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愿全世界的人都能听到我说——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2年9月24日】我叫洁馨·高得瑞,来自土耳其南部,1991年我和我的澳洲丈夫彼得在伊斯坦布儿结婚后,于1994年来到澳洲。我是一名英语教师,在墨尔本大学浩瑟姆英语语言中心从事海外学生英语教学工作。

2001年9月,我在ABC电视台的“指南针”的节目里看到了一部关于法轮功的纪录片,我立即被这个功法深深地吸引了,于是马上决定开始学习这个功法。

刚学不久,整个身心的变化使我简直难以相信,亦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有你自己亲身经历,你才能真正了解法轮大法和其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否则你永远也无法体会法轮大法有多么美好。

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后,大法就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个性,治愈了我严重的心脏病。17岁那年我发现自己走路和跑步都感觉很累,而且没食欲,每顿饭后都感觉心脏好像每时每刻都会停止跳动。我母亲带着我看遍了土耳其的名医,所有的医生都告诉我要小心,不能结婚,不能要小孩,不能做激烈的运动。事实上不用他们说,我也知道我非常的虚弱,因为不能作别人能做的事,我发现自己这样地活着太可怜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医生没有权力告诉我做什么。我一直很相信上帝,我不会让医生来决定我的未来,因为他们不是上帝。所以我就结婚了,并生了个孩子,此举震惊了我的家人和医生。尽管这样,我一直很虚弱,25年来我一直吃药,没有药物,我的身体就不能很好地运作。

当我们决定来澳洲定居时,我的定居签证申请被拒绝了,原因是由于心脏病我的体检未被通过,后来经过长期的、艰苦的斡旋,我们才得到签证。 我还患有慢性窦炎,持续性头痛和偏头痛。

更严重的是,我还患有严重的经前抑郁症,每个月有好几天肚子剧痛,为此我要吃强力止痛片。我总是感觉很累,生活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尽我所能干好我的工作,成为一个称职的母亲和妻子,但是我却是挣扎地做着这一切。 我还有一个抽烟的恶习,抽了近25年,从来没想到过要戒烟,因为我知道我戒不掉。

2001年9月28日那天,是我获得了新生的一天,我开始学炼法轮功。真是太美妙了,暖融融的热流倾泻下来,通遍全身,这种感觉持续了三个多月。每周我三次去炼功点炼功,每次我都不愿停下来。我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亲眼见我像换了个人似的,体重减轻了8公斤,把烟也戒了。我不再需要服用任何心脏病药物,因为一切症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更让我惊奇的是,我游泳时居然不感觉累了,我可以一直不停地游,我不再感到呼吸困难,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炼功后仅三个星期。我就这样一直游着,任泪水尽情地流淌…… 我现在能够从容地爬楼梯了,也能追上我十岁的儿子,而且能打扫房子,一点都不觉得累,我能很轻松地完成一天的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又能出去广交朋友了,我浑身充满了力量。所有法轮大法学员都有他们自己感人的故事,这就是我的故事,我不再挣扎地活着,我又成为我自己,在我一生中我第一次真正地快乐地活着,享受着人生的美好。为此,我无时无刻不感激李洪志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

法轮大法不仅治愈了我身体上的疾病,也使我的情绪变得平静。以前我的脾气很坏,性情很暴烈,我是一个典型的地中海妇女,易怒,说话没遮拦,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考虑是否会伤害别人,经常跟人吵架。但现在我做事能够考虑别人,生活中遇到不顺心事情的时候,也不再责备他人了。

对于那些想要使自己变得健康,变得快乐,变得更加宽容和善良的人们来说,这真是一个万古不遇的机缘。法轮大法使一切都变得可能,我真心希望世上的人们能够象我一样了解和珍惜法轮大法,那么这世界会变得多么美好啊!

这就是为什么我去中国领事馆为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呼吁的原因,他们也只不过和我们做着同样的事情,但却受到残酷地迫害。老人、妇女、年轻人,甚至孩童都在遭受着江XX及其帮凶们的残酷迫害,迫害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修炼真善忍。我多么希望我的声音能被世上所有善良的人们听见,希望大家能帮助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制止江XX政府根除法轮大法的企图,制止他们用谎言毒害这么多世人。我要阻止他们,为了像我一样修炼法轮大法并从中受益的中国大陆的朋友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