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旧势力对生命的负面安排


【明慧网2002年9月26日】旧势力能利用的邪恶生命被大量销毁,所剩的已经很少了,只能在极少数地区和部门维持着邪恶的场,而要维持住这邪恶的场,必须通过人,也就是说邪恶生命必须依附在人身上、人的思想中,那么劳教所干警、派出所干警、政府官员、610办公室人员,是旧势力主要依附的对象,是它们集中的大本营,这也是旧势力对他们、它们的安排。

“这件事情也被那些旧的生命们给做了安排,他们把来到世间的这些生命分成了得法的和给大法制造魔难的。他们认为,制造魔难的将来也得圆满,因为没有他们制造魔难,修炼的就不能圆满。可是在我这儿这个理就行不通了,在宇宙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个生命来度人都可以,但是在正法期间就行不通了。”(《导航》)旧势力把来到人间的人划分为得法的和给大法制造魔难的,而且得法的修圆满,给大法制造魔难的也要圆满,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和要达到的结果,然而师父对旧势力的这一切安排统统不承认,一个生命能否圆满,将来的位置在哪里,只能根据他对大法的态度而定,不管你旧势力怎样安排,一个生命只要认为大法好,就能得救,只要反对大法,就会被宇宙淘汰。

我们虽然在迫害中暂时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我们毕竟是正的生命,得法的生命,亲听着师父的教诲,助师正法,完成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新宇宙有我们的位置,生命的永远都是无限的美好;而警察、政府官员、610办公室人员很多是被旧势力安排为负的生命,破坏大法的恶人,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攻击大法,还以为在认真地完成他们生命的“使命”,可他们不知道,新宇宙中没有他们的位置,等待他们的是无休止的销毁。我们是宇宙中的生命,他们也是宇宙中的生命,又具备人身,生活在大法洪传时期,我们应该给他们创造了解真相的机会。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上讲:“……比如说有些人今天走进这里了,我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你是来采访的,来学法的,想来听听消息的,或者是你想要来探听点什么的,你只要走进来了,我都把你当作一个人,只是工作不同而已,哪怕你是特务,你都有人心在,我都把你当作一个普通人看,我不看你的工作。” 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讲:“……有一些做特务工作的人,也在跟着学员练,观察着,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怎么想的吗?无论干什么工作的,他都是众生的一员,他首先是一个生命,对于他们我只是认为是人的工作不同而已,不管他们抱着什么心走进我们这个环境,我都会用善念来对他,……”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对他们的安排,大慈大悲的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我们也不能承认旧势力对他们的安排,同样应该具备巨大的慈悲。当然,警察、政府官员、610办公室人员等,他们能不能停止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能不能转变对大法恶毒的思想,最终还是取决于他们自己。

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大法弟子面对的是需要救度的众生。当我们用慈悲心对待他们时,他们真的会被救度,因为大法弟子有这样的能力,我们可以发正念,让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解体,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清醒,如果还不能转变他们,我们还可以让他们现世现报,终止对大法的犯罪,让他们少结恶果,慈悲心真的能做到这一切。

这样做,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旧势力安排他们迫害大法而后圆满,但事实是迫害大法只能被淘汰、毁灭,我们通过发正念、讲真相,他们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不再迫害大法了,或者现世现报,终止了对大法的迫害,这不就是否定了旧势力对他们的安排吗?他们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同时也否定了旧势力对我们的安排。

这样做,还有一层意义,旧势力所能利用的邪恶生命主要集中在他们身上,当我们把他们身上的邪恶生命消灭干净后,在中国,整个邪恶的场就维持不住了,旧势力的安排完全被否定,师父早就将这些告诉了我们,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去领馆请愿,领馆好象非常地害怕。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人,是操纵人的那些邪恶,表现在人这,他们表现的非常害怕,其实是邪恶因素害怕。邪恶都清除了,那时如果领馆的人都出来和我们学法轮功,对中国的那个政治流氓头子来讲那就太可怕了。所以邪恶的生命它们使劲控制着领馆的人,维护着邪恶所干的一切。可是即使这样,也维护不住了。”

其实,他们来到我们身边,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完全可以反过来借机清理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救度他们,师父在《导航》中的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当我的这篇文章刚刚打完草稿,见到师父新经文《清醒》,确实如此,大法弟子在这个时刻不该悲伤流泪,应该清醒的积极投入到清扫宇宙垃圾、人间烂鬼的伟大行动中。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讲法中,再一次明确告诉我们:“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给我们证实法带来问题障碍困难最多最大的,往往是警察、政府官员、610办公室人员。当然我们在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时,既要有慈悲,同时要有智慧。我们按照师父所说的这样去做,就是在全面否定旧势力对正负生命的安排,也是在按照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在走。

以上为个人所悟,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一定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