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大法弟子卢兆峰被迫害致死纪实(图)


【明慧网2002年9月15日】大法弟子卢兆峰,男,39岁,河北省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人。2001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被县公安局抓走后,分别在邯郸劳教所和高阳劳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和重体力劳动的迫害,直至2002年4月生命垂危了,劳教所才将其送回家中。卢兆峰于2002年6月30日晚离开了人世。

卢兆峰1998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深感如此高德大法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曾多次到大名县城洪扬大法,义务教功,还多次组织河北魏县、河南南乐、山东冠县等地大法弟子召开心得交流会,互相切磋,共同精进。他严格按照“真、善、忍”修心律己。虽然家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他还是主动拿出有限的资金为学员购买大法书籍,复印大法真相资料,救度众生。

下面是他在这三年的正法修炼中证实大法以及邪恶之徒对他实施惨无人道迫害的一些事实:

99年4月25日,卢兆峰为了维护大法到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99年7月19日,河北省大名县公安局怕他再去北京上访,把他关押在埝头乡派出所7天,后又把他转送到大名县拘留所非法关押13天。99年农历十月十一日,大名县公安局政保股及埝头乡派出所以谈话为名,将他从家中骗到大名县公安局,他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被河南南乐县公安局强行押往南乐县公安局。在公安局里邪恶之徒苏银怀踢他的腿,逼他下跪,他义正辞严地说:“我只给我师父下跪,不给任何人跪!”邪恶之徒把他关押在南乐县看守所达4个月之久。在看守所里,他积极向犯人和管教洪法,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使得四、五名同监室的犯人因此而得法,走上了修炼道路。其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刑事犯在修炼中师父还给他开了天目。2000年农历二月初六卢兆峰被无条件释放,邪恶之徒向其家属勒索押金1000元,生活费800元,至今未还。

2001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八九点钟,他正在家中制作大法真相资料,埝头乡派出所高占士、周清文等三名警察闯入家中,发现家里有印制大法资料的设备,就向大名县公安局举报。上午十一点左右,县公安局来了十几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将家中的电脑、复印机、电视机、手机、传呼、真相传单及光盘全部抄走,强行将卢兆峰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李海山、黄艳红两名大法弟子,被分别塞进了三辆警车。在押往公安局的路上,一名胖恶警骑在他身上,直到警车开进大名公安局,才从他身上下来。后来警察把他押回埝头乡政府大院,暂时关押在那里。农历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其家属接到通知让送换洗衣服,家属赶来后夫妻二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在其妻子为其买饭时(从被抓起他一直没饭吃),埝头乡派出所所长郑章社和乡政法委书记任学贤等恶人将其转移到大名县的一个招待所,关押5天后又将其送到邯郸劳教所。

在邯郸劳教所,恶警给他戴上头盔,然后酷刑折磨,皮鞋踢,橡胶棒打,不让他睡觉,开批斗会企图动摇他对大法的正信。在批斗会上,他多次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的欺骗谎言,使劳教所里一些在高压下写了所谓“转化书”的大法弟子又重新醒悟,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他的正念正行令邪恶之徒胆寒。卢兆峰被残酷折磨12天后,又被转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

高阳劳教所的管教们为了逼他放弃修炼,对他进行了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毒打,挨冻,恐吓等。但卢兆峰始终“坚修大法紧随师”,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有一次恶警恐吓他:“你再不转化,就将你活埋。”他没有被邪恶的叫嚣所吓倒,依然一身正气地用生命维护大法,使劳教所里邪恶之徒一见他就害怕。长期的非法关押、重体力劳动,使原来健康的他身体越来越虚弱,再加上长期毛毯印花色浆毒素吸入肺内,他经常咳嗽、气喘、呼吸困难,三个多月不能正常吃饭,瘦的皮包骨,行走困难,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劳教所还是不放人,给他输液,打针(说是每天打一针链霉素)以维持他的生命。最后看他生命垂危了,才给他办了保外就医(查出患心脏病、肺结核等疾病)手续,通知家属于2002年4月12日将他接回家中。

回家后,因劳教所长期的酷刑摧残,他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每况愈下。2002年6月30日晚上九点左右,离开了人世。在病危的这段时间,他仍坚持给前来看望的亲朋好友讲真相,揭露恶人对他的迫害。在临终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念师父的正法口诀。2002年7月1日凌晨五点左右,红光笼罩了大半个天空,他母亲及村里的许多世人都看到了这一奇观。2002年7月1日下午六点半左右,在他出殡的那一刻,天上忽降大雨,一直到埋葬完后雨才停。

现将责任人公布如下:

大名县公安局:310-6587113 办
河北大名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0310-─6568887
河北大名县公安局政保股:沙XX,常XX  电话:0310─6580362
河北大名县埝头乡派出所所长:郑章社 派出所电话:0310─6315110
河北大名县埝头乡政法委书记:任学贤
河北大名县埝头乡殡改办:崔章书 李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