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学员歌剧节讲真相体悟


【明慧网2002年9月17日】

都是自己的原因

当别人听不进我讲的真相的时候,我总能找到理由──那人是因为被蒙骗太深、因为背后有邪恶的低灵操控等等,才使他听不进去我讲的真相。但是我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是自己的原因,我没有站在完全为了他好的角度去讲清真相,而被他表面的不接受所迷惑。之后讲真相时,我就盯住对方的眼睛讲真相、征签,我再也不看、听我讲真相的常人眼睛以外的一切假象了,那么那些假象也就再也不在我这儿起作用了。

瓦格纳歌剧节五周来讲真相过程中,我还体会到自己讲的真相能否打动人心也是自己对大法认识的检验。我觉得每次讲真相后不能使对方树立起对大法的正念就是我本身修炼不严肃、不坚定、不理智和不成熟所致。肯定是自己的原因。

大法弟子的风范

《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使我们明白了大法弟子的风范就是遇到任何问题都首先考虑别人。明慧网9月4日更新的《致同修》中说,任何时候都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放在第二位。“如果我们能想想按照对方的意见是不是也能达到自己想达到的那个效果而优先考虑别人的意见并同心协力地去做,这一念就体现着我们的境界……”我感到这是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范。

那么具体对常人讲真相时怎么体现呢?讲真相的尺度不容易把握,说多了,常人就说,我听了7个小时的歌剧,那么美好,你为什么给我讲中国的杀人犯。对这事我想了很久,几天都没有突破,突然有一天学法后脑中闪现了一个母亲喂婴儿嚼过的吐到小勺里的食品的画面,好象以后还出现过很多次这个画面,我也没在意。只是想讲真相我就是这样做到了耐心。直到有一天几个学员交流我将发出去的“告全体观众书”:大标题是“为了德国的未来”。一个学员说:你这是给人塞半个馒头。还有一个学员说,不是半个,是同时塞两个馒头。这时才突然明白师父在我学法时不断点化我的画面的深刻又深层的更大内涵:母亲喂婴儿的那一嚼一吐的一瞬间,是无私的,是真为对方好。

师父告诉了我们很多的法理,我们不能把其直接讲给常人,常人即便听了也接受不了。因为他们对大法毫无所知,我们讲真相时的用心大小,就是我们把“法理撒遍世间道”的过程。我们细致耐心的程度就是我们的境界的展示,我们的境界怎样,他们的反应是对应的。

一旦落入常人做常人事的状态,讲真相就一关比一关难

一天歌剧节来了三个中国人,可是大家没有去向他们讲真相,而是都赶着继续向西方人讲真相,结果那天拒绝听真相的西人突然特别多。第二天大家学法交流时认识到我们没有听师父的话,师父已经多次讲过向中国人讲真相的重要性,可我们一遇具体事就往后退,心灵深处总会出现中国人难救的念头,表现上就是见中国人就回避谈法轮功,或人家不想谈,我们就绕着走。一种很不正的“讲不好还不如不讲”之念老是占上风。其实还是图安逸之心,正念不足,落入常人做常人事的状态。认识问题一清,于是后来几次再遇到那三个中国人的学员都讲清了真相。

正法修炼不等人,每天都要突破昨天

开始我们悟到不要发真相资料,而要讲真相,于是一天只讲一两个,三四个,为了深入细致,为了不让德国的众生再对大法犯罪,为了常人能树立起对大法的正念。后来自己都觉得太慢了。于是就在观众必经的地方剧场休息时,随着大法音乐炼功。

歌剧节的观众对大花园里炼功很感兴趣,有人专门等候与我们长谈后,都表示一定要看大法网页,一定要看法轮功创始人的原文;还有人说:我们看到你打坐的时候已经不在这个空间了。我们就是为这个专门从歌剧院返回来,想跟你谈这是什么;还有人要求回自己的城市帮我发大法报纸、找当地媒体、找媒界熟人等。这些都使我感到不应固守昨天悟到的方式了。后一天下大雨,炼不了功,我就采取剧场休息时征签讲真相,那天讲得比以前哪天都多。后来的几天又发现半小时根本讲不了几个人,每天16点开演前两个小时很多观众都散步,有足够的时间深入细致地讲真相。于是又突破前一天的方式。有时观众还说到上面去征签呀,连剧场保安也劝我们“快去上面,那儿人多”。当第四周“快讲”经文发表后,我们只感到师父对我们这儿的情况什么都知道,觉得说的就是我们呀。

心正,邪恶就不敢欺负

剧场休息时和散场时讲真相也好发报纸也好,四周都没有人反对过我们。第五周问题最多,有两个观众分别两次说我们搞政治,大骂大叫。我们善意地为他解释为什么不是搞政治。通过学法更认识到这才是讲真相的好机会。结果此念一出,第二天我们等他,他也不来了。那时真的感到“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讲清真相是为了人心的美好

瓦格纳的歌剧展现的是对神的敬仰,对人类美好道德的歌颂。在Ludwig II路特维希二世的资助下这一精神瑰宝得以发扬光大并闻名于世,历久不衰。

今天,因信仰真善忍的1700多中国人被独裁者虐杀。迫害还在继续。这是邪恶独裁者对文明世界的挑战,这已无疑是全世界反恐怖主义当务之急的突出一环,因为反真善忍的人是最危险的恐怖主义者,反真善忍就是反人类。

歌剧节的价值在于维护人类美好的文明,而真善忍是美好文明和人心美好的保障。希望更多的人能与我们一起维护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