广播上的是你吗?」我说是。他笑了,然后告诉我:「你讲的非常好!」

八、把一个看上去是国际性的问题变成一个当地的事情

把这个看上去是国际性的问题变成一个当地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更容易使当地的媒体对此進行报导。在我的旅行中,一个人权团体在当地的运动非常有帮助。

其它的把故事「当地化」的例子是:

• 在公开场合進行关于法轮功的谈话,
• 举办一个法轮功功法的介绍班,
• 得到政府和政府官员的支持,
• 提到一位朋友或亲戚或同事被迫害或他们的家属在中国被迫害,
• 在繁忙的公共地点進行收集签名的活动。

其中一些办法是该国的媒体向我建议的。

九、人们热烈欢迎法轮功并要帮助传播法轮大法

我邀请了一些我在该国认识的人加入我的清晨炼功。

星期三早上六点,三个人来到公园跟我学功,都说他们觉的法轮功非常好,动作也很容易学。

星期五早上,又有两个人加入我们,其中包括人权团体的负责人和一个精神信仰书店的老板。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他们坚持要学习所有四套动功,他们对所感受到的非常喜欢。其中一位自学了很多气功和武术并在当地开课,他说他知道法轮功为什么要求免费教功,说他愿意每周用一到两天免费教授法轮功。

来和我一起炼功的精神信仰书店的老板说,「下次你再来,我愿意在我的书店举办一个法轮功讲座。」他还计划从网上书店购买法轮大法书籍和音像制品。他说,对那些没钱买书的人,他将备一套供人们免费借阅。他继续说,「等我有更多的资金时,我会给图书馆捐法轮大法的书。」

人们在等待大法。他们一旦找到后会知道他有多珍贵。

当我回顾这些时,我发现师父把我旅行中的一切都安排的这么好、这么容易,使得我只尽了一点点的努力、花了一点点的时间就有很多人知道了法轮功。谢谢您,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