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平安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恶行录(三)


【明慧网2002年9月18日】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指导员胡瑞梅(女队),曾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经常强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转化材料”,上诋毁、诬蔑大法等的洗脑课,上课期间肆无忌惮地诬蔑大法,谩骂大法弟子。2002年5月的一天,早晨“上课”时她还在那里大肆谩骂,没过一会儿人就哭得两眼红肿,原来其母因跳楼自杀身亡。奉劝那些还在对大法行恶的人:“善恶必报乃天理”。人们对佛法的一念决定着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请珍惜佛法,善待大法弟子吧!不要等到自食恶果,给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造成永远的遗憾,那时悔已晚矣。

甘肃平安台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1)大法弟子田菊红,女,兰州啤酒厂技术员,2001年11月被城关分局恶警们以谈话为幌子,从办公室欺骗到保卫科,强行绑架至平安台劳教所,使她1岁的孩子失去了母亲,家庭妻离子散。在劳教所七大队(女队)三中队,为了逼迫她放弃“真、善、忍”信仰,队长李晓婧,指导员敬雪峰迫使打人凶手陈小红等多名吸毒人员对她进行四天四夜的非人折磨。李晓婧指使凶手们:“无论如何,三天之内必须转化”。

第一天晚上,她们以伪善的面孔用心理战术,整夜灌输种种邪恶谎言,第二天高强度劳动。第二天晚上撕下伪善,开始了她们的暴行,指使凶手们用一根绳子将两手腕手背绑起来(绳子嵌在肉里面),吊在门框下劈头盖脸拳打脚踢,揪住头发问是否转化?每五分钟放下来,再吊,怕麻木后失去知觉没有痛苦感,折磨一夜。第三天刚从外出劳务回来的吸毒人员见田菊红被折磨的惨状说:她们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这些血腥残暴,平安台简直变成了屠杀场。第三天晚上迫害更凶,十几名打手轮番暴打悬吊她,打得她眼睛都看不到东西,后来又用绳子长期吊在门框上,正是冬天却让光着脚,不让穿棉衣,几个人将她抱起,让她踩在凳子上吊,突然抽去凳子,还怕田菊红的惨叫声让人听到,用脏东西塞到嘴里,威逼她放弃信仰。几小时后连打人凶手都说:“唉,现在让我们老整‘法轮功’,整的都麻木了,整的都没有人性了”。

打手们见酷刑不起作用,就恶狠狠地说:“禁闭无限期,十天、半月、一百天、二百天,什么时候转化什么时候结束”。接着又将田菊红两手背铐,吊到铁窗上,铐子深深扎在肉里,两手钻心痛苦,整整一天,时间一分一秒象一个世纪一样。指导员柳莹梅看到她失声大哭、惨叫的情形说:李队长拿铐子钥匙去考试了,忍着吧。下午,李晓婧回来问“想好了没有,不转化,松铐子,没门。”就在李晓婧的指使下,陈小红又将铐子取下,升高一层窗栏继续吊铐,并扬言:如不转化,每隔半小时往高升一栏,管教不管田菊红死活,扬长而去。整整四天四夜,田菊红被折磨的几乎昏死过去。连当场其他的几个吸毒人员都惊呆了,她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用手蒙住了眼睛,不忍看眼前发生的这一惨幕,等李晓婧和陈小红走后,赶紧偷偷将田菊红托了一会,减轻一点痛苦。这就是李晓婧、敬雪峰等恶警唆使犯人,私设酷刑,利用种种残酷手段,强迫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信仰的犯罪事实。后来一位有正义感的队长听到这种暴行后说,法律规定,禁闭最长不能超过15天,不准采取吊打方式。作为一个执法人员这是执法犯法,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如此种种罪行,真是国法天理难容啊!她们必将被押上正义的审判台。(此酷刑是由叛徒张慧等人提供的。)

(2)大法弟子杨蕊,女,兰州长风厂,2000年7月向世人散发真相被绑架,关进西果园看守所,9月送往甘肃平安台劳教所。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那里受到了各种摧残折磨,遭受了一年多的邪恶迫害,堂堂正正地走了过来。就在她快到期的前一个月,她看大法经文被吸毒犯告发,当天被罚站一夜,第二天关禁闭,在禁闭室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三天三夜后,恶人没有达到目的,第四天晚上,值班队长柳莹梅给凶手陈小红下更狠毒的指使:“今夜必须攻下来。”这意味着怎样的更加凶残,狠毒的酷刑折磨,使人不忍再想。当杨蕊从禁闭室出来后,简直折磨的不象人样。后来她们更严加看管,稍有不满意,就毒打一顿,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与一个犯人上厕所,只因不是她们指定的互监人员,就遭到盛艳菊当众毒打,专门打她的眼睛和脸部,致使她脸部伤痕累累,临出劳教所时,两眼还发青,肿胀。

(3)大法弟子谭晓蓉,兰州大学博士生,于2001年11月被送至平安台劳教所,她绝食抗议迫害,三中队队长李晓婧等人指使犯人们在她绝食期间强迫她干高强度重活,晚上,常遭到凶手盛艳菊毒打折磨,队长扬言拉她去医院强行灌食。连续十几天的罚站,不让睡觉,吊打酷刑折磨,使她身心严重受到摧残。而且,凶手陈小红、盛艳菊等稍有不从她们的地方,就对谭晓蓉施加毒打,强迫高强度劳动,一个博士生干不完超负荷的任务,经常遭到体罚,在此期间,省公安厅派人妄图收买她以博士生身份充当破坏大法的内部叛徒,遭到拒绝,还有一次电视台也采访她,想借她博士生身份和影响力制造诬蔑大法的反面报道,遭到拒绝后,她们气极败坏地在办公室将潭晓蓉进行吊打,只因她一次次抵制诬蔑大法的问题和媒体报道,惊动了劳教委,为此对她严加管理,她也一次次遭到毒打,至今仍非法关押着。

(4)大法弟子李红平,女,刚刚入所时,在集体报数时拒绝报数,“我不是犯人,我不报数”就遭到了李晓婧的帮凶盛艳菊等人的暴打,当时队长就在窗前,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不但没有制止其违法暴行,而且接下来便唆使陈小红、盛艳菊等将李红平拉到一个阴暗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将双手背铐,吊打直到两手伤残,还要强制高强度劳动,干不完还要遭体罚。现李红平仍在劳教所关押,日日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折磨。

(5)大法弟子杜兰萍,女,送入劳教所的当天晚上就在李晓婧的指使下被秘密关押到阴暗不为人知的地方,凶手陈小红带着一帮吸毒人员对其下毒手,短短两天两夜的种种酷刑手段,将一个好好的人,折磨得不成人样,两只胳膊象残废了一样,没几天又强迫高强度劳动迫害。

(6)大法弟子马力元,女,一个有知识的人民教师,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只因在上课期间写了一道题:“如何正确行使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从正面讲述了作为公民应有的权利和义务,包括和平上访、请愿。她拒绝队长叫其违心地写诬蔑法轮大法的反面材料,就在寒冬腊月被吊打了三个晚上,致使其两只手残废,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上厕所。后来医院检查出高血压后,还被强迫出工进行超负荷的劳动。

七大队四中队队长谷艳玲,教唆吸毒犯沙翠琼(音)、王江红等多名犯人对大法弟子毒打、吊铐,酷刑折磨,强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受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有赵月琴、刘银娟、张玉霞(二所干警),只因为她们坚定修炼,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对她们的迫害更加残酷。

七大队三中队队长,李晓婧,曾在明慧网上曝光,她不知收敛,继续行恶,经常指使其教唆下的帮凶陈小红、盛艳菊、陈喜红等十多名吸毒人员专门酷刑吊铐、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尤其对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更加凶残、恶毒迫害,每来一位大法弟子都由她直接指使盛艳菊、陈喜红等监督,时时处处毒打,体罚,不让说话,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道义上讲其人凶狠恶毒,没有人性,罪恶累累,从法律上讲,纵容教唆吸毒犯人非法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执法犯法,罪责难逃。

以上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毒打摧残,一次次惨无人道的吊铐折磨,一声声善良大法弟子痛苦失声的惨叫,都是来自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暴政下甘肃平安台劳教所里看似道貌岸然,身着警服的“人民警察”们做出的桩桩触目惊心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暴迫害,而且这些强暴恶行每天还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里时刻发生着。我们急切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并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恶毒的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体的残酷迫害和虐杀,维护人权,伸张正义。

**************

作为当地大法弟子,我们悟到,目前疯狂迫害大法的邪恶因素主要集中在邪恶之首、北京等大城市和海外的中国使领馆,而各地区的邪恶因素也同样聚集在各地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处。

因此建议我们当地大法弟子固定整点发正念清除控制各地区首犯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

(1)早九点清除平安台、兰州安宁二所、西果园看守所、龚家湾洗脑班及各地区看守所等处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

(2)下午三点,清除各地区干扰破坏大法资料点,干扰讲真相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

(3)晚九点,集中清除控制各地区首犯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

比如:
兰州市市局一处:魏东、王继续。七里河:席明杰。城关区:陆**。安宁区:韩明。西固区:李明晓。铁路:郭光显。陇西:宋建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