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折磨


【明慧网2002年9月16日】我今年41岁,修炼前身体多处有病,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1995年我幸运地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不长时间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世界观也得到了根本的改变,是上亿受益于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之一。

自从邪恶之徒对法轮功诬陷迫害后,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受到了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等不公正对待。就我而言,被非法关押多次,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

在青龙县看守所关押期间,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多次被他们无故地带上20多斤重的大镣子,并将双手和双脚铐在一起,使腰不能伸直,站不起来,一切生活不能自理,不分昼夜的在水泥地上坐着,一铐就是几天到十几天;我们还多次被强行赶到院内绕圈走,走不动时,恶警们一边大骂,一边拿着皮条不停的狠狠抽打我们。我们被打倒在地后,恶警们就抓住头发往起拉,强迫继续行走。由于腰伸不直,又带上20多斤重的铁镣子,苦不堪言,有的昏了过去,真是惨不忍睹。

在1999年12月20日早晨,气温低达零下20多度。我和一些功友被带到院内,管教事先叫人把水泼在水泥地上,结上一层冰,强制叫我们趴在冰上。管教穿着棉大衣,拿着皮条在旁监视着,还满嘴污言秽语,骂个不停,都是难以启齿,不堪入耳的脏话。然后又叫我们把裤子脱下,趴在地上用皮条狠狠的抽打我们,有的被打的皮开肉绽,往出淌血;有的被打得昏死过去……在以后的日子里,恶警们经常用这个办法来折磨我们。在真理被扭曲,法律被践踏,人权被剥夺的情况下,我们以绝食来抗议他们的暴行。为此恶警对我们的迫害也更加残酷起来,强行灌食。嘴灌不进去,恶警就用很粗的管子强行顺着鼻子插下,将手脚用铐子铐上,真的让人痛不欲生。

我被一次一次的非法关押,其理由都是荒唐的。一次我在集市上遇见了几个曾一起被关押过的同修,正在互相问好的时候,突然被几个公安人员围住,说我们集会,被强行带到公安局。在公安局,我们想说清原由,但是恶警不由分说就将我们头朝下脚朝上,倒着从三楼顺楼梯拉下,押上警车送往看守所。

我被劳教的理由也是荒唐的。一次公安人员闯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谁能不炼?就这样我又被非法关押,然后又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我受尽了种种残酷的折磨、虐待,在没有地方讲理的情况下,我只好以绝食来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恶警们就把我的两腿,两只手捆住,一个恶人坐在我的肚子上捏着鼻子,而另一个强行朝嘴里灌食,折磨得我死去活来。经过几个月的迫害后,我的身体难以支持,又连续吐血,他们看我快不行了,将我放回家中。

到家后,当地政府、派出所的邪恶之徒又不分白天黑夜的来骚扰我,影响了我们家庭的正常生活,也使得邻居们都不得安宁。在2001年5月25日夜间,一群人连喊带叫的将我从熟睡中惊醒,只见他们砸开窗户,跳进屋中,将我用手铐铐上,强行将我绑架,当时我只穿内裤,没有给我穿衣服的机会。我的丈夫没在家,吓得两个孩子喊抓贼救命,哪知这伙人又对孩子大声威胁。邻居们忿忿指问他们,这伙人却说:『执行公务不得干涉』。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我就想了个办法逃了出来,在身体还未能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在恶警的逼迫下,我流离失所半年多。

2001年12月,我又一次进京请愿。在途中被人举报,我又一次被关进了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我被强行洗脑,加上不让睡觉等多种形式的高压迫害下,在我意识不清时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决裂书”等。

现在我郑重的声明:在劳教期间,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坚修。我也衷心的劝告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受那些邪恶的宣传,谎言所欺骗,切莫迷失善良的本性,分清善恶,抵制邪恶,摆正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